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蜘蛛”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382字
  • 2021-12-22 00:02:01

羽生凌没在乎有马凛子的反应。

他以为黑田玲奈应该都和有马凛子讲过了自己得事情。

但他没想到有马凛子这家伙竟然一点都没信,甚至还真把自己木刀上发生的变化归结于魔术道具上。

羽生凌站在窗前。

赤色的黄昏吞噬了大半天空,天上的云朵也被浸染,颜色看起来像熟透了的橘子。

静悄悄的,明明写字楼位于半山腰上,却听不见任何鸟叫虫鸣,就连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也没有,好像神明在世界上按下了静音键,从楼上往外望去,可以看见那辆黑色的奔驰依旧停在楼下,却看不见黑田玲奈的影子,巨大的违和感笼罩了羽生凌。

羽生凌转过身,打量着室内。

仔细看的话,整个办公室,不,可能整栋写字楼,任何存在阴影的地方,一眼望去,这些影子似乎荡漾着水样的波纹。

它们蜷缩在各个角落里,缓慢的蠕动着,羽生凌靠近的话,这些影子会逃窜似的流淌。

他还从未在哪个地方看见过如此密集的“影子”。

它们是人们恶意,怨念,甚至是生魂的化身,羽生凌想起来藤坂步美的解释。

果然不论外表看起来公司再怎么和谐,高利贷就是高利贷,这些随处可见的影子就是证明。

有马凛子就不一样了,她什么也看不见,自己引以为傲的直觉现在却成为了折磨她的源头。

大脑时刻告诉着自己有哪里出了问题,自己不论看哪里似乎都充满了违和感,但是自己却找不到问题的原因和违和感的来源。

尤其是那个一直被自己看不起的高中生,现在却告诉自己,黑田玲奈和自己讲述的那些光怪陆离的故事竟然都是真的。

“所以,你接下来要干什么?”,有马凛子早就站了起来,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同时目光总是忍不住往羽生凌的右手上飘过去。

“找出罪魁祸首。”,木刀在他的手中转了了刀花。

“罪魁祸首?”

“然后就是把他砍掉。”,羽生凌的表现比有马凛子轻松多了,这一次的副本开启后,他没有看到倒计时。

就他对这游戏的了解,系统诞生的游戏的副本基本上就三种。

一是游戏里最常见的野怪副本,五个人一起下本,清理地图里的小怪,最多有一个精英怪小BOOS在最后守着,或者解开副本的某个谜题就算通关。

二是特殊副本,副本里只会有一个BOOS,要求玩家在限定时间里干掉BOOS就算胜利。

三是生存副本,在源源不断来袭的怪物和陷阱中生存下来,这种副本都会有一个时间倒计时,就是上一次藤坂步美暴走那一次的形式。

如果生存副本的倒计时条会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话,那么BOOS战的BOOS血条也应该会出现。

如果看不见血条,也没有倒计时,那么说明这个副本只是最最普通的小副本。

或许大概应该没准,这个副本也只是个小副本?

有马凛子在羽生凌眼中像是高灵感的调查员,一直手按在自己的腰间,不停地打量着四周。

“啪啪啪……”,世界的寂静被办公室外传来的声音打破了。

听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爬行。

“有人麻?”,然后男人的声音从楼道传来。

羽生凌和有马凛子同时看向门外。

“我去看看。”,羽生凌提起木刀,吩咐道。

“谁他妈在那边装神弄鬼?”,不等羽生凌说完话,有马凛子先骂了起来。

“等等……”,羽生凌话还没说完,他发现有马凛子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有问题,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不正常!羽生凌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

有马凛子现在的状态绝对不正常。

有马凛子没听羽生凌告诫,自己先一步冲了出去。

就像很多烂俗的恐怖电影一样,队友永远不知道团队行动的重要性,随着一阵乒乒乓乓的追逐声,羽生凌刚刚走出办公室,就听见走廊尽头传来有马凛子的惊呼。

羽生凌提着木刀快步追了过去。

晚霞现在已经被黑色的夜幕吞噬,走廊里的灯不知道为什么时候已经全部熄灭。

黑漆漆的楼道在羽生凌的眼中,仿佛一片深不见底的黑色深渊。

看不清楚模样的影子重重叠叠在地板,墙壁上爬行。

浓郁宛若实质黑色,如浓稠的粘液般从天花板上垂下。

在其他人眼中只是黑漆漆的楼道,在羽生凌眼中,变得像是坠入地狱的通道。

但羽生凌没给自己犹豫的时间,迈开步子朝着声音传出来的位置跑了过去。

有马那家伙如果出事了的话,自己也不好和黑田玲奈解释。

他像是一粒丢入黑色黑海洋的白色石子,脚步落下之前,黑色的河流在他的脚下漏出瓷砖河床,垂挂着天花板上的黑色悬挂物也如同有生命般向上蠕动着。

不知道是太挤了还是说数量太多了,增长了他们的勇气,这一次就算羽生凌靠近,它们往后退缩的距离大幅度的缩减,甚至还有朝羽生凌伸出触手试探的意思。

耳边似乎响起嘈杂的低语声,大部分是听起来像是在哀求,还有些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咒骂。

它们是在惧怕自己?还是惧怕自己手中的那柄木刀?

羽生凌一直搞不清楚。

不过他没时间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穿过像是铺满了石油一样的楼道,转过弯,没走多久就看见了有马凛子。

有马凛子站在墙角,手里紧握着一柄黑色的左轮,看起来有些眼熟,应该和那天指着自己的是同一把枪。

黑色的影子正顺着她的脚缓慢的往她身上蠕动着。

但有马凛子浑然不觉,瞪大了眼睛,短发凌乱,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

她用余光瞥见了出现的羽生凌,没有动作,只是咬牙切齿,声音颤抖着问道,“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

羽生凌赶到她的身边,附着在有马小腿上的黑色影子粘液一般开始吧嗒吧嗒往下掉,然后融化在黑暗中。

羽生凌顺着有马凛子手枪指着的地方看去。

发现一个老鼠大小,蜘蛛模样的生物被她堵在了墙角,不安的颤抖着。

不……不是蜘蛛。

是一个耳朵,一个长相怪异,看起来很像蜘蛛的耳朵。

耳朵是这个生物的主体,原本应该是耳蜗的地方,现在被一个眼球占领,耳朵的四周生长着人类的手指。

一侧三指手指,能看出来是食指中指和无名指。

另一侧只有两根手指,大拇指和小拇指。

指甲盖已经不见,只留下血淋漓的伤痕。

眼球,耳朵和手指拼接在一起,变成了一只看起来并不协调的蜘蛛。

“蜘蛛”不安的缩在墙角,耳蜗内的眼球不安的转动着,漏出眼球背后的神经组织和血管。

“你知道……遭遇了神隐那几个家伙的名字吗?”

羽生凌看了一眼,有些发愣。

“我他妈怎么可能知道!”有马凛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山口醇和(部分)】

【状态:文本丢失】

红色的信息飘在这个蜘蛛脑袋上,诉说着他的身份……同时也告诉羽生凌,这玩意是可击杀的敌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