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绝望的赵敏

赵敏的手心很湿,很凉。

她体态轻盈,眉眼未曾化开,但却灵动如鹿,充满寻常女人未曾拥有的灵动与秀美。完美的脸蛋加上不肥不瘦的身姿,就连朱九真都有些心动。

相比朱九真的成熟妩媚,赵敏就像是才露尖尖角的小荷,未曾被人采摘。

朱九真有些同情赵敏了,她知道身边来历不同寻常,甚至可能在大元极为尊贵的少女现在很绝望,敌人太过强大,自己用尽了一切手段,发现都是一个笑话。

就像朱九真自己。

她一直以来以打到陈伟为目标,这样做并不是只为了将父亲从山洞中救出来……当初父亲让她不顾女儿家清白,要对陈伟用美人计的时候,她和父亲之间的裂隙已经无法弥合。

她一直以来都是为了自己,为了洗刷身上的这个【奴】字。

在山庄中,朱九真想过下毒,暗杀,甚至是色诱之中,在敌人最放松警惕的时候用出致命一击……

可是在那人的目光注视之下,朱九真都退却了,那双眼睛之中好像看破了一切,令朱九真无处遁藏。

朱九真领悟了。

比失败更可怕的是,没有希望。

就在刚才,眼看陈伟走进埋伏圈,甚至还要求自己一个人进去时,朱九真感觉自己的心脏格外跳动了一下。

这是朱九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手反抗,但是朱九真知道,方才的心脏跳动不是因为自己大仇得报的激动。

好像,朱九真也不希望看着陈伟就这样轻易死了,很是奇怪。

身旁的赵敏手脚冰冷,身体甚至在微微发抖。

就算是大元最精锐的士卒,在看到【神明】之时,也会变得有些慌张……赵敏甚至想起来了那些打着神明名义,进行造反的反贼们!

【可恶!】

不知道谁小声说了一声,

然后就看到,万箭齐发……

黑压压的箭簇朝着半空中,宛如神迹的金光射去,辉煌之下,那金光如同天日,明明晃晃,让人睁不开眼睛。

听着箭簇破空的声音,朱九真身体也开始发抖起来。

她虽然看不到,但却不相信半空中的那人是真正的神明。

这个世界上重来没有神仙,有的只是故弄玄虚的骗子,他们以神明之名,行卑鄙之事,令人唾弃。

这破空的箭簇将会撕开他所有的伪装,露出血肉之躯和付出代价。

所以,朱九真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她和赵敏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两个人身份不同,样貌不同,地位完全不同的女人站在了一起。她们的目标一致,现在都是希望那个人去死。

……

可是,时间带来的不是希望。

而是。

沉默与绝望。

半空中的金色光芒越演越烈,过去的箭簇都像是扑火的飞蛾,完全没能起到一点作用,似乎让那金色光芒更加耀眼。

开始有士卒退缩了。

朝着远方天空射去的箭簇越来越少……

就像赵敏的手,温度越来越低。

朱九真下意识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很烫……朱九真现在抖得更厉害了……她知道那个人如果不死,自己难逃一劫。

但是朱九真并不害怕……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

随着弓箭手稀稀拉拉射箭的声音,到了最后,没有人出手了……

因为赵敏也没有命令他们再次出手。

朱九真看向赵敏,发现赵敏那双好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半空中的那道人影,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朱九真心中居然有些窃喜。

那感觉……似乎自己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了。这种感觉一出现,竟然让朱九真有了一丝丝快感……

朱九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一个坏女人吧?

眼看着一起消失,天空恢复晴朗,朱九真感觉解脱了。

……

那金色的光芒,十分耀眼。

正中央黑色的人影越发清晰,如果不论其他,朱九真也承认,陈伟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就像她第一眼看到陈伟那样,心中也会意动。

要说错,只能说当初陈伟除了相貌英俊之外,其它的一起都太过普通,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吧?

朱九真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在半空之中逐渐清晰。

直挺的鼻梁,乌黑的眼眉如同剑锋,还有冠玉一般的脸庞……

可是……

这个陈伟怎么变成了和尚?

那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消失不见,现在变得光秃秃的了……

朱九真反而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压抑了。

……

赵敏只是看着金光逐渐盛大,就像一个太阳,出现在世人眼前,也将自己所有的希望像冰块一般渐渐消融,自己更是被冰块融化的冰水彻底包围。

手心忍不住冷汗直出,身体也开始微微发抖。

玄冥二老还有苦头陀都不在身边,自己身边只有朱九真和这些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士卒。而那个男人才刚刚开始……智谋,武力,地位,金钱,一切都随自己远去,不再是天平上的筹码。

金光中的容貌逐渐清晰,的确是那个人。

不论是眉眼还是轮廓,都和十年之之前一模一样。

甚至那脸庞上甚至看不出时光流逝的痕迹……就连赵敏自己,十年中都已经变得越发窈窕动人,唯独那个人还保持着一丝少年的飞扬。

【他难道真的是神明吗?】

赵敏也被自己恍惚间出现的念头吓了一跳,看着如同僧人一般的陈伟离开了那团金光,如同真正的佛陀一般从半空中朝着自己走来。

民居中朝拜的声音越来越大,就连这些大元最精锐的士卒也放弃了自己。

已经跪在地上,不敢直视那人的金光了。

赵敏银牙紧咬,这十年来想要打败对方的念头一直在支撑着赵敏走到今天,她不会放弃,也不会认输。

即使是输,也要堂堂正正……也要……站着输。

赵敏心中还有最后一丝慰藉。

最起码,那个握着自己手的女人,还和自己一样,站在这里,直视可能失败的命运!对方手上传来的温热让赵敏直线堕落的内心得到安抚。

可是,这还不是最危险的时候。

赵敏知道。

死,有时候不是最可怕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