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鞍马山的小铁会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246字
  • 2021-12-18 23:48:03

下午三点半,羽生凌跟着藤坂步美离开了校园。

月曜日(周一)下午三点半就授课结束了,羽生凌托前川修一替自己和宝木一雄打声招呼,就离开了。

现在他的剑道水平,宝木一雄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传授给他了。

社团活动的时候他也跟宝木一雄问了问有关【云耀】的东西,毕竟这是自己拥有的第一个技能。

这才知道如果熟练掌握了云耀,那么距离拿到免许皆传就不远了,云耀是示现流剑术的奥义,也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之太刀”。

羽生凌看着自己技能后面的LV0,觉得自己等暑假或许真的可以考虑下宝木一雄的建议,去他的道场见识一下。

也见识下自己现在的剑道水平和宝木一雄的父亲到底差距有多大,自己距离免许皆传的到底还有多少距离。

“就没什么想问的吗?”,黑田玲奈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问道。

她额头上的纱布早就摘掉了,现在的她回到了羽生凌对她的第一印象那个模样,干练,冷冽,生人莫近。

“我跟着你,到地方,处理事情,然后各取所需不就可以了。”,羽生凌耸了耸肩,“电视上不都是说跟你们这种大财团合作都要少问多做。”

“他只是黑田家在京都手下一个小社团罢了,电视上看到的也只是那些家伙想让你看见的。”

学校门口,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那,车辆和行人都下意识距离他远些。

黑色的大奔意味着黑道,这是扶桑的潜规则。

“黑田财团原来是黑道吗?”,羽生凌好奇的问道,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黑田的座驾。

但在电视报纸和网络上,黑田财团一直是一个正面的财团形象,看起来似乎和黑道什么的毫无关系。

“黑田家既然站在灯光下,就不可能是黑道。”,黑田玲奈这坐上了车,并示意羽生凌赶紧快点。

意思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黑田家就是黑道喽?羽生凌琢磨着黑田玲奈的话。

不过这样想想也是,扶桑虽然允许黑道存在,但政府在想方设法的压榨黑道的生存空间。

诸如黑道成员必须在公安局备案,黑道成员不能开设银行账户,因此不能直接银行转款,许多对普通人来说简便的流程对黑道来说就繁琐了许多,扶桑也有许多公共场合会直接表明有纹身者禁止入内。

羽生凌从另一侧坐上车,发现驾驶座上坐着的依旧是有马凛子。

有马凛子现在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悲惨,额头上包着纱布,好看的脸蛋上虽然看不见伤口,但脖子上已经有三四道已经结扎的伤痕。

这是去参加黑帮械斗了吗?羽生凌下意识脑补。

有马凛子看见羽生凌坐上车也很意外,“呦,这不是小哥吗?好久不见。”

羽生凌皱了皱眉头,这段时间有马凛子没在学校出现,他也乐得清闲,他不喜欢惹麻烦,同样也不喜欢麻烦找上自己。

“别一见到我就黑着脸嘛,是不是嘛,学弟?”,发动机低沉着声音咆哮,奔驰汇入了马上的河流。

“有马。”,黑田玲奈淡淡的叫了一声。

“知道了知道了……”,有马凛子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摸了摸自己后脑勺,有些不服气,“啧。”

“去鞍马山那边的会津小铁会。”,黑田玲奈吩咐道。

“会津小铁会?”,羽生凌一愣,这个名字他现在作为半个扶桑人,只能说非常耳熟。

如果说山口组是扶桑境内有名有姓的顶尖黑道组织,那么会津小铁会就是仅次于山口组的第二梯队领队人,在扶桑境内知名度不低。

盘踞的位置距离京都市也不是很远,就在京都府境内。

至于京都市本地的一些小黑帮,诸如西京组东京组(此东京非彼东京),那些可以算的上是不入流的第三梯队。

暴走团那些更不用说,只是一群精力旺盛不知道应该怎么发泄的青少年。

暴走族≠黑道

不过扶桑黑道这些日子的生活并不好过,虽然顶着暴力社团的名头,但实际上从事的行为却和“暴力”两个字八竿子打不着。

“黑道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他们之后会慢慢消失。”,某个卧底在日本黑道社团的记者曾经在报道中这样写道。

有马凛子的驾驶风格一如既往地野蛮,只听见后面传来一片喇叭声。

鞍马山位于西京区,算得上是京都小有名气的景点,以山上盘虬错节的“根之路”和传说居住在山上的大天狗出名。

“小姐,为什么去找小铁会那群家伙要带上这家伙?”

“闭嘴。”

“……哦。”

“小哥你告诉我?”

羽生凌扭过头,看着窗外飞速向后的景色,没搭理有马凛子。

有马凛子不满的咂舌,也没放在心上。

窗外的高楼大厦越来越矮,最后只剩下古色古香的日式传统建筑,高大树木组成的绿色森林越来越多,穿过曲曲折折的小路,汽车最后停在了一座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写字楼前。

羽生凌跟着黑田玲奈下车,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写字楼。

这周围的画风像极了旅游景点,写字楼前还立着一个半人高的红色鸦天狗面具的小雕像,只有这栋破旧的小楼看起来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写字楼前已经有西装革履的人候着,见两人走下车,立刻满脸堆笑着凑上来,看不出一点黑道的感觉。

“黑田小姐”,为首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地中海中年人,脸上的肉堆在了一起,挤出一副谄媚至极的笑容,“终于把你盼来了。”

黄鼠狼似的小眼睛提溜的转着,偷偷打量站在他身后的少年,琢磨着两人的关系。

黑田玲奈像是眨眼间换了一张面具,明明在车上的是好表情冷冰冰的就差写上莫挨老子四个字,现在却微笑着如春风般温暖,“木村社长,如果帮你解决了问题,我们说好的事情不会变把?”

“大小姐说什么呢?”,被称作木村的地中海脸上笑容更灿烂了一些,羽生凌似乎都看到他的抬头纹直奔头顶。

“黑田小姐的吩咐,我们怎么敢不听,毕竟我们只是个小小的分家,这些年一直以来受的只有小姐一人的照顾!”

木村把“一人”两字咬的很重,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羽生凌眉头微皱,他察觉到黑田玲奈和这家伙似乎提前达成了什么协议,虽然他最开始的心态很简单,赚钱兼赚技能点,但并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这位是?”,木村和黑田寒暄完,堆着笑看向羽生凌。

“羽生凌。”,羽生凌没让黑田玲奈开口。

“帮你解决问题的人。”,黑田玲奈补充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