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自己会怎么死?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248字
  • 2021-12-19 13:27:27

而黑田玲奈坐在房间里,眉头紧蹙。

从自己今天早上醒来开始,昨晚发生的怪事开始频发。

先是看见窗户上的倒影冲自己微笑,再就是看着衣柜里全身镜中的自己掰断衣架然后用它穿透自己的脖子。

重要的是自己本身似乎有着强烈的意愿去重复他们的动作。

看着一个又一个自己的影子用千奇百怪的死法死在倒影中她不仅没有感觉恐惧,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一阵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感。

说实话,她自己都不相信这是催眠能够办到的事情。

靠近京都的寺庙的法师早早就来了,转了一圈后纷纷都说没什么问题,但出于自己的要求还是做了最基本的仪式。

房间的四角都有着一小堆盐。

纯子也带着人把房间里里外外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

自己能做的似乎都做了,黑田玲奈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力感。

这不是用钱,用权,或者说靠自己的忍耐和能力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以前她看恐怖电影的时候只觉得可笑,为什么会怕那么个莫须有的东西,他冲你爬过来你就拿东西干他啊?这个房间闹鬼那就赶紧搬走啊!

但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才意识到人类面对未知时会拥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和无力。

她并非没有想过离开,似乎只要自己从任何地方看到自己的倒影,自己的影子就会做出一些诡异的行为。

并不是我不看它就可以解决,只要她的视线里出现倒影,无论她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就一定会受到伤害。

……现在剩下的线索只有那个男生了吗?但……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真让人不爽。

敲门声响起,“小姐。”,传来纯子的声音。

黑田玲奈用手遮着眼睛过去开门。

纯子怀里抱着几个档案袋和一个硬盘走了进来。

“小姐,这是那个男生的资料。”,纯子将档案袋放在桌子上,“这个少年……确实有些与众不同。”

“嗯?”,黑田玲奈低着头,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她不能抬头,因为现在纯子眸子中肯定有自己的倒影。

从资料来看羽生凌的人生根本找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作为流浪儿童从警署送到平户市福利中心,在平户市上完了小学和国中,并且一直没有被领养走。

小学和国中时候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学习也很刻苦,这在黑田玲奈眼中不是什么亮眼的点,本来开局就比别人差了,如果还不懂得努力的话就是彻头彻尾的废物。

然后通过考试以优异的成绩来到京都橘中,不论是私立还是国立高中每年都会特意招收一定得特别贫困免费生,主要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你看我们不是资本教育的吸血鬼,我们愿意为了有困难的国民自掏腰包。

然后就成了自己后辈一年级,看起来平平无常,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就这?有什么称得上与众不同的?”,黑田玲奈有些烦躁,啪地一声摔下档案,感觉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他本人是没什么问题,主要是他周围的人”,纯子说着把另外一封档案放在她面前。

“似乎在他的成长的途中,所有欺负过他的孩子,大人……都死了。”

黑田玲奈来了兴趣,打开新的档案袋,里面都是一些从警署里复印出来的案底,从日期来看有些念头,“死了?”

被欺负她倒是不意外,出身越低就越容易遭到不公对待,她比谁都能体会这个道理。

不要以为孩子们天真单纯,有时候孩子们的霸凌比成年人都要残忍。

“没错,无一例外,都是意外或者自杀。”,纯子说着打了个寒战,她不知道为什么大小姐会忽然对高中男生感兴趣,但随着调查她只觉得有张看不见的影子笼罩在羽生凌身上。

虽然死的人不少,但能看的东西不多。

主要是扶桑的警方只要确定死亡原因是意外身亡后就基本不会进行任何后续调查了,除非家属要求。

而这些都是非常典型的意外死亡案件,也没有进一步调查的必要。

“还有一件事,本田雄马自杀了。”

“自杀?”

“嗯,自己把脑袋插进洗脸盆里把自己淹死了。”,纯子递来U盘。

“自己在水盆里淹死了?”,黑田玲奈有些难以置信。

溺水自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用水盆溺水自杀就和想靠憋气把自己憋死一样。

等到最后关头,你的身体一定会组织你自杀,这是人类刻在DNA的本能,和你的主观意愿没有关系。

就算你厉害,扛过了自己本能,你把自己成功憋晕,这个时候你的意识已经暂时消失,你的身体也会自然而然的恢复呼吸。

有过情侣一起相约跳河自杀,结果最后捞上来的时候发现对方都互相扯着对方的头发。

本能让他们都想踩着对面好让自己能够浮出水面。

“之前去学校的人也回来了,羽生凌今天似乎并没有去上学。”,纯子继续汇报着。

黑田玲奈的表情阴晴不定,虽然在别人眼里用洗脸盆自己把自己淹死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估计纯子和组里的其他人一样,认为本田雄马是被其他人报复,然后伪装成自杀。

但……她不这么觉得,自己今天早上还把写字用的钢笔插进自己的眼睛,捅进脑子。

“知道羽生凌的住址是把?”

“知道。”

“那就再去一次,还有拿走这个。”,黑田玲奈递过来一张纸,纯子结果没看。

“如果我遭遇不测,后续就照着这张纸上写的来,全权由你负责。”

“小姐?”,纯子脸色有些发白,自己只是跟着小姐被发派过来的一个小喽啰,撑死只能算跟着小姐比较久的小喽啰,怎么就忽然摊上这么大的事了?

“纯子有哪里做的不对吗?!”,纯子后退一大步鞠躬,就差土下座了,她怀疑自家小姐是想找个借口把自己从身边拔出去。

黑田玲奈没理会她,只是接着嘱咐,“并且,如果我遭遇不测,一定记得给我做掉那个叫羽生凌的家伙。”

最后纯子白着脸离开了房间,而黑田玲奈则坐在书桌前翻看着纯子留下的资料。

她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自己身上遭遇的一切和羽生凌脱不开干系。

档案上的死法千奇百怪。

踩到自己爷爷的胡子滑到摔死。

半夜睡觉蟑螂爬到嘴里噎死。

参观斗鸡比赛的时候被斗鸡一爪子抓破喉咙。

裁判被选手的标枪戳死。

参观墓园被倒塌的墓碑砸死。

汽车没拉手刹导致滑车被碾死,这个都已经算是正常的。

那么自己死法会是什么?黑田玲奈很好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