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治疗黎海天

听到黎九川的话之后,叶天微微一笑。

海盗紫珍珠,不正是带着史莱克七怪,前往海神岛的那位吗?

这大陆真是小,没想到在这东海之滨,还能碰到剧情中人角色。

好在只是一个小角色,即便是相遇,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影响不了他继续呆在东海之滨,苟下去的目标。

“或许,这些海盗,是针对你们黎家来的。”

叶天抬头,淡淡地望着黎九川。

黎家几十年来,经营船只,与海盗们结下不少杠子。

如今黎家族长性命垂危,这些海盗自然不会放过好机会,来刮黎家一刀,捞一些好处。

甚至有可能,黎家这颗美味果实的坚固外壳,会被戳破。

里面,可都是极尽奢华的美味啊。

黎家经营海上生意几十年,财富不比东海城四大家族少。

几百万金魂币肯定有。

也够海盗们赚得盆满钵满了。

面对如此庞大利益在眼前,海盗们想不动心都难。

听闻叶天的话,黎九川神色不太好,轻叹一口气:“希望我黎家,能够挺过去吧。”

对此,叶天并没有表示要出手相救的意思。

他与黎九川无亲无故,不想掺和太多。

只想完成自己的诺言,救治黎九川的爷爷。

至于其它,就让黎家头痛去吧。

一旁的周龙上前一步,躬身道:“少爷,现在怎么办?”

他手指轻动,打了个暗语,询问是否要攻击。

为了防御,潜艇在来的时候,携带有八枚鱼雷。

这些鱼雷虽说没有憾山破海的超强威力。

在海上可能连魂斗罗级别的海魂师,都杀不死。

但若只是用来对付木制战舰,那真是太容易了。

随便一发,就能将海盗船底打个稀巴烂。

对方还找不到,攻击来源在哪。

叶天抬起手,轻笑盯着周龙,摆摆手。

“还能怎么办,咱们可打不过,绕道吧。”

周龙哪里还不知道,这是少爷不想惹麻烦。

旋即躬身道:“属下明白了。”

黎九川看向叶天,表示道:“金鳌岛后山,有个我黎家的秘密港口,可以从哪儿进岛。”

“好,九川你到驾驶舱带路吧。”叶天轻点点头。

绕过海盗组成的舰队后,在黎九川的带领下,潜艇很顺利抵达了金鳌岛秘密港口。

随后,潜艇上浮,将叶天等人送上岸。

叶天回首对潜艇的指挥官道:“你们先沉下去,以免被人发现。”

“是!”

指挥官恭敬地向叶天回应。

交代完潜艇指挥官之后,他跟上众人的步伐,前往黎家。

金鳌岛实际上不大,有一半是陡峭的山,剩下的一半土地,坐落着城墙高大的城堡。

放眼望去,城堡上戒备森严,每隔一米,都有士兵把守。

此也说明,黎家已经认识到,即将到来的危机。

守城的士兵,显然认识黎九川。

靠近城墙之后,小门很快被打开。

等叶天走进小门之后,才发现,黎家的城堡采用复式结构。

里面还有一道城墙,防守森严程度,丝毫不亚于外面那道。

这让叶天暗暗颔首。

黎家不愧是在海上经营百年而不倒的家族,单单是这两道城墙,就足以抵挡数轮攻击。

走过第二道城墙之后,黎九川按奈不住归心似箭的心情,加快步伐,向祖宅走去。

叶天好奇地打量着城堡内的建筑,街道狭隘,甬道繁多,稍加不注意,就有可能在其中迷路。

打量着,黎九川已经快没影了。

叶天这才收回心思,快步跟了上去。

进入祖宅后。

叶天一行,迎面碰上一位消瘦老者。

老者面容焦灼,来到众人身边,看向黎九川。

“九川伱可回来了,外面这么危险,我正打算派人寻你。”

黎九川上前安慰道:“我只是去了一趟东海城,二长老不用担心,我爷爷怎么样了?”

