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诡异(重写)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181字
  • 2022-01-05 00:01:00

和大部分游戏一样,红色的高亮就意味着敌人。

羽生凌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这个奇异的“生物”,他可不记得游戏中曾经出现过画风如此诡异的东西。

“蜘蛛”不安的缩在角落里,小幅度的左右蹦跳着,指甲盖和地板碰触传来“哒哒哒”的声音。

有马凛子的枪口一直死死地对着这家伙,这玩意的眼睛也一直盯着黑黝黝的枪口,不知道它是否还认得这东西。

“怎么办?妈的再不说话我就开枪了?!”,有马凛子咬着牙,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短短半天之内似乎又塌房了一次。

本来她在接受了羽生凌确实拥有超自然能力后,觉得自己会在这里看到夜叉修罗什么的,搞不好还能见到大天狗,但她还真没想到见到的竟然是这种东西!

这和自己听说过的灵异完全不一样啊!它看起来更像是从某个人的噩梦中掏出来的荒诞的产物。

羽生凌并没有犹豫太久,反而伸手按下了有马凛子的枪口,“别开枪。”

通过冰冷的枪管可以感受到有马凛子的手臂正在剧烈的颤抖,尽管有些抵抗,纤细的手指在扳机上勾了又勾,最后还是没能扣下扳机。

“蜘蛛”见枪口从自己眼前消失,像是一只灵活的壁虎般,沿着墙壁快速的,朝着天花板上黑暗的角落里逃走了。

“那是什么鬼东西!”,缓过气来的有马凛子心底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一阵怒意,问向羽生凌。

“记不记得……那两个失踪的家伙。”,羽生凌打量着周围,这条走廊里没有灯,石油般流淌的黑色影子遍布走廊,因为他站在这,影子们蠕动着朝更黑暗的地方退缩,如同潮水一般。

他们到底为什么会惧怕自己?藤坂步美又为什么会对自己情有独钟?

看着这一幕,在自己心中无数次冒出过得疑问又飘了上来,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有马凛子已经从他的话中反应了过来。

“你是说……”,有马凛子意识到刚刚那个生物的模样,人的眼睛和人的手指,恶寒爬上自己的背。

“这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有马凛子只觉得恶心,“用枪打中的话,能打死吗?”

“大概率能。”,羽生凌略微思考了下,解释道,既然能被有马凛子看见,就说明是存在于物质世界的东西,自然也可以被物质世界的家伙影响,“但我还是不建议你这么做。”

“为什么?”

“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的话,没准那个失踪的家伙还有机会恢复原样呢?”

“咔嚓”,有马凛子检查着自己的手枪,确定没有问题,“在这种地方工作的家伙,有什么值得救得?”

“就算是大天狗,也会把他们拦腰斩断把。”,有马凛子的语气中带着嘲讽,似乎看不惯羽生凌老好人的做法,“小哥,现在你要去哪。”

鞍马山上的大天狗,这个故事在扶桑可以算的上是家喻户晓,与鞍马天狗同台演出的还有一个叫牛若丸的家伙,牛若丸算是日本最出名的,最具人气的悲剧英雄人物。

羽生凌摇摇头,把这些莫名其妙从脑海中蹦出来的东西甩出去,“跟着刚刚那家伙走,找到问题的来源。”

“你看得见?”,有马凛子愣了愣,见羽生凌没有回答自己,自顾自的往前走,连忙追上,但步子迈了还没两步,就停在了原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看见有无数张扭曲的人脸重重叠叠堆在一起,在墙壁上,地面上,天花板上蠕动着,似乎在努力的远离着那个少年。

然后就是一阵头晕恍惚,恶心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有马凛子稳了稳心神,没有多想,估计就是自己今天收到的精神冲击太大了,出现的离谱的臆想,重新加快脚步跟在了羽生凌身后。

在羽生凌眼中,一道若有若无的黑色丝线从木刀的刀柄上衍伸而出,流向漆黑走廊的尽头。

不知道这是自己系统给的福利还是藤坂步美的附魔。

羽生凌思考着这次事件背后的真相,根本无暇关心有马,只是偶尔回过头确认一下有马确实有跟在自己身后。

两人就这样在沉默的气氛中从五楼走下了楼梯,来到了四楼,羽生凌沿着墙壁摸到开关,打开走廊里等的一瞬间,密密麻麻的“哒哒哒”声如同在四面八方响起,让人头皮发麻。

羽生凌握着木刀警惕的环视四周,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有马凛子同样不好受,自己的脑子似乎从刚刚开始,就和插进了一根烧火棍一样,又疼又烫,就连最基本的思考都很吃力。

“冷静一点,快找到了。”,羽生凌看了眼有些不对劲的有马凛子,安抚了句,以免这家伙san掉没了给自己来一枪。

越往楼下走,那种黑色的影子就越多,呓语声从如蚊子般嗡嗡到现在如蛙鸣般嘈杂,也只是下了一层楼而已。

这种越来越压抑的感觉,不就是即将到BOOS房的征兆吗。

虽然没有什么解密要素,就连最基本的战斗打小怪要素都没有,有的只是自己看不见的,但肯定藏在阴影里的未知。

“嗯。”,有马凛子轻声应道,有些后悔留下来了。

羽生凌转过头,还没来得及走两步,黏腻的声音就从二人身后响起。

听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羽生凌没犹豫,举起木刀就朝后砍去,这时候就不是思考有没有机会救人的时候了。

有余力且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才能考虑别的,在面对任何未知,最正确的方式就是用上自己的全力去应对。

但有人比她反应更快一步,神经已经被折磨的濒临崩溃的有马抬枪,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砰!”,巨大的声响回荡在楼梯间。

“啪嗒”,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他妈的,什么鬼东西。”,有马凛子毫不吝啬自己的污言秽语,她早就想开枪。

但羽生凌却愣在了原地。

队友【有马凛子受到有马凛子攻击】

一串让人摸不到头脑的提示蹦了出来。

羽生凌看向有马凛子,发现有马凛子的左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孔洞,通过自己现在加强国的视力甚至能看见空洞内无数盘根错节的血管,和微微蠕动的肉壁。

但有马浑然不觉,依旧在骂骂咧咧,把目光转移到地上,那躺着一个如同爆浆般炸裂开来的……眼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