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狠毒的人

“辣辣辣!”叶天用手扇着舌头,眼泪都挤出来了。

魔鬼辣椒,堪称辣椒中的封号斗罗。

其辣度,即便是稀释一千倍,也能辣哭人。

这其中的酸爽……真是,难以言喻!

良久。

才缓过来的叶天,张着嘴呼哈呼哈地瞪着胡列娜。

“娜娜妹妹,你也太坏了。”

“哼。谁让你种植,这样的辣椒。”

胡列娜唇红了一圈,几乎有些浮肿,活像涂了一大圈口红。

她抱着胸,没好气将头扭向一边,看也不看叶天,尽量保持淑女状。

可辣椒实在是太辣了。

坚持淑女装没片刻,便与叶天一样,呼哈扇起舌头来。

眼泪也不争气地,从水晶般眸子中流下。

叶天:“……”

明明是你自己放进嘴里的好不好?

怎么怪在我头上了?

农场负责人陈坚笑着解释道:

“魔鬼辣椒,实际上是一种制作经脉锻炼丹药的材料,药理强劲,极为珍贵。虽然辣了点,但吃到没有坏处。”

“我嘴都肿了。”胡列娜捂着小嘴,泪水哗哗流淌。

当然,这是辣出来的。

她还不至于如此矫情。

真是太委屈了!

叶天无情嘲笑:“谁让你贪吃。”

“好啦。”比比东站出来拍拍手,制止二人越演越烈的争吵,提议道:“农场中有丰富的菜,不如我们来一场烧烤如何?”

听到烧烤二字,胡列娜委屈巴巴的脸,好受了许多,努力点点头:“好。”

如今,只有吃点好吃的,才能慰藉她受伤的心灵了。

叶天故作轻叹,朝陈坚招招手:“陈老,帮娜娜妹妹接杯牛奶,加冰,这样能减少魔鬼辣椒的灼烧感。”

说完,他撇见胡列娜红肿的唇,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娜娜妹妹现在的样子,真是太搞笑了。

“是。”陈坚虽说也想笑,但毕竟年龄大,心理段位高,能够忍住。

他点点头,转身去做叶天吩咐去了。

“你……哼!”原本听见叶天话,还带着一分感激的胡列娜,气急败坏。

哥哥竟然笑他!

气死啦!

“好啦。”叶天上前搂着胡列娜的肩膀,小声安慰道:

“我也不是受到你亲吻的惩罚,同样感受了魔鬼辣椒。

没事,喝杯冰镇牛奶,一会儿就好。”

胡列娜委屈的眼睛,抬头盯着叶天:“真的吗?”

“假的。”叶天扑哧笑出声,赶忙退到姐姐身后。

吃了魔鬼辣椒,浮肿的嘴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会消下去。

如果能那么快,就不叫魔鬼辣了。

胡列娜气的疯得般抓了抓金色秀发,歇斯底里大喊:“啊呀呀!”

真是要疯了。

以后再也不贪吃了,她暗自下定决心。

就在这时。

一身亚麻布黑袍,暗蓝色头发,名叫十三的中年男子,急匆匆走到。

与叶天对视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比比东胡列娜二人,欲言又止。

魂帝修为的十三,不仅是叶天贴身护卫,还是他组建的情报部门负责人。

“有事吗?”

胡列娜看出十三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询问说。

她从别墅出发前,见过十三一眼。

对方似乎是叶天的一个重要手下。

十三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叶天。

情报第一准则,秘密只能给上级诉说。

亲自制定情报制度的叶天,自然不会破坏这个准则。

他朝好奇的胡列娜打哈哈道:“大概是商业上的事,你们现在这儿呆着,我和十三商讨一下。”

比比东神色微动,看着叶天的背影,究竟是什么事,还瞒着她和娜娜?

