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黎九川的请求

“刚刚认识?”胡列娜露出疑惑的神色。

“是呀。”

叶天轻拽了拽胡列娜金色的秀发,令她吃痛一声,忍不住皱着秀美,将目光投来。

他指着蓝色长裙少女解释说:“这位叫黎九川,是金鳌岛黎家的人。黎家的船队在东海之滨很有规模,与我有生意上的往来。”

“所以,你是来这儿做客的?”听到这话,胡列娜略微扫视黎九川皙白的侧颜,略微放松了警惕。

身子不由得向叶天靠拢,来显示两人‘特殊’的关系。

对方不请而来,目的性很大。

她必须要好好防范。

旋即,胡列娜又察觉到自己的心理变化。

呆滞片刻,自己的醋意有些明显啊……

黎九川迈着优雅步伐,来到胡列娜身前,微微行礼,嫣然一笑:“算是吧,不过我主要来意,是想请叶天前往金鳌岛做客。”

说完,美目含着期待,撇了叶天一眼。

叶天对此并不感冒。

去金鳌岛做客什么的,他才没有兴趣。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他若答应前往,势必要带一些护卫,来保护自身安全。

如此一来,隐藏在暗处势力,就有曝光的风险。

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另一方面,如果黎家只是单纯的联络感情,则完全没必要。

生意上的往来,皆以利字为先。

他的商品,搭上黎家的船队,能够运到远方,售卖更多的钱。

这完全是互惠互利的存在。

只要这其中利益存在,两方完全没有翻脸的必要。

倘若没有这种利益关系,再联络感情,也没有用。

叶天指了指旁边的比比东,委婉推脱道:“我姐姐刚从远方回来,我并不想离家,恕我不能答应。”

这是半句实话。

姐姐在家,不远游。

听到这话,胡列娜脸上美滋滋地笑了。

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不少。

看来黎九川,在叶天心中的分量,也就那样嘛。

她双手簇在身前,一副淑女样,嘴角划过一抹弧度:“真是抱歉了呢,黎小姐。”

胡列娜的话,像是胜利者,在微笑。

比比东亦是饶有兴趣地用玉手抵着额,目光在叶天和黎九川面前,来回移动。

听到叶天的话,黎九川愣了片刻。

以她的容貌,从小到大,还从来未被人拒绝过。

不过当她抬头重新审视,叶天身旁的二女时。

从中找到了几分答案。

叶天身后,不苟言笑的淡紫色长发女孩,如同一位冰雪美人,样貌与她相比,有过之无不及。

黎九川没想到,叶天帅气的棱角分明,连他的姐姐,也是天下少有的绝色。

真不愧是一家人,基因强大。

她双眸又投向叶天旁边,微笑着的金发少女。

对方亦是美不可方物。

可爱中带着些许狐媚,整个人看上去,魅力满满。

不得不承认,自己比不上。

见到二女的相貌,黎九川有些不自信了。

但转又想到,自己不是来比容貌的。

赶忙暗自摇摇头,黛眉间闪过一丝可怜,轻叹一声道:

“我请叶天少爷你,去金鳌岛,实际上是有要事相求。”

“什么事?”叶天手从胡列娜秀发上拿开,上前一步询问道。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黎家的船只遭到了海盗袭击。

可这发生的概率,很小。

黎九川的爷爷,黎家族长黎海天,可是八十九级魂斗罗的存在。

而且本身是一名海魂师,在海洋内,能展现出的修为更恐怖。

根本没有哪支不长眼的海盗,敢与黎家作对。

这也是当初,叶天选择与黎家合作,运输货物的原因。

黎九川神色黯淡,身子前倾,准备趴在叶天耳边诉说。

然而动作还没有到位,胡列娜一把将叶天拽道自己的身后。

卡姿兰大眼睛中,带着警惕,语气有些不自然道:“又没有外人,什么事,大声说出来就是了。”

顿了顿,她小声对叶天说:“小心别人心存不轨。”

见胡列娜如此动作,叶天略显无奈,不得不说,娜娜妹妹的力气真大。

一下子就把他甩到身后去了。

或许娜娜妹妹这是为自己好。

他干笑一声,从胡列娜身后走出,看向神色黯淡的黎九川。

“抱歉哈,我这个妹妹,太警惕了。”

“没有关系,是我唐突了。”黎九川提起一丝惨淡的笑容,摆手说。

她知道自己与叶天的关系,很单薄。

甚至连面缘都没有,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蝴蝶农场,与叶天见面。

倘若自家,不是叶天生意上的伙伴。

或许连叶天的面,都见不到。

她双眸中带着复杂,最终决定坦诚相待,伸手再次行礼道:

“实不相瞒。我这次前来,是想请您,过去医治我爷爷。”

“我爷爷为了晋级封号斗罗,前往深海猎杀三万年魂兽牙毒海狮,在战斗过程中,身负剧毒。”

“开始时没有发觉,在吸收魂环回家之后,每日都能感觉到心肺剧裂的疼痛,印堂越发的邃黑。每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

她双眸真诚地看向叶天:

“还请叶天少爷看在两家生意来往的份上,前往金鳌岛救治我爷爷。我黎家愿意付出百万金魂币报酬!”

听到这儿,叶天皱了皱眉头。

黎海天中毒?

这可是大事。

金鳌岛地处航道要冲,位置极为重要。

不知道多少海盗在盯着这一片黄金地盘,黎家之所以能够在群狼环伺之下,屹立不倒。

就是因为黎海天乃是八十九级魂斗罗,在海洋之中,甚至能发挥出封号斗罗的威力。

如今黎海天身受剧毒,那些海盗们怎会老实安分?

定然会对金鳌岛黎家有所图谋。

这一趟金鳌岛之行,恐怕不止是单纯的治病,那么简单。

刀光剑影,在所难免。

想到此,叶天心中摇头,他并不想参与其中。

百万金魂币,对他来说,也就是毛毛雨,根本不入眼。

利益与风险不匹配,还是不去为妙。

更何况,他最大的梦想,不过是安静呆在东海之滨罢了。

叶天盯着黎九川的美眸,故作轻叹:“我年纪轻轻,医术实在是浅薄。在东海之所以名声斐然,不过是我经常免费为大家治病,被感恩戴德罢了。”

他摊手道:“实际上我治疗的病,不过是发烧感冒、跌打损伤,实在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你爷爷因牙毒海狮而中毒,但我从来没有见过牙毒海狮,更没有治疗中毒的经验。”

他坦然道:“所以,实在是抱歉,恕我无能为力。”

听到这儿,黎九川愣了片刻,旋即咬咬牙道:“我黎家愿意付出,牙毒海狮的魂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