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想见他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047字
  • 2021-12-16 00:46:39

藤坂步美和羽生凌两人并排走在街道上。

整条街道的路灯在一切恢复正常后便熄灭了。

便利店的店员和倒在地上的醉汉羽生凌也检查了一下他们的身体,都还活着,只是陷入了昏迷。

按照藤坂步美的说法,店员不会有什么大碍,至于那个大叔,接下来几天身体或许会有些虚弱,但也没有伤到本质。

羽生凌不想照顾那个躺倒在地上的醉汉,如果今晚站在这的不是藤坂步美只是一个普通女孩,鬼知道这个人渣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把他拖到路边的树下就没在管他了,等他自己醒过来就是。

醉汉在扶桑并不罕见,通常这些家伙身上还会带着赌鬼和啃老的标签,这些家伙是真正的社会的蛀虫,不值得人同情。

尤其是啃老族,扶桑许多啃老族都会想办法隐瞒自己上了年纪的父亲或者母亲的死亡时间,为的就是能够多领几个月的养老金,最后直到尸体发臭,才瞒不过去被发现,此类案件在扶桑时有发生。

羽生凌走在前面,牵着藤坂步美。

藤坂步美沉默着跟在羽生凌的身后,低着头,抿着嘴,盯着自己和羽生凌牵着的手,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等待批评的孩子。

藤坂步美的手很小,可以被羽生凌的手掌完全包裹住,柔若无骨,捏在手心温润如玉。

只能说古人对男女身体的描述及含蓄又美丽,羽生凌脑海中莫名出现了下一句话,“温可凝心暖胜春”。

“还在难过?”,羽生凌问道。

藤坂步美沉默了一会后,声音听起来没什么精神,“对不起……”

羽生凌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自己已经说过了自己不在意,但藤坂步美看起来一点原谅自己的意思也没有,还陷在深深地自责中。

“鹤田阳子,是谁?”,羽生凌想了想,果然自己还是很在意这个问题。

从刚刚的架势来看,那个叫做鹤田阳子的目标看起来同样也是自己。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明明过去的十几年里自己都是在努力做好一个默默无闻的背景板。

尽管每次开学前几个月都会固定收到几封情书,但只要自己全部拒绝后,情书的出现频率就大大降低。

这次藤坂步美没有犹豫,“是个疯子,做事不顾后果,我行我素,脑子里只有一根筋的矮疯子!”

“她和你……是一样的?”,羽生凌问道。

鹤田阳子的出场方式有点太过惊悚,看起来就像是垃圾的欧美三级恐怖片,用最简单血浆和骨肉来渲染恐怖气氛,骨头渣子和脑浆满屏幕飞。

可以把接触到的东西同化成血肉一般的能力也很让人印象深刻,羽生凌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以和她挂钩。

不过她的画风和自己手上那只眼睛倒是很接近。

鹤田阳子摇摇头,“不,她和我不一样。”

“如果说我是随着人们认识里的黄泉这个概念诞生的话,那家伙更像是某种思维的集合体。”

“集合体?”羽生凌试着理解她的说法。

“像是深夜无端做的噩梦,人们对黑暗最原始的恐惧,那些在想象中驰骋的怪物和怪谈传说,对他人莫名产生的无端恶意,这些情绪在某个看不见的角落里被杂糅在一起,然后就诞生了她。”

藤坂步美接着抱怨道。“可能就是因为乱七八糟的内容太多了,所以她脑子也不正常。”

羽生凌陷入了沉默,听起来,这个未曾蒙面的家伙,远比藤坂步美要危险得多。

“其实……”,藤坂步美犹豫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羽生凌收到的那封情书,大概率就是这家伙写的……”

“嘶……”,羽生凌只觉得头大,如果说有哪个场景让他最难以忘怀,铺天盖地额恶意和精神污染般的“我找到你了”是他这辈子的心理阴影了。

“诅咒和恶意,也是她的一部分。”,藤坂步美解释道。

滕坂步美见羽生凌没有说话,又说道,“凌……,最近最好小心一点,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

佐井奈奈子坐在卧室的床上。

身边流淌着无数墨色的影子,占据了半个房间。

影子们瑟瑟发抖着挤在他的身旁。

耳边的低语由于太过嘈杂,导致她现在根本分辨不出来是什么内容。

只知道他们在恐惧着什么,有的在祈祷,有的在抱怨,还有的在咒骂。

恐惧吗?她已经习惯了在恐惧中生活的日子。

卧室的装饰只能用简陋来形容,根本看不出来一丝少女的味道。

一张不大的小床,床单和被子灰扑扑的,看起来很久没有清理过。

她也试着挂在门口晒被子,但是会被街上的孩子扯下来,然后丢到某个角落。

相反,挂在墙上的校服到是干净的很,甚至因为洗的次数有些太多了,微微发白,这是她为数不多可以自己做决定的事情。

现在她的身上穿着自己小时候的衣服,父亲说这衣服是她母亲买的,她姑姑看了应该会心软一些。

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穿在自己身上却还依旧很合身,自己会不会就这样不长了?佐井奈奈子叹了口气,头一次担心起自己的身高问题,脑海中却忍不住的往羽生凌身上想,他看起来好高。

少女把自己缩成一个小小的球,比身边的枕头大不了多少,抬头看向窗外,呆呆的望着漆黑一片的夜空。

今天父亲带着她去找姑姑,是一个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嘴上的话却如刀子般锋利的女人。

连说带骂训斥了自己和父亲足足半个钟头,最后还是那个叫做姑父的男人,塞给了父亲两万円,父亲才得愿以偿的带着自己离开。

然后?

父亲回到家后脱下干净的衣服随手丢在一旁,兜里揣着钱又出去不见了踪影。

父亲还没回来……

好想出去

但父亲回来后如果看见自己不在家,自己肯定会挨打。

奈奈子低下头,把脑袋埋在自己的两膝之间。

不知道桃子有没有在公园等自己。

不知道那颗大松树脚下的那株蒲公英有没有凋落。

还有……

想见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