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终焉之劫

虚无,不可知之地。

万物受到虚无的侵蚀,从有变成无,而无之无无,诞生至有,如此循环。

看似有着时间和轮回,实则没有时间和轮回。

看似万物沉沦,星空沦陷,无尽宇宙化为粉尘消散,实则没有万物,没有星空,更没有宇宙。

看似仙气弥漫,不朽恒存,虚无与不朽互相纠缠不休,实则没有仙气,没有不朽,更没有纠缠。

心中有山,于虚无之中可见十万大山,通天彻地,层层迭起,云雾撩撩。

心中有水,可见三千弱水深,万物尽沉沦,水如虚空,宇宙如气泡,众多超脱者如蜉蝣。

而若心中无所有,那虚空就是虚空,空无一物,空空白白,纵有宇宙悬浮,也不过是心中认知,概念而已,实则如空白纸张上的层层褶皱,化为了那虚无之中恒存不朽的一束束念头。

一念起,这矛盾,纠结,不适,荒唐,至美,至丑,浑浑沌沌的虚无便呈现如念头中一般。

一座山。

名曰玉京!

陡峭倾斜,如玉凝脂,通体剔透,悬浮于虚空之中。

玉京山周围,可见无数波纹摇摇晃晃,那仿若空无一物的池塘般的虚空,就像忽然下起了雨,惊起了一池密密麻麻的波纹和漩涡。

波纹无可计数,密密麻麻,一望无际,犹如微风中的海面。

漩涡则有着具体数目,粗略看去,竟有着三四百之数。

此时!

玉京山上,宫殿群后,一处云雾缭绕之断崖边。

一束念头忽然有了波动,化为了一个黑色长衫男子,静静的盘膝而坐,手持一柄鱼竿,鱼线隐隐闪烁,时而可见,时而不可见,仿若洞穿了虚无,又仿若逆流了时空,在鱼线的尽头悬挂着一枚晶莹剔透,呈显血红色的神秘符文。

“陈,你这鱼饵,似乎不行!”

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又是一束念头有了波动,在黑色长衫男子身边,化为了一个负手而立的胖子,胖子身穿青色长衫,仿若富贵闲人,但身上时刻弥漫着一股慵懒至极的气息,连黑色长衫男子陈都被感染,情不自禁的为之一窒。

“熵,你怎么来了?”

陈颇为惊讶的回头,好奇的看着青衫胖子,也就是他口中的熵。

“陈!”

熵见他如此,顿时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叹道:“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以前还装装样子,现在直接屏蔽一切感知,当凡人很好玩吗?”

“呵呵!”

陈闻言笑了,说道:“乐得清闲,乐得清闲,你没当过凡人,自然不知道凡人的好。而且有你这个至高意志本体在这里,掌控原初规则全知权柄,别说玉京界海了,整个虚无之中能瞒得过你的也不多吧?那还需要我们感知什么?再说了,你我这等层次,感知等同于被感知,不感知等同于不被感知。

我们都藏起来,不去感知,心惊肉跳为之烦恼的可不是我们。”

“唉,就你歪理多!”

熵无奈叹息,摇了摇头,随后看了看陈手中的鱼竿,说道:“别钓了,感知都不开,你不可能钓的到的。”

“那可不一定!”

陈颇为自信的说道:“就是不开感知,所以才有钓到的可能,要不然的话,我开了感知,人家十二个老东西盯着我,我还能钓到人家?我啊,这一波叫愿者上钩!”

“不说这些了。”

熵再次叹气,说道:“狄俊申请立案调查清神茶的事情,要不要如实说了?这是你的谋划,你自己来决定!”

“说!”

陈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不可说的,不过为了防止打草惊蛇,给人家吓跑了,说个大概就行,那小子聪明,应该能够猜到。”

“行吧!”

熵无奈的摇了摇头,感慨道:“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了,终焉之劫竟然从我们这里开始,你们也悠着点,别玩了,终焉之劫非同小可,四大道初种子已经出现,接下来恐怕很快就会崛起,终焉之劫便是征战无限多元,缔造不朽传说,从而执掌无限全知权柄,那可不是我这原初级全知可以比的。

一旦被其他种族得到,咱们的好日子可就结束了。”

“呵,跟造孽有什么关系?那老东西隐藏了那么久了,终于是冒头了,我倒是期待终焉早日到来!”

......

诸神世界。

草场驻地,帐篷外。

狄俊看着至高意志的回复,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

【逆转因果中!】

【查询完毕!】

【经查询,您受到了&%¥……的馈赠,祛苦茶受到[权柄:无限制增幅SSS+]影响,实现增幅,完成蜕变,成为清神茶,此事并不涉及您的个人安危,不予立案!】

......

这!

那位‘陈’大人?

狄俊张着嘴的站在原地,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导致清神茶出现的竟然是主角管理局的那位‘陈’大人。

什么情况?

难道那位大人把无限制增幅带回去之后发现很好用,特意关键时刻帮我一次,感谢我来了?

不可能!

狄俊不是傻子,权柄这东西虽然罕见,但绝不至于让那等人物心动。

狄俊虽然忘了自己拥有的到底是啥系统。

但是很明显,能一把捏死系统的,会瞧得上从系统里分割出来的符文权柄?

开玩笑!

可他为什么要帮我?单纯的好心?还是拿人手短?

不不不!

这根本没办法去猜测。

狄俊不由得头疼,因为他发现,他根本无法去想象那等存在缺什么,或者说,拥有怎样的能力。

就像是蚂蚁永远猜不到人类一泡尿淹死他们可能是因为一瞬的无意识念头一样。

罢了!

先回去再说吧!

收起地上的椅子,狄俊起身就走。

天争开始就没法直接退出。

要么死出去,要么等待天争结束。

这不止是时间流逝加快后导致,更是天争本身导致的。

如果只是时间流逝加快导致无法退出,直接死出去也没什么,回头再进来就是了。

可天争的开启,就不同了。

天争会让这个世界的天道变得异常缜密和警惕,一旦死出去,下次进来就得想办法弄假身份了,不然的话一个死去了的人又活了?这显然是天道无法视而不见的。

假身份就相当于一个新的ID,拥有全新的灵魂和肉身本源气息,在很多世界都能用到。

但同样的,这玩意的价值极高。

高到离谱的那种。

就算是S级天赋觉醒石都远远无法相提并论。

这种东西,别说狄俊根本弄不到,就算是有渠道能够弄到,狄俊也会犹豫很久很久。

起码在用不到之前绝不会去买的。

但狄俊属实不想等了,他心中总有不好的预感。

皱眉思索许久,狄俊决定去找吕茶茶问问。

她是吕青纯的闺女,想来是知道些什么办法的,就算没办法,让她帮忙联系一下吕青纯也好。

但让狄俊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驻地不远处的一处山脚溪流的上游。

一根两人合抱粗的大树上。

秃毛鹰正落寞的蹲在一根树杈上,遥望不远处的下游溪水。

溪水里,吕茶茶正旱鸭子打水般的洗漱着。

偷窥?

狄俊悄无声息的来到树杈上,冷不丁的问道:“好看吗?”

“没她妈好看!”

秃毛鹰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