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凶手是武魂殿的人?

“烈酒?”陈坚摇了摇头,面露难堪:“农场中都是农人,没人喝酒,所以没有储备。”

“这就难办了。”叶天轻叹口气,查看小欣的脉搏,对方可坚持不了太久。

叹息间,胡列娜站出来询问说:“麻醉是让她陷入昏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试试。”

叶天眼前一亮,点头道:“对,是这样的。”

“好。”胡列娜迈着洁白大长腿,来到小欣身前,弯下腰,纤纤玉手摁在她的头顶。

心中默念:“第二魂技,魅惑。”

一道粉色的魂力,以她右手食指为中心,在小欣身上荡漾开来,覆盖她的全身。

技能一出,小欣的胸膛起伏渐渐归于平静。

这就是魅惑的作用,可以使对方陷入短暂的昏迷之中,与麻醉剂有异曲同工之用。

“好了。”胡列娜站起身来,轻松道。

这点小事,对她来说,完全是举手之劳。

叶天的注意力全放在小欣身上,听到旁边胡列娜确认完成麻醉之后。

他第一时间,操纵太乙神针,在小欣的大脑皮层内,对破损的经脉进行桥接。

在叶天的操作下,太乙神针的针尖上,出现数条比发丝还要细的魂力细线。

这些魂力细线,极为的坚韧。

可以在人体内停留半月之久,半月之后,便会缓缓消散,化为身体的养料,是最佳的缝合线。

叶天在自己的精神脑海当中,确定完经脉缝合路线之后。

深深提起一口气,闭上双眼。

完全凭借精神力的记忆回路,来缝合破损的经脉。

小欣的大脑皮层深处,金色细线宛若游走的精灵,在经脉管上来回的穿梭。

五分钟之后。

两处破碎的经脉,终是缝合完毕,严丝无缝。

而叶天的额头,已经露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时间虽然短,但每一线,都需要耗费极大的精神力量来控制。

即便是他拥有顶级武魂太乙神针,如果没有强大精神力作为依托的话,此刻恐怕要昏厥过去了。

一直盯着叶天的胡列娜,见缝合完毕。

拿出带着忍冬香味的手帕,帮他拭去额头上的细汗,抬头询问道:“小欣怎么样?”

叶天松一口气道:“暂时脱离危险了,不过她的血液流失太多。”

听到这话,陈坚心头一紧:“小欣失血太多,恐怕命不久矣。”

叶天看了陈坚一眼,道:“所以,要给她输血,才能存活。”

“输血?”陈坚诧异:“少爷,还能给小欣输血?”

这可是医书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内容。

医书上只记载,如果一个人失血过多,那么他必死无疑。

从来没有提过,还能输血续命。

不愧是叶天少爷,懂得真多。

胡列娜一脸肉疼伸出手臂:“我跟她一样,都是女生,抽我的吧。”

为了救眼前这个小妹妹。

失点血,也是值得的。

这给叶天整笑了:“不是什么人的血,都能用的。血液也分型号,只有同型号的血,才能相互输血。”

“一般来说,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型号,有传承关系,匹配几率最大。”

胡列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原来如此,可是血液型号怎么测试?血液不都是红色的吗?”

摸不着头脑,叶天哥哥懂得可真多,且都是她闻所未闻的知识。

“当然,肉眼是观察不出来的。”叶天轻笑一声:“不过由于我武魂的特殊性质,测试出血液型号,并不是什么难事。”

听到叶天的话,六神无主的阿信颤颤巍巍地走向前,伸出手道:“叶天少爷,抽我的吧。只要能救我的女儿,抽多少都行。”

“还有我。”小欣母亲温柔地瞅了小欣一眼,目光坚定道。

叶天却摇摇头:“小欣至少需要两千毫升血,而你们血型如果匹配的话,也只能贡献出二百毫升。”

这个时代的平民们,因为营养不良,都是瘦弱不堪。

抽二百毫升血,已经是极限。

再多,就该有害健康了。

叶天朝陈坚道:“陈老,去号召一下农场工作人员过来献一下血吧。”

陈坚点点头:“好的。”

农场的工作人员,好多都见过活泼可爱的小欣。

又有叶天主张,献血很是踊跃。

叶天用太乙神针挨个测试,很快凑齐了所需血液。

他并没有白白地让工作人员鲜血。

暗地嘱咐了农场负责人陈坚,在月底给献血之人,每人发两枚金魂币。

两枚金魂币,足以让五口之家,吃用五月了。

是农场工作人员的数倍月工资。

此举,也算给有爱心之人,一点奖励。

他将血包放在一旁,注意力再次放在小欣身上。

深吸一口气道:“接下来,就是缝合胸前的伤口。”

他用锋利的小刀割开已经与血肉粘连在一起,凝成血痂的衣物。

用少量的清水,清洗伤口。

皙白的皮肤上,一道三个爪痕的攻击痕迹,格外醒目。

这让阿信夫妇,忍不住流着泪,转身不忍直视。

就连胡列娜,都扭过去头,明明那么小的孩子,实在是不该经历这惨痛的事。

爪痕虽说醒目深刻,但毕竟是皮外伤。

这种伤势,对叶天来说,是最容易处理的。

他先是用金色的魂力,帮忙滋养血肉。

一双修长的双手,掐着太乙神针,飞速地在伤口上游走。

不到三分钟,小欣胸前的三道伤口,已然缝合完毕。

而且不仔细看,根本不会看到伤口。

女孩子总是爱美的,叶天也是照顾到这一点,缝合得非常细腻,以后不会留下疤痕。

随后,他拿出一根纤细的竹管扎破小欣手腕,与血包相连,为小欣输血。

之所以用竹管,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在斗罗大陆上,可没有医用塑料软管输液装置。

只好用竹管代替了。

叶天交代阿信夫妇道:“小欣已经安全无碍了,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移动。”

“你们家离农场太远,就先让小欣在农场养着吧。”

阿信夫妇感激万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又是跪下,连连磕头,念叨着做牛做马。

叶天看着二人,暗叹摇了摇头。

他们是斗罗大陆底层平民,悲惨的写照。

绚丽多彩的魂师、贵族世界,与他们没有丝毫关系。

有时甚至连最普通的馒头,都吃不起。

唯一存在的作用,就是给贵族老爷们多创造几个金魂币。

救小欣,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只是斗罗大陆上,其他地区的人,被可恶魂师贵族欺负的悲惨平民,谁来救?

想到这儿,叶天不觉然感到深深悲哀。

能待在东海之滨,保护好自己的姐姐,怕已是极限。

其他事情,他只能默哀,而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

农场小院外传来乱糟糟的声音。

农场工作人员有些慌乱的制止:“这里是叶天少爷的住所,你们不能进去。”

“滚!”一个阴翳的恶声传来:“东海城武魂分殿殿主的孙子,周公子的路,你他妈也敢拦?什么叶少爷,在周公子眼前,统统都是垃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