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三十六 乌鸦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132字
  • 2021-11-27 00:20:29

“砰!”

剑道场内传来竹刀碰撞的声音。

有马凛子手腕一疼,手腕即将脱臼的一瞬间,松开了竹刀。

竹刀顺理成章的被黑田玲奈夺走。

“啊!”,有马凛子自暴自弃张开双手,啪的一声后仰倒下,呈一个大字躺在地上。

“剑道好麻烦,还有玲奈好厉害。”,说完她躺在地上摘下头套朝黑田玲奈丢了过去。

黑田玲奈稳稳的接住头盔,看着躺着地上的有马凛子。

短发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一缕一缕的黏在额头上。

护具下的内衬完全被汗水浸透。

“这姿势有点像刚遇见你的那个时候。”

“你是说在我即将被人打死,把我捞出来的时候吗?”

“我说的是你眼睛被打肿了看不清东西冲我一头顶过来,然后被纯子一脚踢翻的时候。”

“啊,那个时候啊!”,有马凛子盯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玲奈,你说我认真练一个月剑道,能赢你吗?”

“给你三年都没希望,剑道不只是技巧。”,黑田玲奈跪坐在她旁边。

有马凛子沉默了一会,最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那我可能不能帮你报仇了,今天我又和那家伙打了一架。”

黑田玲奈轻轻叹了口气,但没多说什么,只是点头。

“我没打过他。”

“不意外。”,黑田玲奈觉得像羽生凌这种人,哪怕外表看起来再普通,肯定也有几套保命的方法。

她不想惹羽生凌麻烦,羽生凌所处的世界她毫无了解,但凡长点脑子就应该能想明白对这些家伙应该敬而远之,可惜就可惜在有马凛子这家伙没脑子。

这两天她有意无意的开始翻阅扶桑的传说志怪,越看越觉得煞有其事。

寺庙那群和尚对于自己的追问也没给出让自己满意的回答,拿枪顶着脑袋那群家伙也只会说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

“他是堂堂正正击败我的,那时候我觉得就算我手里拿的是匕首或者别的什么也赢不了他。”,有马凛子开始回忆今天下午那场战斗。

她在脑海里复盘了好几次,最后觉得自己除了快速和他拉开距离根本没有别的应对方法。

羽生凌的刀太快了,并且他持刀的那种眼神有马凛子再清楚不过,那是走投无路之人搏命时才会拥有的眼神。

自己就算换上趁手的武器,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和他换个两败俱伤,或者同归于尽。

说同归于尽是抬举自己,自己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拿出搏命的胆子。

黑田玲奈有些意外,如果没有怪力乱神加成的话,自己这手下除了脑子有点不够用之外,拳脚本事应该不输自己,或者说自己不拿剑,甚至都可能不是她的对手。

“我都不在意你去和他较什么劲?”

“从以前你就这样,老是说什么大局为重,说以后再算账,但我老爹不是说了,大丈夫没有隔夜的仇。”

“首先,我记得你没见过你爹,其次,我和他没什么仇。”,黑田玲奈对有马凛子这种心态也有些无奈,有时候明明自己暗地里都已经解决了,这家伙非得明面上把人家再锤一顿才消气。

当年本来只是看她可怜,加上她爹和自己确实有些渊源,所以才把她从那群嗑药磕嗨了的暴走族中捞了出来。

谁能想到那个满脸是血的,脑袋肿成猪头的姑娘粘着自己一粘就过去了这么久。

“他都把你打破相了,女孩子的脸打不得!”有马凛子有些气愤,高举着自己的胳膊,“我的所有都是你给的,如果没有你我估计真就被他们卖出去当陪酒女了。”

“救了我的命,供我上学,还教我那些东西,最重要的是让我见到了老爹,虽然他只剩骨灰了。”,有马凛子一板一眼的掰着手指和黑田玲奈算着账。

“我能帮上你的只有这些了……啊啊啊啊!好羡慕纯子!”

有马凛子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躺在木地板上打滚撒泼。

月色如水,被庭院里的树木切成银色的碎屑洒在地上。

“砰!”

剑道场的玻璃传来撞击声。

有马凛子一个挺身翻了起来,想从大腿根掏刀,结果只摸到了厚厚的护具,于是捡起黑田玲奈放在一旁的竹刀。

黑田玲奈同样警惕起来,两人一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透过玻璃能看见被城市夜光照亮的夜空,看不到有什么异样,但玻璃上似乎沾着一抹颖红。

安静了几秒……

然后一团黑色的影子又撞上了玻璃,发出了“砰”的一声!

玻璃上的红色似乎又多了一些。

那团黑影似乎逐渐暴躁,撞击玻璃的频率越来快。

“哗啦啦!”,玻璃应声而碎。

黑色的影子冲了进来,带着暗红色的液体一下撞在了有马凛子身上。

黑田玲奈这才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一只撞得头破血流的乌鸦,翅膀已经折断,眼睛还插进去了一片大拇指长的玻璃碎屑。

眼珠被玻璃硬生生的撬了出来,只剩下一根细长的血管牵连着垂在脸上。

乌鸦惨叫着用自己黑色的喙试图啄有马凛子,血液通过伤口止不住的滴落,全都落在了有马凛子身上。

黑田玲奈一脸惊恐的看着有马凛子怀里的这只乌鸦。

谁料有马凛子反倒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反而有些心疼这乌鸦,想尝试帮乌鸦拔出它眼睛里的那根玻璃。

手还没碰到玻璃就被乌鸦啄了回来。

有马凛子有些无奈,抱怨道,“最近运气好差,总是会遇上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黑田玲奈僵硬着扭过头,上下打量着有马凛子,确定这家伙没和自己开玩笑,试探着问道,“你……还遇上了什么了?”

“我想想,比如走在路上的时候花盆忽然掉在面前?”

“广告牌被风垂落差点就砸到我了。”

“再就是今天第一天上学的时候鞋柜里全是蟑螂和蜘蛛……”

“前两天路过火车铁轨的时候红绿灯出了故障。”

“不过跟那家伙出去的时候运气好像就没那么差了。”

有马凛子每掰着手指说出一件事,黑田玲奈的小脸就白上一份,最后只能故作镇定,她有些分不清有马凛子是真心大还是假心大。

“以后离羽生凌远点把。”

————

在想剧情和角色

要不要调整

更得稍微有点慢

抱歉

会补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