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斯诺院

多元?

结束和邵瑶的聊天后,狄俊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正如邵瑶所说,任何涉及多元的事情都不是小事,都是需要认真且谨慎面对的。

神圣华族足够强大是不假,可并不意味着神圣华族就是天下第一。

这些告诫,狄俊听得懂,也明白,更感激。

但这完全无法阻拦狄俊对这些事情的向往。

任何人都有着为之奋斗和努力的目标,要不然的话还不如当个咸鱼躺平,何苦跑来当这职业者?

长生不死,实力变强,天下无敌,甚至种种对力量和寿命的追求,都只是这个世界的普世价值观,这种追求是正常的,是所有人都有的。

但在此之外,狄俊还有属于自己的小心思。

他想探索凌驾于诸天万界,亿万万宇宙之上的真理,也就是那所谓的多元。

他还想追寻那埋葬在历史深处的隐秘,也就是神圣华族的曾经和过去。

他想看看最高处的风景,也想看看,自己究竟是从其他世界,那些如今看来是‘土著’的世界穿越来了这神圣华族,还是说,是从过去穿越时间,来到了两百亿年后的今天。

没办法!

这一切都太过于离奇!

前世今生,两个世界,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世界,一个凌驾于诸天之上,是真正的至高种族,另一个仅仅处于一个不知名宇宙里的某个角落,没有超凡,甚至都无法做到星际旅行,更别提穿越维度。

本不该有任何联系。

但偏偏又有着种种相似之处,犹如藕断丝连,时光的映照。

要么,前世世界是神圣华族映照诸天后诞生的类似文明,要么,狄俊并不是简单的穿越,而是来到了两百亿年之后,现在所在的华族,便是曾经那个华族。

这么想着,狄俊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当初在主角管理局时,那些工作人员说得话。

[你拥有和神圣华族同根同源的低等血脉和灵魂气息,所以在借助于漏洞转世投胎时被忽略!]

这句话,又该如何解答?

是说明前世世界是神圣华族某人留下的血脉,一代代繁衍中血脉逐渐低级?

还是说明神圣华族源于前世那个时代,这是两百亿年后,所以狄俊的血脉是未曾经过一代代人优化后的完美华族血脉基因?

仍是无法解答。

思绪变动间,狄俊将眸子看向诺克。

经过邵瑶的解答后,狄俊已经明白,这所谓的恶之血脉炼金神术对于华族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华族本就是至高种族之一,别的种族融合华族血脉还差不多,华族融合别的种族血脉的话,那不是自寻死路,别说进化了,奔着退化去的?

所以,这东西只适合土著!

狄俊将兽皮卷轴丢进了储物戒指中,准备回头给秃毛鹰用。

不过对于诺克,狄俊还是要敲打敲打的,这老小子,上来就骗自己?

“诺克·安?”

狄俊淡淡开口,眸子冷漠的看着诺克。

诺克脸色骤变,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瞳孔收缩,情绪变化不定,最终苦笑,噗腾一声跪在了地上。

“怪不得你的术法这么强,想来是斯诺院的禁咒和神术吧?原来你也是出自于斯诺院,既然都这样了,我也认命了,抓我回去吧。”

“斯诺院?”

狄俊呢喃一声,问道:“那又是什么地方?”

“你不是?”诺克皱起眉头。

“回答我的问题!”狄俊淡淡说道。

诺克眼中闪过一丝追忆,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不是来自于斯诺院的话,我实在是无法想象你是怎样知道安这个姓氏的。斯诺院是神之血脉后裔们建立起来的一个隐秘势力。

他们隐藏于暗中,以搜集诸神遗留下的东西和神术为主,一开始他们是准备从八十年前诸神陨落的后续事件中找到诸神复活的办法,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放弃了,据听说好像是因为遇见了一群人,那群人什么都没做,也没杀他们,反倒是把他们抢了个一干二净,还威逼他们继续搜集,说是每六十年回来拿一次。

二十年前,我从黑暗大森林中走出,意外的情况下加入斯诺院,参悟神术禁咒,秘法炼金,我曾有一个老师和几个师兄师姐,我的姓氏便是小师姐给的,她允许我加入她的姓氏,成为安之一脉后裔。

安是曾经神灵的姓氏,这是无上的荣耀。

但可惜,后来我为了改变血脉,盗取了禁书恶之血脉炼金神术,所以我逃了,从那之后,也再也没有用过安这个姓氏,所以我是没有欺骗你的。”

“你一个龙套路人,竟然还有背景故事?”

狄俊颇为诧异的开口,让诺克不由得脸色发黑。

“抱歉,如果你认为你是主角的话,我无法反驳你,但我仍要说,每个人在自己的人生里,都是主角!而且,我是一个英雄级强者,每一个英雄级都有着值得传唱的故事。”

“有道理!”

狄俊淡淡点头,很是敷衍,继续说道:“现在的状况你也看到了,我的实力很高,高到你无法想象,所以,投靠我怎么样?从龙套路人升级成配角,虽然给不了你什么,但是起码能活下去不是?”

“我同意了!”

都没等狄俊把话说完,诺克便干脆利索的答应了。

同时,在狄俊和旁边卫兵惊呆的表情中,诺克一脚踹起来一个蒙面人,骂骂咧咧的说道:“别装了,现在咱们是自己人了,没有人会杀你们,去,把二少爷给我请出来。”

“是,是,是!”

一群蒙面人爬了起来,虽然狄俊的强控能力很强,双方实力差距也很大,但是再大也禁不住群控那么多人的情况下不补充元素值能强控太久。

所以这群人在狄俊和诺克聊天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只不过碍于老大都被人抓了,按在地上摩擦,所以他们装模作样不敢起身罢了。

这群人的行动力还是很强的,很快,浑身血迹的二少爷被抬了出来。

此刻的克烈太惨了。

没有干净的衣服,只有一袭苍白的内衫,内衫上遍布着血痕,浑身到处都是,似乎是鞭子留下的。

在他的额头,还有几刀鞭痕残留,他眸子中杀意沸腾,但又有着几分疑惑。

“又见面了,克烈,你爹也太狠了吧?”

狄俊看着克烈的伤口,不禁摇头牙酸,能打成这样,真是亲儿子吗?

“原来是你啊!”

克烈看清了狄俊的模样,顿时松了口气,平淡一笑的说道:“阁下说笑了,我哪来的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