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终于 又出现了你这傻鸟系统
  • 女友是怪谈
  • 甘牧
  • 2068字
  • 2021-11-13 21:56:55

羽生凌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了。

第二天他照常站在出租门口,消失了一段时间的选项终于又冒出来了。

【选项一今天天气不错,正常出门去学校吧!】【可能会遭遇绑架事件】

【选项二算了,呆在家里算了。】

羽生凌看到这两个选项觉得有点气。

你这个傻鸟系统意思是我的日常生活是除了去学校上课之外就只剩下宅在家里了吗?!

接着又觉得有些欣慰,你终于有些除了红色的【危】之外的选项了,但你就没有什么新的功能了吗?鉴定能力按理说是眼睛带来的道具功能也不是你这个系统的进阶功能。

这么扣扣搜搜的,真不知道是不是从某家南极畜生那儿学的。

不服气归不服气,真静下心来想想自己还真没什么地方去。

工作?他现在是高中生,别看扶桑高中生打工很常见,但扶桑社会对高中生打工的限制一点也不少。

酒吧夜场等少儿不宜的地方不能去,街道治安不达标,曾经过黑历史的地方不能去。

真的找到了打工的地方还要提前和学校里的学生会提一嘴报备,学生会调查完给你盖上章后你才能正式开始你的打工之旅。

打工的时候学生会也要时不时来问问你打工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被欺负?有没有遇到压工资,故意欺负你是高中生?

如果有,好那我们去负责他这块的工会找他麻烦去!肯定得帮你维护权益!

扶桑高中的学生会和东华的不同,学生会是真正意义上的全面由学生负责,从活动的策划到赞助的招募,全都由学生组成的学生会自行负责,老师和校长们通常不会过来插手。

这也是为什么会长之类的位置上坐的都是具有真才实学的校园明星——你丢个草包上去他根本撑不起学生会这个机构的运行。

找朋友?

……,抱歉,初来乍到还真没朋友。

能称得上朋友的人都天南地北的分散在扶桑各地,就是没有京都的人,其他的基本都还在福利院做帮工,或者干脆在福利院所在的平户市本地找工作。

想来想去,如果不是和系统抬杠一定要出去转转的话宅在家里还真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淦,宅男有错吗?

不过,自己为什么会遭遇……绑架?

羽生凌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脚边是还没醒的藤坂步美,开始思索自己哪来那么大面子来绑架自己。

要钱?你想从一个从福利院出来的学生身上榨出多少钱?

图色?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自己怎么说也算是个帅哥,但绑架就有点过了……

随机作案?大早上的随机作案?虽然扶桑治安不比在人民的铁拳制裁下的东华,但也能算得上是东亚第二安全的国家了,应该也不至于会有人丧心病狂到大白天绑人,并且他的上学路线都是人流密集地区,真有人脑子抽了应该也找不上自己。

或者……黑田玲奈?昨天刚刚搭讪过得学姐突然跳出脑海。

他在网上搜过有关小鸟游令和和黑田玲奈的消息,一个人有两个名字,多少还是有些勾起他的好奇心。

小鸟游令和还好,小鸟游这个姓在扶桑虽然说不常见,但也是耳熟能详的姓氏,令和也是常见于名字中的词汇。

黑田……,这个姓氏在互联网上就不是那么平凡了,黑田财团,目前扶桑的四大财团之一,主要经营的方向是报业,电视台,房地产,医疗,系能源,半导体和精细化工。

财团是一种特殊的企业集团,通常是由多个不同领域的企业抱团形成的一种扶桑独特的资本怪物。

如果说世界上半分之八十的财富都在百分之十的人手里,那么对扶桑来说这句话可以改成扶桑社会百分之九十的财富全都在不到百分之五的人手中。

而扶桑的这百分之五的人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家族。

别看财团是由不同领域,不同企业抱团形成的,但这些不同的企业真正意义上的话事人都姓黑田,这些人才是真正意义上把握着扶桑社会命脉的存在。

虽然不知道黑田玲奈在黑田家到底是什么位置,但……如果是她的话绑架自己的可能性还真大了不少。

不过为什么要绑架自己?难道是污染加重了?

从昨晚才过了不止一天,不会这么快把?

是不是应该和藤坂步美坦白?

这时脚边睡得还挺香的藤坂步美有了动作。

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被子上,藤坂步美的睡姿非常规矩,老老实实的平躺在那盖着被子,她似乎感觉很惬意,嘴唇轻抿,白藕似的胳膊从被子里抽出来刚好摆在阳光下,白嫩的小腿也摆脱了被子的束缚伸了出来,一只脚丫上挂着半只白色袜子,另一只脚丫的大拇指使劲蜷缩着,整个人被被子盖着摆出一个大字。

靠近沙发的手刚好碰到了羽生凌穿着拖鞋的脚,藤坂步美依旧合着眼,有些疑惑,然后小手顺着往上,抓到了羽生凌的脚腕。

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翻了个身,没有松开羽生凌的脚腕。

睁开眼,看着坐在一边的羽生凌,眉眼弯弯,“早呀。”

羽生凌先是打掉藤坂步美顺着裤腿不老实往上摸索的小手,这才回了句“早”。

这时的藤坂步美整个人透着一股轻松,惬意又懒惰的气息。

……

黑田玲奈同样没去学校。

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窗户紧闭,屋子里一片狼藉。

房间里的所有镜子都被她打碎,所有可以可以反光的光滑表面都被她刮花,没法刮花,又扔不掉的全都盖上了一层布。

她吩咐下人进来把地上的碎片和垃圾全都收拾走,而她自己则坐在床上紧闭着双眼。

佣人们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端庄大方的大小姐看起来像变了个人,碍于身份也不好追问,只能战战兢兢的遵循大小姐的吩咐。

整个上午只有纯子一个人被大小姐叫了进去,带了没多少时间又匆匆出来。

大部分佣人一脸愁容,只有一部分知道自己家小姐真正底细的佣人却按捺不住兴奋,自家小姐终于要忍不住了?终于能熬出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