第86章 命中注定

“前辈,你输了!”

狄俊深呼吸着,缓解着界体传来的撕裂感和精神上的疲惫感,这种感觉在此之前每一次都是会被刷新掉的。

因为每一次挑战结束,狄俊都会开启下一场。

一旦开启下一场,直接就会刷新到最巅峰状态。

不过这一次不同,狄俊给万雄留下了最后一丝生命值,为的就是求教这次前往族外的事情。

连阿泞都可以找一些前辈帮忙用因果命运之道去推衍未来,那找万雄的话,结果应该会更好吧?这老小子八成就是宇宙至强者级别。

毕竟,工作单位都凌驾于平行宇宙之上了,这肯定不是阿泞找来的前辈所能比的。

“好吧,我认了!”

万雄回过神来,有些懵的看着狄俊,最终无语吐槽道:“你管这玩意叫雷神之矛?你这玩意应该叫雷神冲锋枪才对!说吧,有什么问题,仅限于一个,如果可行的话,我就直接告诉你。

如果是什么隐秘的话你就不用问了,或者什么宇宙中的奇遇,宝藏之类的,很多东西都是天命注定的,连我都不能去碰,可不能因为我的原因导致平行宇宙出现。”

“哈?还有这种说法?”

狄俊愣住了,随后反应过来,说道:“不对不对,按照之前在主角管理局说的,你在出现的那一刻应该就会引动平行宇宙诞生了。

毕竟其他宇宙里,咱们可不会见面,这会产生截然不同的结果,所以两个不同的结果会导致新的平行宇宙的诞生。”

“你小子还挺爱学习的啊?”

万雄耸肩,调笑了一句,浑不在意的说道:“确实是你说的那样,所以在最初我只是来观战,只会观战,不会干涉,更不会露面,从始至终你都不会感知到我,懂了么?

这就是在合理的情况下监察宇宙。

但事情总有例外嘛!

你就是那个例外。

正如易经所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你也可以理解为你是这个平行宇宙的主角,所以众生的命运已经固定,总是会向着主宇宙靠拢,但你是变数。

因为很可能主宇宙根本没有你。

或者主宇宙的你和现在的你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主角,最大的优势就是命运虚无,是一切变数的开创者,有着无限可能。

所以,我不能见别人,却可以见你,甚至,不止是我,所有超脱宇宙之外的存在,在这个宇宙中,也只能见你,因为他们见了别人,就会导致诞生新的平行宇宙。”

“那阿泞他们呢?他们不也是主角?”狄俊问道,这一刻,他心中忽然有了某种猜测。

“他们是主角没错,但不是绝对第一主角!”

万雄随意道:“例如阿泞,在1-A1宇宙里,那个阿泞才是如你一样的绝对主角,第一主角,在这个宇宙里,虽然她仍然是主角,但她也仍然会受到1-A1宇宙里的主体阿泞的影响,这叫宿命。

只有你,这个宇宙叫1-A1L1R1Z1S1C1D1宇宙,D1就是说的你狄俊,所以你是绝对的第一主角,变数,遁去的一,没有任何命运和宿命可言,你可以走向任何方向而不导致平行宇宙诞生。

在1-A1L1R1Z1S1C1D1宇宙序列后面诞生的那些平行宇宙,虽然同样有你,同样有无限制合成权柄,但他们不会再如同你一样是绝对主角了,他们会变成这个宇宙的阿泞他们一样,那些后续诞生的平行宇宙里的你,都会沿着你开创的命运方向走。

对于他们来说,这也叫宿命。”

说到这里,万雄颇为感慨道:“说来你小子也算是幸运,成就多元的门槛之一就是打破命运和宿命的牵扯,彻底成为命运虚无者,开创者,和别人比起来,你天生就少了一个门槛。

哪像是我,当初废了多大的力气,最终才因为加入了主角管理局,超脱了宇宙之上,这才改变命格成为了命运虚无者。”

说完后。

万雄再次摇了摇头,看向狄俊,说道:“行了,你小子套的话够多了,再不问的话,那我就走了啊!”

