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再来!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074字
  • 2021-11-24 10:52:26

羽生凌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自己从福利院长大,确实受过不少冷眼,但那群家伙也算有底线,顶多私下里恶心自己,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有马凛子之前那一拳他没打算追究,也是因为他确实对黑田玲奈有些愧意。

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黑田玲奈不知道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鬼东西,竟然是叫人来绑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找上门黑田玲奈现在可能早就不知道变成什么鬼东西了。

自己就算说是黑田玲奈的救命恩人也无可厚非!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羽生凌这次是真的有些恼火。

自己以前一直奉行的是不惹事,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原则。

毕竟自己现在一穷二白也没有什么靠山,唯一的后台还是穷到为了每天午饭发愁的福利院。

人善被人欺的道理他比谁都懂。

可能也是习惯了之前的做法,有了系统后想的依旧是安稳苟到经济独立。

现在的自己可不能算是毫无后台,自己身上的那个系统就是最大的底气。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指的大概就是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吧?

羽生凌没费太多功夫就说服了自己,调出系统,直接把自己手上的六枚经验胶囊全用在了示现流剑术上。

自己本来有三枚,一枚用在提升烹饪上。

加上自己得到那颗大韭菜和提升滕坂步美好感度的奖励,加起来一共六枚。

萨摩示现流能力快速升级,很快就升到了和基础剑道一样的五级。

然后经验似乎从萨摩示现流分到了基础剑术,基础剑术被冲到了六级,然后萨摩示现流的剑术才再次提升。

【能力:基础剑道Lv7】

【萨摩示现流Lv6】

【烹饪:lv3】

加上自己刚刚战斗中临门一脚升的两级,今天一下午他直接把自己的综合等级提升了八级。

直接一头撞过十级大关,冲到了16级,眼看马上就要到二十级。

羽生凌被有马凛子扶着摇摇晃晃的没有说话。

他现在体验非常奇妙,有关萨摩示现流的各种技巧和经验源源不断的在脑海涌出,肌肉时酸时痛,许多动作似乎已经变成了肌肉记忆直接印在了骨子里。

肉体素质也发生了显而易见的提升,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羽生凌能察觉到自己的呼吸频率变了。

再就是自己的裤子好像变得有些大了,好在内裤自带松紧带没有影响。

原来提升身体素质还能附带减肥的吗?

宝木一雄也围了过来,见羽生凌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没精打采,以为是他受到了打击,转而皱着眉头瞪向有马凛子。

“体舍流?”

在剑道现实中加入拳脚的最典型的就是体舍流。

和萨摩示现流都是属于极端的剑术。

示现流追求的是一击必杀的“一之太刀”的极端。

体舍流追求的是不择手段的杀伤效率,“上打咽喉下打阴,左右两肋并中心,上鼻下臁并封眼,脑后一击要人魂。”,是实打实的杀人技。

见有马凛子默认,宝木一雄怒发冲冠,完全没了先前和善的模样,“你师父没告诉你有些东西不能再比赛上用吗!”

“所以只是切磋呀。”,有马凛子笑眯眯的,全然不惧,意思是如果不是切磋现在羽生凌根本不可能站起来。

她哪里知道什么剑道剑术体舍流,她刚刚的动作都是模仿者黑田玲奈来做的。

以前黑田玲奈练剑的时候她最喜欢提着木刀上去偷袭,当时黑田玲奈也是这么破自己招的。

不同的是黑田玲奈踢的是她的膝盖,而她踢得是羽生凌被胴甲保护的腹部。

羽生凌终于缓过神来,握了握拳感受了下自己身体的变化,并没有太大的实感,但剑道经验和技巧上的提升是实打实的。

他没摘下面具,而是重新提起竹刀,“再来!”

宝木一雄也不是傻子,已经看出来这俩家伙不对付,也在气头上,扭过头也喝道,“羽生,你也别胡闹!”

“部长,这是我和她的私事。”,羽生凌没在乎宝木一雄,挣开他上前拦着自己的手,径直朝剑道场中间走去。

宝木一雄没拽住羽生凌,反而被他给直接挣开,有些震惊。

这家伙的力量既然比自己还大。

“前川,挑两把木刀过来。”,羽生凌吩咐道。

前川修一犹豫不决,先是看了看那一脸怒意和担忧的宝木一雄,又看了看羽生凌……羽生凌带着面具看不见表情。

内心斗争并不激烈,他几乎当即就无视了宝木一雄警告的眼神,从地上站起来就噔噔噔的朝器材室跑去。

他根本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注意力全在有马凛子身上,在猜测应该是2A级风景区还是5A级风景区。

他不觉得有马凛子打得过羽生凌,他理解更多是羽生凌轻敌而失误。

宝木一雄肯定不能看这两个人这么胡闹下去,直接过去拦在了羽生凌面前。

羽生凌没停下脚步,声音从面具下嗡嗡地传来,“部长,我没胡闹。”,直接撞开宝木一雄。

宝木一雄想再伸出手拦下他,但一股凉意从尾椎生气很快爬满后背。

他发现,他竟然……不敢命令羽生凌,羽生凌似乎变了个人,整个人的气场从原来的阳关大男孩变得阴冷潮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

有马凛子一脸无所谓,早就站回到了中间。

如果羽生凌能大大方方地认输接住自己的台阶她没准还能高看他一眼,高中生可没有那么大的胸怀。

如果他咬着牙恨着自己把这事揭过去她也可以理解,这才是正常高中生,或者说扶桑人最正常的性格。

但他竟然还不服输?死要面子活受罪?

那就再来一次,自己把他踹到服为止。

就算宝木一雄拦下她也会自己私下找上羽生凌再来一顿。

对不服气的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把他打服,这是她从小到大学到的东西。

最好能直接把他的少年锐气彻底折断,让他彻底失去勇气出现在自己和黑田玲奈面前。

宝木一雄阴沉着脸回到原位,对着有马凛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安全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没有勇气去拦下羽生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