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朝堂惊变

京城春天意外寒凉,忽然间晚夜霹雳,紫电从天而降。陈伟仰望天空,感受到一阵熟悉的气息。天道之威,诡异莫测,令人心生畏惧,仿佛整个天空就要坠下来一般。

怀的中女人忽然打了个哆嗦,陈伟诧异,怎么,仙人还会害怕雷电?

荷花身穿单薄纱衣,玲珑曲线纤毫毕至,相比风韵尤物牡丹,荷花要更有仙女气息,脱尘出世,不被凡尘之气所渐染。

可惜,就算是九天仙女,此刻看起来和寻常女子无异,反而让陈伟只是双手环住了荷花。

荷花冰凉的身体抱在怀中,陈伟【九阳神功】运转痕迹居然有了加速的迹象。

陈伟身体火热,

“你还害怕打雷啊…”

荷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脸上表情却是十分惨白,已经说明一切。她反手抱住陈伟,死死咬住嘴唇,似乎在和自己作斗争。

【奇怪,真的奇怪。】

陈伟看向那远处的天空,雷电之后恢复平静,只有荷花娇躯忍不住颤抖,陈伟下意识使用【寻仙术】

【何仙姑】

【门派:天庭】

【境界:龙湖境】

【状态:封印中…】

……

【封印中】,这是什么意思,之前看还没有这个提示啊?

一夜未眠。

……

晨光熹微,万籁俱静,红墙碧瓦之间公公声嘶力竭。

日出东方,阳气上升,

“今朝殿试,状元郎出!”

一朝科举,天下英雄尽入吾毂之中。

狴犴两旁,文武百官雄赳赳,气昂昂,天朝模样,只待今朝。

大殿之中一众书生覆手而立,却听到当今圣上有言在前。

“朕观一众士子,唯独吕氏洞宾天才绝伦,能堪大用,特此赏赐金殿榜首,以彰显我盛唐文曲风范……”

…话音未落,朝堂之上突生变故。

“陛下,此事恐怕大有不妥!”

众臣抬头看去,原是那京城大将军突然出列。

大将军双眼怒视皇帝,满脸肌肉青筋暴起,唾液横飞。

他按剑而出,神态倨傲之中带着势在必得的从容。

“微臣得知消息,当今士子吕洞宾乃是一狂徒,在进士考试中填写白卷,居然能高中进士第一名,恐怕不能服众。”

百官左首,一面容和气的老者出列反驳。

“大将军这是怀疑我考试院取才过程徇私舞弊了?”

“哼,老子说的就是你们……”

大将军突然鼻孔说话,拔出腰间佩剑!

玄铁宝剑,泠然出窍,寒光逼人。

大将军一步一步走向御前,太监们嗫喏不敢上前。

朝堂之上可以不卸甲带剑的只有大将军之人。

当今圣上勃然大怒,

“大将军如今恃宠而骄,这是想要谋反吗?!”

……

陈伟混在士子之中,料想那荷花早已安排好流程,这个当朝状元一定要给自己安排上,索性也就不挣扎了。

谁知道,如今朝堂之上乱了起来。

【难道荷花的编剧能力提高了?】

【寻仙术】

…陈伟倒要看看这样好的演员都是谁来演的。

最上方,皇帝。

【张果老】

【门派:天庭】

【境界:龙虎境】

【状态:封印中】

大将军:

【穿山甲】

【门派:暂无】

【境界:河车境】

……

【咦,怎么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这穿山甲不是东游记中的反派角色吗?】

【在原本吕洞宾的记忆中,黄粱幻境中可没有妖怪出现。】

陈伟再次用【寻仙术】扫过在场的一众文武百官,全都是普普通通,毫无修为之人,并无一人值得点出。

只是……

陈伟视线回到最前端的大唐宰相之时,这人先前出列,反驳过大将军穿山甲,此刻,对方头顶上居然也是模模糊糊的一片。

居然连【寻仙术】都看不出来对方深浅?

这还是第一次碰到。

倚天屠龙记中,望气术无法看穿张三丰的境界,是因为张三丰境界在武林之上。

也就是说,眼前的当朝宰相境界也在仙人龙虎境之上?!

这么强大打实力居然也躲在人群中看戏,真的离谱!

【啊,这人有问题。】

……

就在此时,大将军穿山甲手持利剑,朝着殿堂之上的皇帝走去,那宰相似乎还转过头来朝着自己笑了笑?

这是真的假的?

陈伟揉揉眼睛那人似乎站在原地看着朝堂上打一幕眯着眼睛,根本没有看自己。

【好像剧情要失控了啊】

【张果老和何仙姑同为八仙,肯定是何仙姑请好的演员,这穿山甲……】

陈伟打算观望一下。

就看到穿山甲持剑朝着那张果老扮演的皇帝走去,然后一剑!

张果老匆忙之间一个躲闪头上的帽子被轧在了龙椅上!

“你你你,你大胆!”

张果老气的咬牙切齿。他作为当朝皇帝,居然被大将军挑衅了,他很愤怒,但是仔细去看,他的手再不断颤抖,似乎不是生气,而是害怕?

陈伟若有所思打看着一众演员。

昨晚之后,荷花头顶上出现了封印的提醒,这个张果老头顶上也提示被封印了,只有穿山甲实力不受影响。

难道说,【黄粱幻境】易主了?那这宰相又是什么人?

陈伟隐约有了猜想。

却听到穿山甲说到,

“皇帝轮流坐,今天到我家,从今天开始,我大将军就是大唐的皇帝了!”

群臣正要反抗之际,却看到那宰相手指虚执,所有人全都跪在地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穿山甲得意大笑,当机下令,

“来人将吕洞宾押入天牢,有关舞弊人等全都斩首示众!”

陈伟也不挣扎,就等着看这出戏到底会结局怎样。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好像有奇怪存在闯入了幻境,自己乐得找到时间好好修炼。

……

没想到被人押入大牢之中,居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荷花?”

昨天晚上遗憾而走的荷花被人五花大绑关在了天牢隔壁,嘴里面塞着破布条。

看到陈伟出现后,挣扎的非常厉害,似乎有话想要和陈伟说。

陈伟看着荷花笑笑,

“这下子我们要做一对苦命鸳鸯了吗?”

然后就转过身去,开始修炼。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