听见黎九川的询问,老者默不作声,哀叹一口气。

“昨日醒来过一次,神志依旧有些不清,喝了些许粥米。”

说完,老者又陷入一阵沉默中。

族长的事,九川也知道,无需多言。

看到二长老的神态,黎九川只觉得脑袋炸开一般,再也听不进去半分言语了。

她红着眼眶,快步爷爷的卧室。

叶天紧跟其后,来到一间装修奢华的卧室。

梨花木制作的大床上,一位灰白发色的中年人,躺在床上。

看其相貌,至多四十岁。

但面容若枯骨,像是油枯灯尽。

对此叶天并不觉得奇怪,斗罗大陆的人普遍结婚较早,再加上对方已是封号斗罗,寿命几乎比普通人多一倍。

看上去年轻,实属正常。

黎九川看了爷爷一眼,红着眼眶回头望着叶天,努力克制着自己颤抖的情绪,道:“拜托了。”

叶天郑重点点头。

走上前去,将手搭在黎海天的脉搏上。

脉搏跳动微弱,连普通人的也不如。

感受到丝丝毒气,从脉搏里散发,叶天脸色变了变,抬头道:

“你爷爷,到底中毒多少天了?”

这个问题,黎九川从来没回答过。

此刻,黎九川才第一次慢吞吞地说出来:“半、半年。”

听到这回答,叶天只觉得头皮发麻。

还真是能拖。

不过仔细想下去,就能理解了。

黎家只有黎海天一位魂斗罗,若是他出事的消息传出。

恐怕黎家现在,早已是平地了。

能隐瞒半年时间,也够辛苦黎家的。

这半年来,对方估计请了不少名医。

否则也不会,打听到他头上来。

想清楚这些,一切都解释通了。

黎九川眼眶红红的,小手贴在胸前,颤抖着询问:“我爷爷,他……”

“我不是没说节哀嘛。”叶天轻佻地说了一句。

让对方的神情缓和了不少。

但下一句,又让黎九川的心提上来了。

“你爷爷病情问题很大。”

“不过幸好有我。”

黎九川心又放了下去。

胡列娜忍不住站出来吐槽:“好家伙,你隔这玩滑滑梯呢,一阵又一阵的。”

“缓和气氛。”叶天伸手淡然道。

随后,他开始着手治疗。

祭出武魂太乙神针,夹在食指和中指间。

他先前所说,并不是虚言。

黎海天身上的问题真的很大。

刚刚到来时,他便发现,黎海天所中的毒,并非牙毒海狮一种。

还有一种致命毒素,来自冥河水母。

冥河水母身上携带的毒素,只需要十分之一滴,便能毒死一头牛。

这种水母,一般生活在深海之中,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叶天猜测,大概是牙毒海狮,刚刚捕食完冥河水母,便被前来捕捉魂环的黎海天碰到。

被牙毒海狮咬伤之后,沾染了其毒素。

牙毒海狮,作为魂兽能够化解冥河水母的毒素。

但黎海天,就倒霉了。

水母毒素,极容易侵蚀大脑。

这便是黎海天,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

若非他是封号斗罗,抵抗力强大,恐怕早已经归西了。

但对方默默熬了半年,毒素早已侵蚀到五脏六腑,也够难办的。

今日有得忙活了。

叶天轻轻将太乙神针,插入黎海天眉心,引导金色魂力,进入其体内,复刻他体内经脉网络。

只有在清楚经脉网络之后,才能对毒素进行围追堵截,逐步清理。

就在这时,一伙人忽然走进卧室。

为首的一名,是一位身材火爆的少女,嘴角还有一颗痣。

少女双手搭在双胸上,神色不善看向叶天:“你在干什么!敢对我爷爷动手!”

旋即,她颐气指使盯着黎九川,温怒道:“黎九川你个贱货,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竟然带外人过来,想谋害爷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