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局认个义父

公元193年,东汉初平四年。

隆冬腊月,徐州满目萧然。

刚刚经历兵祸,阡陌之间无行人,村庄田舍无鸡鸣。

曹操藉报父仇兴兵攻徐州,陶谦彭城大败退守郯城,曹操坑杀男女数十万口人于泗水。

史书言:水为不流。

曹操后攻郯城久不能克,遂退兵转攻其余郡县,兵锋所指鸡犬皆尽。

无论后来爱曹贼之人如何洗白,这厮屠徐州的恶行已为史所载。

小沛城南王家庄外,村口凋零的大柳树旁。

一个原本饿死的年轻人突然站了起来。

顶着鹅毛大雪,年轻人提起沉重的腿,向着前方寂静的村舍走去。

我这是在哪儿?梦中吗?

这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刚走到一间土屋外,就扑通一声倒在雪里。

“阿爹,你快来...屋外有个人...”一个年轻女子急切地呼唤。

听到女儿呼唤声,屋内匆忙走出一个黑脸汉子,他瞥了一眼地上那枯瘦的少年直摇头,“这孩子应该饿死了,倩儿你先回屋待着,爹把他扛到村外乱葬岗去。”

“爹你再仔细瞅瞅,或许还有救。”

黑脸汉子犹豫了片刻,随后俯身在少年身前,伸出手在他鼻下一晃。

果然还有微弱的呼吸。

“那就救下来,也不枉神仙保佑咱们父女一回。”黑脸汉子将少年扛在肩上。

少女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蹦蹦跳跳地跟着父亲进屋。

再次睁开眼,视线有些昏暗。

屋顶是古朴的梁和瓴,蓝田支撑着孱弱的身体坐了起来。

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土坯房内,一个炭盆将屋内烤得暖烘烘的。

难道我回到小时候的老家?但这房间怎么大变样了?

“咳咳...”

听到有动静,年轻女孩闯了进来。

“你醒了?阿爹,他醒了。”女孩欣喜地喊道。

蓝田见这姑娘生得貌美,大概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古朴的打扮就跟影视剧中一样,虽然她穿着粗布的冬衣,但是肌肤洁白如玉,跟影视明星李晓冉有得一拼。

黑脸汉子跟着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蓝田点头点:“你这小子命很硬,倩儿你去端碗热汤来给他暖暖身子。”

“哦...”那唤作倩儿的姑娘应道。

这口气好像是父女。

这就有些扯淡了,眼前这男人的外貌,可跟这好看的小姑娘差太多了。

传说中的歹竹出好笋?

倩儿姑娘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汤,碗中还有一片他不认识的菜叶。

这碗的造型古朴,汤也是真的烫。

“喝?”蓝田半天迸了个字出来。

“尽管喝吧,汝不用客气,落难到我家门口,该我甘吉行善积德。”

蓝田大眼睛左右转了转,心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咕噜咕噜,一口热汤下肚。

尼玛,好难喝...

但是,忍了。

虽然这味道属实不好,但蓝田瞬间觉得暖和了许多,这梦境有些真实啊。

“汝乃何人?是从哪个庄逃难过来的?”甘吉望着蓝田问道。

蓝田一脸懵逼的盯着对方,你问我我特么问谁去?

见蓝田沉默不语,甘吉起身说道:“汝不愿意说就算了,无论是徐州本地的百姓,还是从京雒依附的流民,曹贼的屠刀哪会管你是谁,等休息好了就自己回家吧...”

“我叫甘倩,你叫什么?”甘吉前脚刚走,小姑娘就捧着脸问道。

“蓝田...”

“你从哪里来的?”

“哪里来?华东农大...”

甘倩抓了抓额头,心说华东农大是什么地方?

“曹操的贼兵也屠了你们庄吗?”甘倩继续问道。

“曹操?”蓝田一脸懵。

“对啊,我和爹爹当时在河边浣洗才逃过一劫,咱们王家庄死了上千人...”甘倩有些黯然。

“等等,请问现在是什么年份?”蓝田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半年前听主家的先生说过,似乎现在是初平四年。”甘倩极力回想。

