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蜻蜓居酒屋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051字
  • 2021-11-18 23:59:20

九月二十七,京都,靠近鸭川公园的一座居酒屋内。

“阿凌——”,后台传来少女的叫声。

站在居酒屋前台的羽生凌没有搭理,继续研究手里的手磨咖啡机。

这儿是蜻蜓居酒屋,也是羽生凌在京都打工的地方。

他在这打工的时间比自己在学校的时间都要长。

居酒屋并不大,狭长的前台将室内分割成两个部分,一边是客人们吃饭喝酒的地方,一边是大将料理的地方,客人们也可以直接坐在前台前吃饭,同时欣赏大将料理的身姿,后面还有几间榻榻米的单间。

居酒屋在扶桑比黄焖鸡米饭在东华还要常见,算是一种小食店和酒吧相结合的一种产物。

虽说居酒屋提供食物,也可以满足人们饱腹的需求,但大部分人来居酒屋并不是冲着食物来的,更多的是冲着居酒屋的氛围。

每个扶桑社畜都有一两个会经常光顾的居酒屋,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就在羽生凌拿正在研究手磨咖啡机的说明书研究,从身后的门帘冲出一个短发少女,躲在了羽生凌的一侧,指着门帘说道,“你快管管店长!”

“凌抓住他!”,门帘后又冲出来一个女性,看起来充满知性,但手里却拿着猫耳发卡。

“琴子前辈,请不要再捉弄菊池了。”,羽生凌放下自己手里的说明书,看向中川琴子。

就是这个家伙,在自己刚刚在京都找到出租屋的时候酒吧自己拉倒这儿来给她打工。

“哎……我没有捉弄小美树”,说着举起手里的猫耳发卡,“小美树很可爱对不对?”

“没错。”,羽生凌回答的毫不犹豫。

躲在羽生凌身侧的菊池美树身体轻轻一颤,脸颊泛起红晕,“羽生君也不能捉弄我。”

“那!”,中川琴子举起手中的发卡,又指了指菊池美树,“如果发动融合魔法,召唤猫耳小美树!”

“是天使!”,羽生凌抢答。

“是天使!”,中川琴子一脸认同的点点头,“居酒屋的生意也会因为天使的存在而变好把?”,然后作势又要扑过来。

但羽生凌却并没有让开,而是放下手中的说明书,“琴子前辈,马上就要忙起来了,现在不是召唤猫耳美树的时候,我觉得你应该作为大将准备上场了。”

“哎……不要!没有小美树大将就没有动力源!”

“还有!”,羽生凌大声喝道,“既然买回来了手磨咖啡机,你倒是顺便买点咖啡豆回来啊!”

这可是摸得着用得上的机器,自己能看能摸却不能去用,真的是太折磨人了!

“可是我是看着它好看才买回来的!”,中川琴子抗议。

“那咖啡机也太可怜了!买回来就可以在菜单上加上手磨咖啡了,可以卖的很贵。”

“很贵?”

“既然是阿凌的要求,那么就不能不买了。”,中川琴子已经把猫耳发卡抛在了脑后。

看着中川琴子不情不愿的掀开门帘消失,羽生凌耸了耸肩膀,扭头看向缩在一旁的菊池美树。

菊池美树一米五出头的个子,才堪堪到自己的肩膀,正低着头,漏出通红的小耳朵。

“琴子前辈去准备开张了哦,没事了。”,羽生凌轻声说道。

“嘤!”,菊池美树又轻轻颤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像是被吓到的小动物,有些紧张的抬头,小脸宛如一个熟透的苹果。

“羽、羽、羽羽羽羽生君也觉得我戴上会好看吗?”

“我觉得认真的工作的菊池前辈特别可靠。”

自己来这儿之前菊池美树就在这打工了,所以羽生凌叫她一声大前辈也没有问题。

“嗯……”,菊池美树的声音就像蚊子一样小,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前台,偷偷摸走了前川美树放在那的发卡后一头撞进了门帘。

然后又是两声惊呼,和一堆噼里啪啦的杂物掉落声。

羽生听着后面的动静,忍不住笑着摇摇头。

距离自己一刀砍晕小鸟游令和学姐已经过去了一周多,自己的生活似乎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据前川修一的情报,小鸟游令和似乎从那天开始就一直没在来过学校。

听高年级说不是退学,而是因为家里问题请了不短的假期。

他也回到过小鸟游令和的宅邸去看过,似乎也没有人在,大门紧锁,询问周围的邻居也说好像是搬走了。

这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小鸟游令和当时被自己一刀砍得额头鼓起好大一块,让他明白了人体的潜力……原来真能肿这么大,比动漫里看到的还要夸张。

要是她真来学校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她,她毕竟是学校里的大前辈,只要说说自己的坏话,自己的高中生活不说毁于一旦,但也好不到哪去。

由于扶桑受东华的儒家思想影响非常大,从古至今社会上的等级观念严重,被白头鹰暴揍一顿后虽然说有些改善,但却在现代社会土壤的上又重新孵化出了新的糟粕。

工作上的上级与下级,加入公司的早或者晚,都是划分这些等级的方式。

在扶桑,“前辈”的命令几乎是不可逆的,上级就算是因为心情不好骂你一顿你也只能好好听着,而等新人成为前辈后,又会把前辈们对他们做的变本加厉的施加在后来者身上,成就了一幅特殊的恶性循环。

虽然在学校里这种等级观念没有那么严重,但依旧存在。

扶桑曾经做过社会调查,在班级里的第一梯通常是学校热门运动社团的社员,或者帅气的不良少年或者漂亮的辣妹,他们往往是群体活动的中心。

第二梯队就是普通人,不好也不坏,也是人数最多的阶级,通常在群体活动中扮演背景板。

第三梯队就是书呆子和比较阴沉的同学,也是最容易遭受校园暴力的阶级,重要的是这种歧视不止存在于学生之中,老师们都会对他们冷眼相待,在群体活动中他们往往是角落里的影子,连被招呼去跑腿的资格都没有。

而他们如果偷偷找一些比较好说话,或者说有责任心的老师打小报告,会触怒第一梯队的学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