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奈奈子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288字
  • 2021-12-01 23:59:28

羽生凌看到了少女,少女同样也看到了羽生凌。

她眼里的少年背着单肩包,手里提着长棍状黑色的袋子,月光洒在其身上,少年身周似乎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晕。

好俊俏的人,这是少女的第一印象,棱角分明的面容虽不惊艳却给人极舒服的观感,唇角微翘,剑眉星目,表情柔和让人心生亲近,他站在那,似乎就连这简陋破旧的小巷都成了点缀他的画框。

少女眨巴着被刘海遮住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小巷口的少年,她很少有机会能这样端详同龄人,被少年勾起的好奇心短时间里压过了畏惧。

“快逃!”

“别看了别看了”

“我们先自己跑吧”

“不许偷跑不许偷跑”

……

它们好像又吵起来了。

羽生凌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少女已经转身朝着小巷内跑去。

跑的不快,跌跌撞撞,甚至有点踉跄,看起来不太聪明。

少女脚下的影子迟疑了两秒后也赶紧追上,在少女身后扯开了一条断断续续流淌的黑色的河流。

奇怪的人,羽生凌看着少女消失的地方忍不住想到。

是同类吗?羽生凌回忆着那条流淌在少女脚下的长河,有些好奇。

他在原地又站了会,见少女没再出现,放下了自己的好奇心。

自己现在牵扯上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少女看起来也不像有什么威胁,羽生凌只是把这次相遇当成一件有趣的事,回去问问藤坂把?羽生凌想到。

羽生凌回到自己出租屋,推门而入,客厅的电视亮着,沙发上看不见藤坂步美的影子。

他心生警觉,没有关门,第一件事是快步把所有窗户打开。

自己家那几平米的小厨房似乎有动静传来。

羽生凌掏出木刀,有些紧张,一步步的靠近厨房。

藤坂步美哼着小曲站在厨房,巴掌大的灶台上一片狼藉,红的绿的混作一团,燃气灶被完全打湿,淅淅沥沥的水滴从台子流到地上。

扶桑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各种资源短缺,大部分资源都要依靠进口,在东华人们习以为常的天然气在扶桑还算是个稀罕东西,民间大部分用的还是煤气灶。

羽生凌松了口气,握着木刀的手稍稍放松,走向厨房。

藤坂步美察觉到了身后的响动,转过身看见是羽生凌,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娇滴滴的做状就要扑上来。

羽生凌轻轻按住她的肩膀,先去扭煤气灶。

果然没关。

“凌!给你看看我做的!”,藤坂步美兴冲冲的从身后端上来一盘“菜”。

应该是菜,红的绿的黑的白的混在一起,羽生凌在里面看见了自己昨晚买的猪肉和从店长那顺来的奶油。

黑色的酱油淋在绿色的菜叶上,白色的奶油上撒着红色的是……辣椒面?

“那个……”,羽生凌环顾了一圈就像是被龙卷风袭击过的厨房,“怎么忽然开始做菜了?”

藤坂步美看起来心情很好,食指轻轻蘸了一点奶油松紧嘴里,“出门右拐那儿的大妈告诉我,如果想要抓住一个男生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凌你快尝尝。”,藤坂步美兴奋地拽着他坐到客厅桌子前,把桌子放在他面前。

“电视上说菜要做的足够好看才有食欲,凌你快尝尝!”

羽生凌沉默着又打量起这盘菜。

这是一盘绝对勾不起人类食欲的食物,他只有一个巴掌大小,但他的容纳量超过了人类对物理空间的基本认知,他似乎不是一个整体,最底层是成片摊开的粉嫩肌肉组织,盖在上面的是干枯的不知名的植物尸体,黑色液体犹如拥有生命般贪婪的流淌在尸体碎屑上似乎诉说着不为人知的恐怖,一些生物尚未发育的胚胎被残忍地洒在最上面,能刺激神经的红色的粉末散发着刺鼻的气息,同时白色的柔软组织散发着充满迷惑性的香甜气息,他的存在就是在引诱某个人类做出某个愚蠢的决定。

羽生凌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的这盘食物,该死,就没人给藤坂步美补充下常识吗?

食物的外貌不是说颜色越新鲜越好,太多的颜色堆叠在一起只会让人觉得反胃!

但看着藤坂步美那瞪大了眼睛,就像等待主人夸奖的小狗一般,他还是忍耐住了自己的情绪。

用筷子夹起一片看起来还算没沾上太多作料的西红柿送入口中。

在口腔中的味蕾打起来的时候,他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做的挺不错……下次不要在做了。”

-

少女跑出小巷没几步就停了下来,扶着墙根气喘吁吁,这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得了的运动量了。

“不见了不见了”

“安全了”

“好耶!”

“不许好耶”

“不许好耶”

听着耳边乱糟糟的声音,少女的内心稍稍安定了一些,它们是世界上唯一不会害自己的朋友。

少女干脆坐在墙角跟坐下,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少女打了个哆嗦,她穿的相较来说有些单薄。

影子们沉寂了一会,然后一拥而上试图覆盖少女的身体。

尽管它们没法带来任何温度。

少女发了会呆,发现刚刚少年的面容似乎总是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打断她的思路让她有些烦躁。

算了算时间,少女觉得应该差不多,这才站起身,缓步朝自己记忆里的“家”迈着步子。

影子们从她身上滑落,沉默着跟在她的身后。

少女的家是一栋破旧的日式宅邸,从外看灯火通明。

少女抿着嘴,战战兢兢的推开门。

扑面而来的是让人作呕的酒精和呕吐物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我回来了。”,少女声音孱弱。

没有得到回应。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

蠕动着的影子一个个抢答。

走过玄关,来到客厅,少女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

父亲就站在门口,酒气和酸臭味从他身上传来。

“父……”

“钱呢?酒呢?”,男人醉醺醺的声音打断了少女的话。

“没……没有……”

“滚!”,男人一副不耐烦地模样,每一个巴掌把少女抽到房间的角落里。

少女跌坐在一堆酒瓶子中间。

男人似乎还不解气,上来对少女就是两脚,“今天我差点就赢了!”

“如果不是你个混账玩意败我运气我怎么可能会输!”

“贱货……”

恶劣的话语接二连三的从男人口中呕吐出来,劈头盖脸的淋在少女身上。

少女能做的只有蜷缩身体好让自己没有那么疼。

影子们聚在少女和男人中间,似乎想要帮助少女,但丝毫没有作用。

“不痛,不痛”

“不哭,不哭”

“奈奈子最厉害了”

“妈妈说奈奈子最乖了”

耳边的低语嘈杂

但奈奈子脑海里全是那个少年的面容。

原来人类也会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容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