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火车上演小闹剧
  • 神探皮特
  • 陌手
  • 3316字
  • 2022-05-13 07:53:18

这是一个夏日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整座小城仿佛披上了一件黑色的外衣,忽明忽暗的几盏路灯在闪烁中点缀出小城依稀的轮廓……

突然,一道黑影形同鬼魅一般,从小城中心区低矮的房顶快速掠过,像一阵微风轻拂,带动路旁垂柳树的柳枝来回摆动几下,又归于平静。伴随黑影前行的一道微弱的光束,却漫无目标地射向四面八方,隐约中划出黑影前行的方向。

坎县位于华夏西北的甘省,距离省会城市兰市大约七百公里。这天,县城的火车站热闹异常,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原来今儿是县里考上大学的“状元”“赶赴京城”的日子。只见众多送行的亲朋好友们,簇拥拉扯着几个身披大红花的天之骄子一路进入车站,来到站台,又朝着火车车厢的方向缓慢地挪动着步伐。

一路上笑逐颜开、哭天抹泪的不乏其人,千言万语、无语凝噎的耳濡目染,搂肩搭背的比比皆是,拉扯拥抱的随处可见……

人群好不容易来到了车厢旁,送行的亲人却不能上车。身披大红花的“状元”们个个站在各自的车厢门口,手扒门框,脚踏台阶,左顾右盼,瞻前顾后,挥手之间,踌躇满志,却始终原地踏步。唉!欲进又止,欲退不能,扭来捏去,就不上车。

后面提着大包小包的旅客急得直跺脚,哇哇大叫,张口就喊别挡住道啊!说你呢!你还上不上车了?上就上,不上就让!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状元”都这样,只见其中一个“眼镜状元”一个健步登上了火车,回过身后,又三下五除二地扯掉了胸前的红花,胡乱地塞给了站台上的中年男子,然后冷静地说道:“爸!还有大哥、二哥,你们回去吧!我走了。”

“哎哎哎!小五!别这么快取下来啊!人家还都戴着呢!”中年男子连忙急切地说道。

“都上车了,你不是想让我一直戴到大学去吧!跟个新郎倌似的,真是的……再见!”“眼镜状元”态度坚决地说道,话音刚落,“眼镜状元”转身进了车厢,眨眼间就消失了身影。

“这孩子,是状元郎,谁说是新郎来着?唉!”中年男子有点儿生气地说道。

“等等,我还有话没说呢!”大哥也急着叫道。

身后的二哥嘴也蠕动了两下,最终还是闭住了,心想算了,看来是轮不到我啰嗦了……

呜地一声长鸣,火车终于开动了,送行的人跟着火车一路小跑,越跑越快,挥手再挥手。火车上的人也从车窗伸出了手,把车窗都伸满了,也不知都是谁的手,群手乱舞,千手观音?

不对啊!火车上就几个“状元”,怎么能伸出那么多手?看来是送行的人太热情了,感染了火车上的其他乘客,也要和“状元”分享这份快乐,共同与站台的亲人们激情互动……

小五,也就是皮特立同学,腰板笔直地坐在座位上,紧闭双眼。皮特立刚又核对了一遍车票上的车厢号及座位号,硬座五车五号,车厢号没错,座位号也没坐错。皮特立心想这座位的确是够硬的,配得上这车票的名字。关键自己是跟五有缘啊!正好自己在家排行老五,小名小五。

皮特立没坐过火车,也没有离开过家,十八年来,除了上学、放学、回家吃饭睡觉外,剩余的时间一直在看书。大脑发育良好,四肢发育迟缓,身高没啥进展,眼睛度数却居高不下。近视眼镜变成了射击靶,还是十环,镜片儿变成了酒瓶底儿,啤酒的。

同学中近视眼多,互相“攀比”度数,时间长了,也不知谁发明的,不叫度数,叫瓦数,每天一见面就是“你几百瓦了?”地相互乱问穷开心。不过看皮特立的镜片,应该是八百瓦以上了。

皮特立今天故意耍点脾气是有原因的,自古多情伤离别,怕父亲情绪失控,伤了身子。而且父亲患有眼疾,哭泣难免落泪,对眼睛也不好。所以只有打诨插科分散亲人的注意力,干脆利索而又稀里糊涂地告别。

但愿亲人能体谅自己的这一片苦心,想到这里,眼泪已经迷蒙了眼睛,只好闭眼假寐……

“这位同学,你是要去兰市读大学吗?”一声柔柔的女中音唤醒了假寐的皮特立。

这是在和我说话?皮特立微睁双眼,雾里看花……这可咋办,眼里有泪不能睁开啊!可转念一想,傻呀!酒瓶底儿扣在眼睛上,别说是眼泪了,眼珠子在哪儿都指不定能看得见呢!谁还看得见你睁没睁眼?先半睁眼。

朦胧之中,只见一个似乎容貌倾国倾城的年轻女子正坐在自己的对面,胳膊撑在桌面上,右手托腮,身体前倾,面若桃花,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皮特立:“嗯嗯!是的,是去兰市上学。”

年轻女子:“是哪所大学啊?”

