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暗流涌动

两大山庄的弟子们被告知,找到图画上的女子奖励武功秘籍,积极性被再次调动起来。

不过。

山庄外却不是风平浪静,在黛绮丝走后,各大门派、还有山庄之间的争斗越演越烈。

红梅山庄议事厅中,核心弟子上前禀报。

“庄主,本月已经有十名弟子身受重伤了……”

朱九真皱着眉头,她掌握两大山庄已经一个月有余,她凭借着手段和陈伟的暗中帮助已经将两大山庄中不听从命令之人清理干净。

但是。

新的麻烦出现了,朱九真不想承认,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的帮助自己似乎坐不稳山庄庄主之位。

“事情我都知道了,不必惊慌,我会解决问题的。”

……

朱九真结束了一天的事务,离开议事厅,朝着那个人的厢房而去。可是,朱九真并不甘心就此沦为。

“庄主、庄主……”

朱九真从山庄一众弟子面前走过,得到的是尊敬和敬畏……身为山庄庄主,朱九真虽然还是烈焰红唇,却已经打扮的越发成熟庄重。

黑色衣饰覆盖着白色肌肤,红唇惹眼。

山庄中的弟子们都知道,朱九真似乎已经和【张无忌】订下婚约,所以朱九真直接将头发盘成了髻……

一根白玉钗子将乌黑浓密的黑发缠绕在脑后,朱九真乃是练武之人,背弓挺拔,一身黑色素衣将她曼妙身姿包裹起来,不怒而威。

肃穆的着装让她并不是最绝顶的容貌看起来,有种奇特的魅力。

谁也不知道朱九真为什么性情大变,似乎从山庄中的一个少女突然变成了气场强大的女强人。

但是毫无疑问,已经没有人质疑朱九真的庄主之位了。

所有的事情,她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朱九真走过红梅山庄的廊檐回绕,她自己也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中,竟然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

事到如今,这些朝着自己低头行礼的山庄弟子们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被那个男人关在了山洞中。

而且,两大山庄中不听命令的前辈们,全都被关了起来。

这一切都让朱九真感觉到不可思议。

就像眼前的人。

……

“朱庄主。”

年纪轻轻的剑侠客面容冷峻,看不到一丝笑容,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十分冰冷,好像对着陌生人说话一般。

在碰到朱九真前,他已经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只手放在剑柄之上,神情麻木。

……

朱九真叹了口气,他是自己的表哥。更是这一个月中,变化最大的人之一。

就在不久前,他还曾在自己闺房之外亲切的喊自己表妹。

朱九真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是肯定少不了那个人的手段。

朱九真也学着那武青婴一般去喊,

“卫师兄,山狱中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嗯……”

卫壁点了点头,目不斜视。

朱九真曾经想过借助师兄之手,将那人除去。闺房那天,实在是不凑巧罢了朱九真内心深处还有些不甘心。

眼看四下无人,她试探喊了一声,

“表哥……”

卫壁无动于衷。

朱九真才有些绝望。

“卫师兄,事情办好,你可以去休息了。”

那卫壁就像是傀儡一般,朝着远方走去,就连走路都是沿着直线,没有偏离。

【可恶!】

朱九真咬住自己的嘴唇,甚至有些用力,将自己的下嘴唇都咬破了。丝丝血迹顺着舌尖延伸,这是疼痛的感觉……

可是在这蔓延的痛苦之中,朱九真居然感觉到一丝异常……

她伸出自己如同葱玉一般的手指,将嘴角血迹擦拭,均匀涂抹在嘴唇上,如同新染的唇色。

……

红梅山庄规模很大,朱家本是大理皇帝身边的贴身侍从,身资巨富。

就算是此间厢房,也架设在地势起伏,能见小桥流水之初,隐约之间,跃上枝头,鸟雀与还,却是围绕着花蕊跳动。

空气之中漫散着淡淡花香,似乎是一种香气,十分奇特。

陈伟正在【悟】境,过去通过系统所学的一切武功秘籍,还有这宋青书原本就会的武当功夫全都一一出现。

小桥流水……

武青婴端茶倒水,随时侍奉。

没过多久……

那朱九真走过小桥,清澈的水面倒映着她越发成熟的身姿,却照不出来朱九真的内心深处。

陈伟摇了摇头,让武青婴打开房门。

……

朱九真在陈伟面前已经不再畏惧。

她还记得那日在山洞中,自己被刺【奴】字之时,陈伟问自己能给他什么。现在朱九真明白了,这两个山庄都通过自己的手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这种价值远超自己是一个美女的价值。

朱九真朝着陈伟行礼,然后说到,

“最近山庄和武林人士摩擦越发厉害,身受重伤之人已经超过两位数。那打探消息的事情,是不是暂时先停一停?”

陈伟摇摇头,

“打探消息的事情继续,至于摩擦的事情,就让我来解决吧……”

朱九真站在原地,点了点头,

“还有一事,最近出现不少打探【张无忌】身份之人,主人,对待这些人该怎么处理?”

【张无忌】这个身份只是陈伟临时杜撰的,现在确实会惹出麻烦,但是也不能不处理。

“告诉山庄弟子,从今天之后山庄中没有【张无忌】,以后见到我,就叫我……陈伟……”

……

“陈伟麽……”

朱九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名字,但是自己需要解决的事情都已经得到答案,是时候离开了,否则她害怕陈伟再做其它事情。

她只要称呼这个男人为【主人】便是了。

……

等到朱九真离开后,陈伟再次拿出一张猫妖面具,当初陈伟买了几份一模一样的面具。是时候让曾经的身份重出江湖了。

他把面具交到武青婴手上,

“你多做几张这个面具……”

武青婴接过面具,

“好,我这就去找匠人去做……”

陈伟却摇摇头,

“不要其他人,你亲自来做……”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