胡列娜幽幽地凑到比比东身边,小声道:“叶天身上,还有秘密呀。”

叶天和十三的交谈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分钟。

谈完之后,十三便离开,远远地隐藏起来,护卫在工作的时候,不能让主人感到不适。

叶天则重新回到二女身旁。

胡列娜迫不及待地询问道:“哥哥,快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叶天只觉得有些牙疼,轻叹一声:“我们被武魂殿盯上了,两名盯梢人员的修为不低,皆是六环魂帝。”

他拿出一片看似普通的枫叶,展现在二女面前:“这是他们的暗号标记,上面看似虫蛀的洞眼,实际上一种暗语。”

胡列娜神色故作凝重:“暗语破解了吗?”

心里则暗暗吐槽,原来是自家人暴露了。

“没有。”叶天摇摇头:“得到的暗语太少,没有参考价值。”

“武魂殿那么好,肯定没事啦。”胡列娜镇定地拍了拍叶天肩膀,安慰道。

“但愿吧。”叶天不苟言笑,招手道:“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去农场小院歇息吧。”

“好。”X2

叶天的步伐很快,比比东和胡列娜故意放慢了脚步。

比比东若有所思道:“先前枫叶上的暗语,是我们教皇殿骑士团所有。两名盯梢的圣骑士,是娜娜你暗地派遣过来的?”

教皇殿骑士团,是武魂殿三大骑士团之首。

骑士起步修为,便是六十一级。

战斗力强劲,精通刺杀、盯梢、暗中保护。

不过让比比东有些郁闷的是,教皇殿最精锐的圣骑士,居然上来,就被叶天反侦察到了。

叶天拥有的情报组织,实力竟然还在教皇骑士团之上?

她对叶天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了。

“没有。”胡列娜摇摇头:“咱们这次出来,我可没有安排任何护卫。毕竟老师您,本身就是超级斗罗,安排这些圣骑士过来,也没多大用啊。”

她抵着精巧的下颚,思考道:“会不会是月关叔叔派来的?”

“咱们出来散心的消息,也就月关叔叔知晓。”

“一定是了。”比比东点点头。

菊月关那个家伙,对她的安全,总是格外的敏感。

以对方的性格,肯定在武魂城待不住。

怕是已经偷偷来到东海之滨,背地里保护她。

比比东动用魂力,从地上招起一片落叶,弹给胡列娜。

“用暗语告诉暗哨和月关,离我们远点。”

“好。”胡列娜点点头,动用魂力,很快在落叶上标记好暗号和魂力印记,扔在了地上,快步跟上比比东。

二女顺着叶天的背影,来到农场小院前。

刚好碰见两位神色焦灼,带着泪痕的农人,抬着一位留着淋漓鲜血奄奄一息的少女冲进来。

看到这一幕,比比东眉头一挑:“怎么回事?”

神色焦灼的农人,根本来不及理会比比东,便跪在了小院前。

一把鼻涕一把泪:“请叶天少爷,救救我们家小欣啊!”

正在小院门口,与农场仆人们闲唠的陈坚,第一时间走出来。

看到跪着的中年夫妇,他面露疑惑,询问道:

“你是阿信?怎么回事?”

阿信是农场旁边村落里的普通农户,在农场忙碌的季节,阿信曾过来应聘过几次临时工人。

所以陈坚有印象。

陈坚走向前,双眸一凝,看到了鲜血淋漓昏迷中的少女小欣。

对方昨日,还在农场中工作,负责养殖火灵鸡,今天怎么就会受了如此重的伤?

只见小欣额头淤青,小腹至胸膛上有三道长长的撕裂口,显然是被爪类攻击撕伤的。

他赶忙蹲下身来,拿起小欣的手,把脉观察。

神色渐渐凝重,脉象极其微薄,而且失血严重,怕是无力回天了。

小欣的父亲,名叫阿信的中年男子,看到陈坚后。

跪在地上,匍匐上前抱住陈坚的大腿,痛哭流涕:“陈老,还请救救我家小欣啊!”

“小欣今早去海魂山紫竹林离采集竹笋,运气好,挖到一枚千年紫血笋。

没想到居然碰到一位,带着护卫的东海城大族公子,对方看中了千年血笋,还要小欣当他的小妾!”

“小欣不肯,对方就下如此狠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