皮特立:“西部警官学院!”

年轻女子:“可以啊!以后就是警察叔叔了……警察叔叔!这儿有一分钱,是我刚在马路边捡的,现在可以交到你手里边吗?嘻嘻!”

二人一问一答,年轻女子突然调皮地开起了玩笑。

皮特立彻底睁开了双眼,心道有没有搞错?我和你很熟吗?一个姑娘家家的,一张口就拿我开涮,甚至拿警察叔叔开涮,什么人啊?但多年的阅读习惯,练就了皮特立心如止水、宠辱不惊、不卑不亢、沉默是金的过人本领。皮特立微微一笑,瞬间又面无表情,继续假寐。

就在这睁眼的几秒钟,皮特立的目光已经扫描清楚了全部“敌情”:说话的是一个女的,准确地讲是一个小姑娘,年龄顶多二十出头,长相身材俱佳,气质和穿着也绝非等闲,美若天仙,的确到了倾国倾城的地步。只是谈吐和外貌明显不协调……

皮特心想这姑娘有点儿十三点啊!明明比我大却叫我叔,我还想叫你姨呢!对,十三姨!不错不错。

“哟呵?还开不起玩笑了,大小伙子性格还是要开朗阳光一些嘛!”年轻女子继续调皮。

我去!还给我上纲上线了,皮特立决定继续假寐。

“哎哎!大白天睡什么觉啊!第一次坐火车应该很好奇才对呀!”年轻女子的话语一下子就戳中了皮特立的软肋。

我再去!她怎么知道我第一次坐火车?皮特立还是不予理睬,继续假寐。

“一狼洞其中,一狼假寐……”年轻女子突然说道。

噌地一下,皮特立同学坐地弹起一米多高,看样子是脑袋直撞车厢顶蓬的架势,幸亏面前的小餐桌挂住了腿,硬是减缓了“起飞”的速度。

皮特立的嘴是管住了,没有惊叫出来,但身子已不受控制,直接蹦起来了,根本来不及反应……结果就是小餐桌差点儿垮塌,周围的人直接崩溃。

皮特立暗自惊乎我去去去!妖孽啊!简直变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虫了,这这这,你这是女孙猴子再世啊!

哈哈哈!“十三姨”笑得花枝乱颤,别的乘客却一脸懵懂。

“多哦西大诺?”一个急促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嗯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呀!”声音又缓和了许多。

“座位漏电了!”皮特立胡诌道。话音未落,噌噌地两下,旁边的两个男人坐地弹起两米多高,脑袋碰得车厢顶篷乒乓直响,刚才皮特立算是“起飞”,这两人直接就是“发射”啊!

哈哈哈!“十三姨”和周围的乘客笑得前仰后合。

“这几个人动静太大了,一惊一乍的,太有才了!”

“哪有电啊!电风扇都不转。”

“座椅是硬胶皮的,电往哪儿漏啊?太逗了,哈哈!”

“这两人以前肯定被电过,我敢保证绝对被电过,你看那反应、那动作、那速度,天啊!”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吵吵开了。

皮特立心想闯祸了,口中喃喃说道:“好像就是有电的感觉嘛!难道感觉错了?哎!不好意思。”

皮特立说完后赶紧死命地闭眼,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心道这蒲松龄爷爷今天可是害我不浅。皮特立心想不假寐了,真寐。

“十三姨”有些幸灾乐祸地瞟了尴尬不已而又狼狈不堪的二人一眼,继续缠着皮特,开口又是“警察叔……”

“嘘!”皮特立用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矜持!矜持!”皮特立说道,“算我求你了,行吗?”

年轻女子:警……好吧!我叫夏影,你呢?”

皮特立:“皮特立,叫我小皮吧!”

夏影:“嘻嘻!小皮!皮特﹒李,外国人?不像啊!”

皮特立:“不是,徐特立的特立,想沾点大教育家的光。”

夏影:“噢!是这样,皮特立,干脆叫皮特得了,又是未来的警察,神探,哦?别人是神探亨特,你就是神探皮特了,怎么样?”

皮特立:“皮特就皮特吧!神探就算了。”

皮特立,干脆就叫皮特吧!皮特向前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说道:“嗯……问一个小问题,我的确是第一次坐火车,但我没告诉别人,脸上也没写着字,你是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坐火车的?小点儿声!”

“想知道?太简单了,你上车就对车票,一脸迷茫和紧张。去上厕所吧!却在开水房转悠了三圈……好不容易找到厕所,在门口徘徊了三分钟,才敢进去,不到二秒就冲了出来,估计是怕自己误进了女厕所。随后列车员说了什么你又进去了……好不容易回来后又独自发呆半小时,天知道你在回忆厕所里的什么囧事呢?”夏影得意地娓娓道来。

皮特的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但迅速被夏影捕捉到。

“天啊!难道又被我说中了?”夏影捂嘴正准备偷笑。

“您继续!”皮特马上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