额!

被发现了。

狄俊厚着脸皮一点也不尴尬,想了想,他将前因后果告知了万雄,问道:“前辈,我现在怀疑这个未知的敌人很有可能是多元层次,毕竟,既有命运里,我应该不会遇到这种事情。

而且最重要的是,至高意志查不到任何信息,这才是晚辈觉得最恐怖的。”

“瞎扯!”

万雄闻言摇头说道:“你的敌人绝不可能是多元层次,因为那种层次的存在,我了解一些,先不说你没有任何让人家心动的地方,就算有,祂想对付你,也没必要那么麻烦。

多元级对你动手,祂完全可以在你进入其他世界的时候顷刻间夺取世界掌控权,然后瞬间毁灭整个世界。

你能挡得住?

或者说,你觉得掌控亿万万无尽宇宙世界的至高意志,能防得住对方瞬间夺取其中一个并毁灭?

这就像是凡俗两个国家之间,你的信号监控和防空能力遍布全国,可难道对方偷偷躲起来,轰你一个小村子或者偷摸进来杀一个人,你也防得住?

不但防不住,而且想都不敢想会发生这种事情。

除非你被至高意志所关注,祂刻意保护你,不然敌人是多元的话,防不胜防,多元级别杀你,你跑不掉!

你也是纯属想多了,那等层次,连我都看不上,更何况是你?人家为什么杀你?就因为你是主角?

别傻了,每个宇宙都有遁去的一,命运虚无命格虽然罕见,但在咱们这种等级的文明里,绝对不缺少。

至于至高意志,你就更没必要怀疑了。

祂是我们华族能够成为四大终极文明的核心优势,每一个终极文明都有堪称不可思议的优势,我们华族便是至高意志了。

祂的存在把我们所有人串联起来,成为一个共同体,从而让一切都快速发展。

至高意志是用途很多,涉及方方面面,但正如我们只是四大终极文明之一,虚无之中,多元文明种族可不止是我们,至高意志再强,也不可能覆盖整个虚无。

只有被我们征服并占据的世界,至高意志才会延伸过去。

而且有一点你需要知道,绝对监控下,不可能诞生多元,这是整个虚无的共同认知,刻意的培养毫无意义。

也因此,至高意志不会监控任何人,至高意志对我们的用途就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超级辅助电脑而已。

当然!

如果你能成为人皇帝君,成为多元层次,那就又不一样了。

到时候你会知道至高意志真正的意义。

那才是真正的近乎于全知,任何东西都能通过全知权柄得知结果,连多元级也不例外。

可以说,任何多元种族文明的秘密,没有一个能瞒得过我们华族。

就像是你的敌人,如果你能让至高意志帮你的话,马上就会得知所有前因后果。

但是你是谁啊?

启动全知权柄耗费的能量,你来支付吗?

我们对其他多元文明有渗透,暗中捣乱,在人家的地盘里搞事情。

人家也不例外,你只是刚刚成为觉醒者,所以你不知道,在暗地里,各种叛徒和其他跨越维度位面而来的狗东西邪神什么的,多了去了。

类似于你这种全家被绑架的事情,多不胜数。

如果人人都能找至高意志解决,那至高意志得忙到爆炸吧?

不要去依赖至高意志,就像我说的,他只是一个超级辅助电脑而已,起码在你多元之前是这样。

祂是能解决99.99%的东西,但祂不是全知全能,总有解决不了的。

而只要有漏洞,就会有人钻空子。

就像你这件事,其实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有其他多元种族钻空子。

从他的行事手法来看。

其一,他不是弱者,但也绝不是多元层次,因为这不合理。

其二,他不是要杀你,因为这么多动作下去,只是杀你的话也不合理。

其三,他对你非常熟悉,或者说,对你们全家都很熟悉,不然不可能在无声无息间把人带走,不要以为至高意志真的那么混,实际上只要链接了至高意志的人,例如你那姐姐,但凡她有一丝一毫不愿意和反抗,那就必然会惊动至高意志。

我个人的话,给你的建议就是去,怕什么,人死鸟朝天,不怂他!

