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东海城四大家族

胡列娜的脑海,一时间陷入混乱之中。

自己和叶天才认识一天啊!

可以说完全没有互相熟悉!

但这又是老师的命令……

让她陷入艰难的抉择当中。

看到挣扎神色的胡列娜,比比东笑笑,抚摸着她肩膀安慰道:

“老师只不过是提议一下,你也算是我半个女儿,我不会强迫你,做违背自己心意事情。”

打心底,她很愿意看到叶天和胡列娜在一起。

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这无疑是最佳的联姻。

既能拉拢叶天,也能给娜娜找一个好归宿。

胡列娜是未来的教皇继承人,天赋卓越,相貌亦是佼佼,叶天娶了她,也不算亏。

不过这一切,终究要看胡列娜的个人意见。

作为一位人生坎坷的经历者、失败的母亲,她不想再成为一名失败的老师。

听到老师温柔的话,胡列娜感到一阵心暖,仰头认真道:

“老师,我明白你的意思。叶天的确很出色,可结婚这种事情,需要双方相互了解,还请老师给我一段时间,来了解叶天。”

比比东抚摸着胡列娜秀发,轻点点头,道:

“好,那就定下一月之期。这期间,你可以多和叶天交流,或者多考验他一下。”

“如果你愿意,那我便由我做主,将你许配给他。”

“倘若觉得不合适,也没关系,我再从武魂殿中选拔出一位出色的少女来,嫁给叶天。”

听到这儿,胡列娜心中的小鹿,猛然一跳。

毕竟是婚姻大事,一个月时间,是不是太仓促了些?

但她知道,这已经是老师格外恩许。

让她有试错的机会。

叶天对武魂殿很重要,必须要拉拢过来。

若是换做其他人当教皇,恐怕就要直接定下婚约,根本不容她反驳。

胡列娜望着窗外月亮,点头答应:“老师,我知道了。”

良久,她回过神来,想起今日小欣的事情,道:“老师,东海城武魂分殿太可恶了,我们就这样放置不管吗?不如让月关叔出面,了结周家。”

说这话时,胡列娜不带一丝感情,甚至双眸有些冰冷。

尽管在叶天面前,整天笑哈哈的,但她手上的人命,可不算少。

比比东云淡风轻地摆摆玉手:“解决东海城武魂分殿一个家族,并不能解决全大陆武魂分殿的问题,月关以官方身份行动,反而会对其他城市的家族打草惊蛇。”

“不用着急,周家孙子被小天废掉武魂,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派人回来报复。”

“我倒是有点期待,小天会如何解决这个棘手问题了。”

胡列娜点头明白,抬起手道:“我知道了,老师你是想考验一下,叶天哥哥的能力。”

比比东笑笑,不可否置。

“时间也不早了,赶快休息。”

听到这话,胡列娜笑嘻嘻地搂着比比东柔软的腰肢,贴了贴:

“和老师一起睡觉,真好。”

“多大的人了,还这样缠着老师。”比比东用鼻音发出一声轻责,心中则是言不由衷宽慰,她真是将自己的所有母爱,都给了娜娜。

……

东海城。

周家,议事堂。

堂中传来阵阵鞭打的惨叫,几名医者恐慌地跪在地上,不敢直视主座上的精瘦老者。

“废物,都是废物!”精瘦老者怒目圆睁,身上散发出魂斗罗级别的强大威压。

他便是周家族长、东海城武魂分殿殿主,周乾坤。

堂前挨着鞭子的医者,面容扭曲,嚎叫道:“周殿主饶命啊!周公子武魂被废,我实在是无力回天呐!”

谁能知晓,周武带着魂帝护卫,前往乡下一趟。

居然被废武魂,而且被打成了植物人!

抬回周家时,连说话功能都丧失了。

周乾坤听见医者的辩解,脸上青筋暴起,宽大的手掌蓦然一拍,砰的一声,旁边的檀木桌,直接破碎。

“你们这些庸医!来人!把他们压下去,我大孙子今天若是醒不过来,让全部处死!”

此话一出,医者方面集体跪下求饶。

然而却没有一人站出来,替他们求情。

下一刻,从门外走来一队穿着黑色盔甲的士兵,直接拖着一众医者的大腿,将他们拖出议事堂。

没了医者的惨叫声,议事堂中顿时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发话。

谁人不知,周武是周家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人,也是周乾坤最得意的孙子。

周武出事被抬回来时,族长周乾坤甚至气急攻心,吐了好几口血。

此刻替医者求情,不是往枪口上撞么?

这时,一位带着白色冠冕的中年壮男走出,脸上的愤怒几乎要溢出来。

他是周武的父亲,周斗破。

周斗破神情愤怒的看向周乾坤,跪下说:“父亲,这就算了吗?小武可是你最得意的孙子啊!”

自己的儿子被打成植物人,周斗破心中也不是滋味!

他周家乃是东海城四大家族之首,更是东海城武魂分殿主的世代传承家族!

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打他家的注意!

“当然不能这样算了!”周乾坤鼻中喷着怒火,老脸皱得足以夹死蚊子:“真当我周家是好欺负的!”

他双手握成拳头状,咔咔作响:“这次,我不仅要夺走叶天的所有财富,还要让他为武儿偿命!还有他的姐姐,要永远地成为武儿的奴隶!”

说完,他看向议事堂角落里跪着的人,声音威严道:“黑疤,你且上前来,说说叶天修为如何?”

黑疤诚惶诚恐地上前道:“殿主,小的并没有看到叶天出手。但他身边的一个魂帝,却是拥有紫、黑黑黑黑、红的魂环配置!还请殿主从长计议,叶天此人恐怕不简单!”

周斗破不屑道:“这莫不是你逃避责罚的理由不成?即便是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都不一定能承受十万年魂环的反噬!你说他身边一个六环魂帝,有这等级别的魂环配置,真是太荒谬了!”

黑疤直接跪在地上,头点地道:“殿主、大少爷,属下所言,句句属实啊!”

周乾坤怒摔衣袖,冷哼道:“老夫身为武魂殿分殿殿主,即便是强如武魂殿,也从来没见过其中出现如此妖孽人物!你这瞎了眼的护卫,一定是被什么魂技,给迷惑住了!”

“整天搁这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

听到此言,黑疤恍若明悟。

是啊,魂帝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魂环配置?

这一定是对方的迷惑战术。

黑疤暗暗后悔,早知道应该直接派士兵发起进攻,说不得叶天就被拿下了!

他深知周武被打成植物人,自己罪责难逃,赶忙跪下来道:

“族长,这次攻打叶天,我愿意担任先锋!”

“看在你为我周家忠心耿耿的份上,暂且允许你戴罪立功。”周乾坤甩袖,轻哼一声。随后扫视议事堂周家众人,冷冰冰的道:

“传老夫命令,召集家族所有强者,三日之后,缉拿叶天!”

周斗破担忧道:“父亲,只动用我们家族的力量,是否有点不保险?那个叶天,能在三年内崛起,不想是没有实力的样子。”

“哼,老夫早已与城中另外三大家族通信,三日之后我四大家族共同覆灭叶天!瓜分他的财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