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菊月关带来的信

看到娜娜神色中的失落感,叶天将碗放在石桌上,神秘兮兮笑道:“别伤心,中午我亲自给你做好吃的,农场中的火灵鸡可香了。”

胡列娜的眼睛忽然亮晶晶起来,身子向前凑了凑,鼓着嘴说:“可不准反悔。”

叶天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好,还用拉钩发誓吗?”

“也不是不可以。”胡列娜掩嘴轻笑。

就在这时,一位工作人员,走进院落来,径直走向比比东。

恭敬地弯腰行礼道:“大小姐,农场外有一位青年,说是你的朋友,在门口等您。”

听到工作人员的话,比比东心中一惊,神色也是变了变。

农场门口,不会是叶天姐姐的朋友吧?

如果是,她岂不是有暴露的风险?

不过转又一想,叶星澜在武魂殿当侍女,已经五年没有回来过,连叶天自己都不记得姐姐长什么样。

想来那位朋友,也不会记太清。

比比东很快收回脸上的惊讶神色,从容地向工作人员询问道:

“那人自报姓名了吗?”

姓名必须知道,否则的话,真就露出破绽来了。

工作人员回答说:“回禀大小姐,那人说,他叫关月。”

听到这个名字,比比东黛眉一挑。

翘着的雪白大长腿分开,缓缓站起身来,看向旁边的叶天。

“小天,我去见见那位朋友。”

“老师,我陪你一块吧。”

胡列娜赶忙从座位上起身,悠着手说。

听到关月这个名字,她大致已经猜测到老师这位‘朋友’的身份。

叶天浑不在意地摆摆手,笑道:“姐姐,记得留你朋友留在农场吃午饭,我去准备一下中午所用的食材。”

比比东颔首答应,带着胡列娜一起,迈着大长腿,走出农场小院,经过水泥大路,来到农场大门前。

当她看到对方那金色头发前,有一穗银白时,心中已经了然,是菊月关无疑。

眼前的菊月关,已经换了一身较为普通的服饰,然而发色和黑眼圈太有辨识度了。

“月关叔叔,你怎么来了?”胡列娜轻快地走到菊月关面前,用肩膀撞了撞对方,小声笑道:“我递给你的秘信收到没?虽然有几年,没写过密信了,但格式还算准确吧?”

给教皇殿骑士团成员写信所用的密码,是前些年胡列娜在武魂殿学院上通识课时学的。

她以修炼武魂为主,这些通识知识,基本没怎么用过。

如今用起来,倒是有些生疏。

月关淡然一笑:“殿下天赋卓越,写得当然准确无误。”

一旁的比比东,却是眼眸冷淡,声音也带着丝冰冷:“有何事?”

如果没事,菊月关不会擅自找她。

菊月关对教皇冕下的冰冷习以为常,毕竟对方一直以这幅面孔见人。

他微微躬身,尊敬无比道:“我原本想传信给教皇冕下的,不过这座农场的防守实在是太严格了,所以我只好擅自做主,扮作冕下您的朋友亲自来了。”

他默默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拽,说道:“这是圣骑士团,在巡视天龙城武魂主殿时,递来的密信。”

骑士团除了负责拱卫教皇殿之外,还兼有视察职责,缉拿不法。

比比东黛眉微挑,纤细的手掌接过信,打开仔细观看。

越看,胸膛越是起伏,拿着信的手,都不觉然用了几分力气。

最终将密信揉成一团,俏脸上尽是愤怒之色:“岂有此理!”

看到老师的神色,胡列娜上前询问道:“月关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菊月关解释说:“天龙城武魂主殿殿主孙才,在当地强抢民女。

民女的家人前往交涉,被孙才派人,将他们暴打了一顿。

万般无奈之下,民女家人准备前往武魂城告状。

孙才得知后,竟然当场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对方全家人击杀!

还扬言,在天龙城,就是他孙才说得算!”

“什么!那孙才也太可恶了!”胡列娜惊异,没想到武魂殿中还有这等败类存在。

比比东面露寒霜,看向菊月关:“这种性质恶劣、严重影响武魂殿声誉的事情,还用问我?撤去其职位,拉到菜市场,斩首示众!”

菊月关小声道:“孙才的家族,在天龙城颇有势力。从武魂殿士兵长官,到各个职位,都是孙家的人。在当地巡查的执法骑士团,根本不是其对手。”

“那你就亲自过去!”比比东怒甩衣袖,冰冷说。

面对恶劣之徒,绝没有姑息的道理。

菊月关道:“这其中还有难办的一点,孙才是长老殿五供奉千钧斗罗的亲传弟子。实际上,天龙城前些年就有好些人,向冕下您写了许多举报信,都被五供奉压下来了。这也是执法骑士团过去探查之后,才发现的。”

“这件事五供奉知道压不下去,所以亲自给冕下您写信,不要过问天龙城的事,他会亲自教训孙才。”

说完,菊月关将五供奉的亲笔信,递给比比东。

但比比东,看也不看,冰冷的眼眸盯着菊月关。

“五供奉亲自教训?这是明摆着要包庇孙才!”

“我现在亲自以教皇的名义给你下命令,立刻带着教皇殿圣骑士团,将孙才绳之于法。至于长老殿有何反应,你不用管。”

“我明白了,冕下。”菊月关右手搭在胸前,行礼转身离去。

望着菊月关的背影,比比东俏脸尽是寒霜。

长老殿,真当她是个任人摆布的傀儡教皇么?

那她就让供奉们看看,她究竟有没有实力!

比比东望着远方,陷入沉思之中。

各武魂分殿的专权行恶的弊端再不解决,恐怕真如叶天所说,不出三年必灭亡。

这些弊端必须要改变!

胡列娜来到比比东身边,面露担忧道:“老师,这样会不会导致教皇殿与长老殿撕破脸面?”

“不会。”比比东淡然道。

千道流那个老东西虽说可恶,但不会让武魂殿在表面上产生分裂。

至于两殿的合作?

反正从来没有过。

她也不期待。

“走,我们回去。”比比东朝胡列娜招招手。

等天龙城的事件解决,再传到武魂城长老殿耳中,大概已经是一周后了。

在这期间担心,只是给自己徒增烦恼。

……

两人回到农场小院外,看到叶天正在用铲子,制作土灶。

叶天抬头,也是看到面色不太好的二人。

好奇地询问道:“姐姐,娜娜,你们怎么了?”

胡列娜叹口气道:“从老师朋友那儿,听闻一则悲惨的消息。”

“姐姐你朋友呢?怎么没跟你一块回来?”叶天询问说。

比比东淡然笑道:“他经商回来,路过这儿,顺带看看我。急着回家找家人去了。”

“原来如此。”叶天恍然,手上铲土的动作不停,笑看胡列娜:“什么悲惨的事啊,伤心成这个样子?”

胡列娜叹声道:“天龙城武魂殿殿主,残忍地杀害了一家平民。”

听到这话,叶天手中的动作停止了片刻,脸上的笑容也无,漫不经心地问道:“对方遭受到武魂城方面的惩罚了吗?”

胡列娜撇了比比东一眼,道:“据说教皇冕下已经派人去天龙城,以冕下的性格,那位殿主必死无疑。”

“但愿如此吧。”叶天默默道。

胡列娜感慨万千,眼眸中尽是复杂:“真的没有办法阻止武魂殿各地殿主,胡作非为吗?”

叶天随口回应道:“有倒是有,只不过要看看比比东教皇的魄力了。”

“你有办法?”胡列娜震惊道。

此话一出,原本在低头沉思中的比比东,亦是猛然抬起头,看向叶天。

他,有办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