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追母鸡落井
  • 山村小仙农
  • 郭半仙
  • 2263字
  • 2021-10-30 10:24:17

林水村,一处占地面积足足有二百多个平方,装修精致的三层小楼中。

一个身材窈窕,眉目如画,面容姣好的女人翘着二郎腿,端着一个青花瓷碗坐在院中一张梨木椅子上,她对正在院中往车上放电子秤,一个身材清瘦,面容俊美的男子呵斥道:

“陈青牛,你给老娘过来!”

陈青牛顿时身子一个激灵,连忙跑到宋檀儿身边,陪着笑脸,殷切道:

“媳妇,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宋檀儿盯着陈青牛,面露愠怒之色,冷声道:

“你给我做的银耳莲子汤这也太难喝了吧,跟萝卜似的,咬起来嘎吱嘎吱的!”

陈青牛悻悻然道:

“媳妇,我已经尽力去做了,那个啥,地里的瓜熟了,我得去卖瓜,这样吧,等我回来,给你捎点好吃的!”

宋檀儿伸手一指在院子里跑的老母鸡,严声道:

“不行,等你回来,我不得饿得前胸贴后背呀,你去把院子里的这一只老母鸡给我炖了,然后再去卖瓜!”

陈青牛面露为难之色,嘀咕道:

“媳妇,家里养的老母鸡,这是下蛋用的呀!”

宋檀儿一听,当时就怒了,她直接将手中的青花瓷碗吧唧一声摔在了地上,声色厉茬道:

“陈青牛,我娘家家境殷实,你看我像是吃不起一只母鸡的人吗,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胆子越来越肥了,我的话也不听了!”

“媳妇,不敢呀,我这就去给你抓鸡!”

陈青牛对于这个彪悍的媳妇,那是又爱又怕又纵容,被她这么一咋呼,吓得身子一哆嗦,差点跪在了地上,连忙去追院子里的那一群老母鸡。

宋檀儿见陈青牛追着母鸡绕着院子跑,却抓不住一只,气急道:

“陈青牛,你这个废物,连一只母鸡都抓不住,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了你这废物呀,……我拿着擀面杖追你的时候,你不是跑的挺快吗,你光追什么用,倒是扑它们呀!”

由于家里的一群母鸡是散养的,宋檀儿动不动就追着陈青牛打,导致家里这些母鸡也潜移默化受到了锻炼。

身体素质强。

飞得老高了!

陈青牛心里担忧地里十亩多成熟的西瓜,只想快点做好鸡汤,去摘瓜,加之宋檀儿在一旁催促,内心焦灼不已,追的家里的母鸡满院子乱飞。

这时,一个身材妙曼,面容秀气,扎着一条麻花辫子,二十多岁,抱着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陈青牛家门口。

她看着院子里的一团乱麻般的飞鸡,自己哥哥追逐母鸡的身影,听着宋檀儿的催促,不由感到心惊胆颤。

想离去,但一想到自己出了车祸,急需十万块钱手术费的丈夫一咬牙,把心一横,走进了他家中。

宋檀儿见陈青莲哭丧着脸,一副苦瓜样,心想她这次前来,一准没有好事,看着她,阴阳怪气道:

“哟,这不是青莲妹妹吗,这是哪一阵仙风把你给吹来了!”

陈青牛听到这话,身子微微一滞,瞅了自己妹妹一眼,然后继续追鸡。

陈青莲眉宇低沉,挪动步子,走到宋檀儿身边,一脸胆怯表情,嗫嚅道:

“嫂子,家财去卖瓜路上,出了车祸,要做手术,手术费一共二十万,我凑了十万,还剩下十万没有着落呀!”

宋檀儿仰着脸,讥笑道:

“去年我就说了,别让家财养小龙虾,这玩意哪里是这山沟里养的东西,他那个蠢货却一根筋,偏偏不听,结果一死死了一池塘,把家里的积蓄赔了一个精光,现在没钱了吧,真是活该,我没钱借给你,你让那个傻瓜在医院等死吧!”

陈青莲听到着话,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宋檀儿面前,恳求道:

“嫂子,亲戚朋友我都借遍了,实在是借不出来了,你行行好,借我十万块钱吧,等家财好后,我们两口子挣了钱,我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宋檀儿冷笑道:

“还,就你们家这破烂光景,拿什么还,……我劝你还是等家财那个傻瓜死后,带着你女儿改嫁算了!”

陈青莲顿时一颗心沉到了谷底,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往下落。

陈青牛见此情景,有些于心不忍,停止了抓母鸡,走到宋檀儿身边,沉声道:

“媳妇,我父母走的早,就这一个妹妹了,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借给她十万块钱呀!”

宋檀儿瞪了陈青牛一眼,寒声道:

“这个家是你当家还是我当家,你插什么嘴,还不赶紧去抓母鸡,你个废物,抓了半天,连一只母鸡都抓不到!”

陈青牛叹了一口气,俯身将她妹妹扶了起来,将她送出了门,低声道:

“青莲,你放心,这十万块钱,哥给你想办法!”

“嗯!”

陈青莲瞅了陈青牛一眼,神色黯然的抱着孩子离开了。

宋檀儿去厨房拿了一根擀面杖,走到门口,她见陈青莲走的没影儿之后,掏出手机,给她转了十万块钱,并发了一条信息。

“赶紧去救你家那傻子家财吧,告诉他,以后要是再一根筋,不防后,那我可就见死不救了,还有,别将这件事告诉你哥,这家伙要是觉得我是一个心软的人,以后就不怕我了!”

陈青莲听到手机响了一声,单手抱着孩子,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短信,面露喜色,呢喃道:

“嫂子真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呀!”

陈青牛咂摸一下嘴唇,心里很不是滋味,转过了身,正好看到拿着擀面杖的宋檀儿,顿时吓得身子一哆嗦,连忙开口:

“媳妇,我这就给你抓鸡!”

随即,他玩了命似的在院子中跑,撵的家里的鸡再一次乱飞了起来。

宋檀儿见陈青牛一副手忙脚乱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擀面杖将一只飞起来的母鸡砸到地上,冷声道:

“陈青牛,你个废物,还不快把母鸡捡起来,去给我炖鸡汤!”

“还是老婆厉害,用擀面杖扔我,都扔出准头来了!”

陈青牛对宋檀儿奉承了一句,快步上前,去扑母鸡。

母鸡见陈青牛朝它扑来,扑棱翅膀,飞到了院中的井沿上,不动了。

“操,我看你这回还往哪里跑!”

陈青牛撸起袖子,一双眼睛盯着老母鸡,快步朝跑到它身边,心里激动兴奋,就是一扑。

怎料。

母鸡奋力飞走,陈青牛被诓的撞开了木头盖子,扑通一声落进了院中的井里。

宋檀儿见此情景,顿时目光一紧,拿着带绳子的桶扔进了井里,她瞅了一眼深不见底,通底下暗河,汹涌的井水,眼泪汪汪的喊道。

“陈青牛,你个废物,你个蠢货,怎么能掉进井里呢,你要是听到我说的话,就赶紧浮到水面上,抓住桶,我拉你上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