蓝田听完如蒙雷击,初平四年,这好像是东汉三国的年号。

蓝田三国类游戏可玩了不少,经过他反复确认,这厮终于发现自己并不在梦中,而是实打实的穿越了。

这个世界是汉末乱世,是群雄逐鹿的三国时代。

可他穿越的有些潦草,不会武功,不懂军事,还没有系统。

最悲催的是,他连个世家的身份都没有,这出身还不如草鞋开局的刘皇叔呢。

“蓝田你怎么了?”甘倩见他一脸呆滞,马上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我...吾现在没地方可去,你们能否收留我?”蓝田学着电视剧里的口吻说道。

“这事我做不了主,得阿爹决定才行...”甘倩犹豫了一下。

甘倩莲步走到外面堂屋,父亲甘吉早就等在那里,刚才两人的对话被他听了个明白。

“阿爹,蓝田他能不能...”甘倩欲言又止,害怕父亲不答应。

“庄上刚被曹兵洗劫一空,那点余粮就够咱爷俩过冬,明年春耕还得找人借种子呢。”甘吉委婉地说道。

屋内那蓝田骨瘦如柴,在自己家这种拮据的情况下,多一张嘴是非常不容易的,这父女俩起善心就得挨饿。

“我...我可以去野外找野菜...”甘倩不忍地说道。

现在整个王家庄十室九空,寻常连个说话的人都难找,甘倩见蓝田与他同龄,于是生出了怜悯之心。

“现在外面天寒地冻,就是剥树皮挖草根也不易,罢了...”甘吉回想起半个月前的浩劫,自己父女现在还能存活人世,心说还是行善积德好。

甘吉原是王家庄的佃农,主家就是庄上的地主,这两年京雒地区过来不少流民,自己的主家很快就变得富庶。

曹兵过境时,甘吉与女儿到村外浣洗衣物,意外地躲过了这一劫,但殷实的主家因为护粮,被贼兵无情屠杀,除了掠尽所有财物不说,库中的粟米也颗粒不存。

甘吉家虽然也被贼兵袭掠,但进屋一看家徒四壁就没了兴趣,所以甘家藏在地窖中那点粮食,幸运地保留了下来。

曹兵走后,小沛的官吏来庄上安民,甘吉帮着收殓尸体下葬,顺带捡了不少衣物回家。

这个冬天虽然会挨饿,但是最起码不会受冻。

蓝田在床上躺了两天寒症自愈,这个命硬的家伙让甘吉啧啧称奇。

甘倩每日用粟米粥给他充饥,这厮总觉得腹内空空没吃饱,但人在屋檐下哪里还好意思多吃多占。

“阿姐,咱这附近有河吗?我们去弄点鱼来吃。”蓝田下地后特别想吃荤。

这厮病愈之后甘倩帮他梳妆了一番,竟然还是一个眉清目秀的俊俏小伙,甘吉见蓝田约么十五岁,又跟甘倩相处得十分融洽,于是就将他认作义子,寻思来年种地干活家中也多个劳力。

蓝田知道在这个时代,活下去就已经不错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可这厮是农大硕士,即便不能和其它穿越者一样纵横捭阖,也总不能为了吃的发愁吧?

甘倩省出口粮来给他吃,蓝田都暗暗记在心里,有恩不报那是畜生。

“庄东头有条小河,我都是去那里浣洗衣物,只是现在外面下着大雪,下河去抓鱼不得给冻坏了?”甘倩说道。

“嘿嘿,我有办法的。”蓝田神秘地笑道。

在蓝田穿越前的世界,短视频平台十分火爆,他特别喜欢荒野求生类的作品,从那上面这厮可学了不少知识。

现在虽然条件是差了些,但是还不至于回到原始社会,最起码还有麻绳刀具之类工具。

甘吉家中粮食很紧张,蓝田不能学那些钓鱼达人做窝子直接钓,他用藤条树枝编了几个陷阱篓,随后在河边选了几个位置固定下来,然后就带着甘倩准备离开。

甘倩看得一脸懵,“这就行了吗?咱们不用守着?”

“不用在这里挨冻,咱们明天再来看看。”蓝田咧嘴一笑。

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甘倩突然将蓝田一把按在地上,这厮竟然被一个女子一按就倒,那身体之差可想而知。

“小弟当心,贼兵又来了。”

不远处大道上一支人马冒着风雪在行进,甘倩被半个月前曹兵的行为搞怕了,这个举动属于是下意识的反应。

蓝田虽然是农学硕士,但他对于历史也有所涉猎,心说曹操屠徐州退兵是因为吕布偷家,应该不可能短时间回来的。

这个地方叫小沛,莫非是刘大耳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