直接过去,干他就是了,干完了就啥都知道了,畏畏缩缩的,怎么成为强者?”

万雄的话说的非常霸气,底气十足。

但他说的越是轻巧,狄俊反而不放心了,这老小子,不会是想坑我吧?

似是看出了狄俊的想法。

万雄伸手扶额,说道:“你小子怎么那么多心眼?不要把人想的那么坏好不好?我敢这么说自然是帮你推衍过了,确实涉及外族,具体的信息被掩盖,看不清楚,但是我能看出你小子的生存概率大概在五成。

针对你的那人显然不是弱者,他故意把双方胜率调控到五五开,这显然是意有所指的,你防备着点就是了。

对了,你怕鬼吗?”

“啊?”

狄俊楞了一下,随后想了想,摇头说道:“鬼那有人可怕!”

“不怕就行,我走了,不送!”

万雄点头笑了笑,随后一挥手,整个人的身影缓缓消散。

狄俊的面前出现了继续挑战和退出的选项。

而在另一处。

虚无之地,玉京山。

陈缓缓提起鱼竿,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旁边,熵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颇为无语的说道:“你也太混蛋了,什么叫我就是个辅助电脑?而且但凡是我知晓的,那件事我没管了?

整个华族打理的井井有条,到了他这里,我就成个废物了?

要我说,干脆就动手帮他摆平这件事算了。”

“那可不行!”

陈摇头,再次甩钩,说道:“他从两百亿年前来到这个时代,那可是我老乡,我怎么也得帮他搏一把吧?这是他们道初种子之间的博弈,涉及终焉之劫,你不能动,我也不能动,动了,他就没了道初种子的身份,没了终焉之劫主角的身份。

到时候运气好或许还能成为多元。

但想更进一步达到我们这种地步是不可能了。

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那老东西眼里,但没事,只要不过线就行。

那老东西就是明牌跟咱们玩呢。”

“赢不了的!”

熵叹息一声,说道:“我掌握的仅仅只是原初级的全知权柄,那老东西可不一样,他已经真正的达到极致,仅差一步就是全知又全能的至高本体,明牌咱们也打不过啊。

继续打下去,随着你们几个投入越来越高,狄俊那小子就真的肩负整个华族的气运了。

到时候输了,那就是肉包子打狗啊。

这本就是人家算计好的。”

“我不信!”

陈再次摇头,说道:“我这个人从不信什么必输或必赢,祂既然想明牌打,那咱们就陪祂玩玩,要不然,在明知未来结局的情况下,你让我如何接受现实?

难道让我承认,华族的建立也是在祂的潜移默化引导下?

难道让我承认,我们最终的结局早已注定?

难道让我学虚无魔族的那十三个老东西,苟延残喘硬拖着,知道终焉之子落入族内的情况下,宁愿弃之不顾,独守着气运,摆烂等死?”

“非要这么做吗?”

熵有些纠结,最终眉头紧皱道:“如果非要这么做的话,那我也不阻拦你们了,无论选择什么路,咱们一起走下去就是,但是如果你们真的要参与进去,那我们现在急需一样东西。”

“一样屏蔽那老东西全知能力的东西吗?”

陈笑了笑,摇头道:“没有的,有的话,咱们也抢不过祂,所以只能明牌打,就像是现在,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祂的感知中。

想赢,就等!

等一种力量,一种穿透一切,万物皆可知,唯它不可知的力量。

而这种力量,只有狄俊身上有希望。

狄俊是鱼饵,但不是我们的鱼饵,而是那老东西故意挑选出来,用来诱惑我们的鱼饵。

这个饵,我们又不得不吃!

赌嘛!

谁怕谁!

赌就赌!

去他奶奶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