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鬼面猫王的传说

“明教这一次死定了!”

“听说六大门派都已经派出高手,打算一起围攻光明顶了!”

红梅山庄附近的客栈中,江湖人士正在热议最近的天下大事,十分热闹,说起各大门派联合对战明教,仿佛胜券在握。

六大门派弟子不在,他们只能吹吹牛,也不会自己去找明教的人送死。

“要我看,那明教在六大门派面前简直不值一提,要不他们怎么会在这深山老林中设立总坛,想要找到他们都不容易……”

……

就在此时,

“呸……”

“什么名门正派,还不是因为听说倚天剑在光明左使杨逍手中,你们才一起出手?”

客栈之中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众人看向房间一角,确实一名一直喝闷酒的斗笠客,猛然拍了桌子,很不合群!

大家伙吹牛的乐子被人打断了,气氛很是尴尬。

有人前去询问。

“这位兄弟,还没请教高姓大名?”

却看到那人猛然抽出藏在桌下的长剑,掀了桌子,冷视在场众人。

“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明教土木旗旗主龙傲天!”

“什么,明教中人还敢在此放肆?!”

“只有一个人还敢如此放肆!?”

……

客栈之中瞬间乱作一团,当然了,一群二流门派弟子面对明教旗主当然是一群单挑一个了。反正明教邪魔,正道之人人人得儿诛之……

那龙傲天也算是有几分本领,在狭小的客栈之中和众人勉强周旋。

他现在已经后悔了。

虽然龙傲天的武功要比众人高不止一筹,但是猛虎难敌群狼。他后悔自己不该冲动,才会落得如此局面,进退两难。

然而,就在此时。

场中局面急转直下!

就看到一个脸上带着猫妖面具的男子好像凭空中出现,手中宝剑剑光一闪,龙傲天根本没有看清楚对方怎么出招,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世界上还有这么快的男人……】

……

正派弟子们正要上前道谢,谁知道这面具男子出手没停,居然将剩下的一众正派弟子也打倒在地……

热闹的客栈,变得安静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

“你到底是何方人士,居然敢和我们武林正道为敌?”

……

……

来者自然是陈伟。

正邪之争,陈伟并不在意。但是这些人像没头苍蝇一般,老是在红梅山庄地盘上惹是生非就很麻烦了。

现在,要给他们一点危机感,让他们老实一点才行。

陈伟指着自己脸上的面具询问众人,

“你们可曾听过鬼面猫王?”

……

客栈之中,强者一击之下,不分正邪,所有人倒在地上。但是这戴着面具的强者说出的名字,众人的确没有听说过,只得面面相觑。

似乎有人想起来了什么,想要溜走。

不过很快,那倒在地上的龙傲天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陈伟。

“你……你就是鬼面猫王?”

……

陈伟点了点头,应该是当初的伏笔起了作用。当初自己在杨逍面前使用乾坤大挪移,让对方怀疑自己是明教教主阳顶天的的徒弟。

杨逍定然把自己的消息告诉了明教高层。

龙傲天对着陈伟说到,

“如今我明教代教主光明左使杨逍一直在寻找大人的下落,既然今天在这里找到大人,希望大人能够和我一同前往光明顶,对抗六大门派!”

……

“什么,这人居然也是明教中人,为什么没听说过?”

“明教四大法王名声在外,有金毛狮王、白眉鹰王、紫衫龙王、青翼蝠王……可是就没有听说过一个鬼面猫王啊……”

“此人出手不分敌我,实力强大,需要小心,我们速速赶回门派回禀……”

……

眼看这那些二流门派弟子们开始撤退,陈伟也没栏他们。

自己今天崭露出来的实力,足够让这些门派头疼了,然后自己在伪装成和这个明教旗主一同离开的样子,六大门派应该不会赖在红梅山庄附近不走了吧?

陈伟拍拍龙傲天的肩膀,很是满意。

“好,我这就跟你一同前往光明顶。”

……

……

随着陈伟和龙傲天动身之后,隔壁酒楼之中,一名年轻俊美的公子身旁,站着两位面容丑陋,有些青色胎记的彪形大汉,两名大汉天庭饱满,太阳穴鼓起,一看就是练家子。

刚才隔壁酒楼的争端,他们都没有参与。

但是。

年轻公子端起桌上的美酒之时,那两人中的一人忽然开口,有些愤怒。

“这人我们见过!”

“哦,何时?”

“当年我们去抓张无忌前,在路上的某个村落中,就遇到过此人,险些被他坏了大事!”

彪形大汉虽然生气,但是没有年轻公子的命令,是断然不会擅自行动的。此刻只是把当年的事情说了出来。

就看到那年轻公子不急不缓,喝下杯中酒后,收起桌上的折扇,一气呵成。

“如今明教之中又添高手,武林正邪之间实力才勉强平衡,最好让他们相互动手,杀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才好。”

“鹿长老,这件事且在看看吧……”

“大事为重,不必计较一时得失。”

……

那人身形魁梧,足够有年轻公子两个宽,此刻却是不说一句话,似乎默认了。

……

原本热闹的小镇中,因为【鬼面猫王】的消息,而让原本平缓的江湖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暗潮之下,各大门派集合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那年轻公子站在酒楼,原本意在光明顶。可是远视着那【鬼面猫王】离去的背影,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觉,让人非常困扰。

“到底在哪里见过此人呢?”

年轻公子自幼过目不忘,对这道背影影响极为深刻,可是现在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了,还真是奇怪。

等到那人的背影消失不见后……

忽然间!

年轻公子如同雷击,身体一抖!

是了,是他,就是他!

年轻公子此刻的样子要比那鹿长老更加气愤!

“鹿长老,鹤长老,我们追,刚才的人不能放走!”

“遵命,郡主!”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