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喜上加囍?

那报喜的汉子穿过重重人群,却是气喘吁吁的将“好消息”送到了陈伟面前。

“中了,中了,吕府洞宾,高中进士第一名,小人特地前来报喜!”

……

陈伟哈哈一笑。

自己交了白卷也能得第一,还真就强行内定了?

玩不过开始玩赖了?

看着荷花一脸挑衅的看着自己的神情,虽然陈伟很珍惜在这里修炼的时间,但对方既然如此明目张胆耍花招,他反而觉得无所顾及了。

现在双方已经暗中挑明了底牌,距离撕破脸怕是不远了。

陈伟接过荷花手上的酒杯,朝着在一旁拍手的傻丫头绿藤说道,

“还不给人家打赏……”

……

酒店中热热闹闹,店家考虑要把陈伟喝过的酒改名为状元红。荷花紧贴着陈伟身后,在人群的簇拥下朝着酒店外离去……

高中进士第一名,接下来就要在金銮殿面圣,等待殿试了。在殿试中被皇上挑选中的人才能成为当今状元,从此就能平步青云,走上人生巅峰!

荷花嫣然一笑,这个状元,自己就是抬,也要给吕洞宾抬上去!

……

陈伟和荷花,绿藤离了酒楼,到了考试院点到签字。

确认一切之后,一行人从后门悄悄回到了另外一处住所。一路上绿藤显得很兴奋,就像自己考上了第一名一样,说个不停。

反而是陈伟和荷花都相对沉默。

很快到了晚上。

……

吕家新准备的住所是一处京城的小院,在寸土寸金的京城来说,价值千金。当天夜晚,陈伟眼看那荷花一点规矩都不讲,索性也开始恢复修炼。

突然间,门外传来轻柔的声音。

“少爷,时间太晚,该休息了……”

荷花穿着一件诱人的白色纱衣,从门外轻轻推门而入……

“绿藤,绿藤?”

陈伟感觉事情不太妙。

“少爷别叫了,绿藤白天太兴奋,已经睡过去了……”

……

“你找我来,所为何事?”

……

眼前的荷花面带笑容,上下打量着陈伟,一副开心的模样。

“少爷,你当日曾说过,如果能够高中状元……就,就要和小女子成亲,你说的话可还算数吗?”

“这个啊……”

陈伟看着眼前的荷花,冰肌玉骨,琼鼻凝脂,肤若樱桃,欲语还休,分明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正在大胆示爱。

如果不是演戏,陈伟或许就从了对方。

但是想到此地乃【黄粱幻境】,荷花也不过是那仙人所变用来魅惑自己。想到这里,陈伟身体中翻腾的阳气逐渐恢复平静。

但是他不打算现在就结束游戏。

既然演,那就比一比,谁的演技更高!

陈伟站起身来,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确实,这话我说过……我们现在洞房,把那天的遗憾弥补回来吧?”

荷花却伸出一只轻轻挡住陈伟,她心中还有一个疑惑,

“公子这些日子为何对小女子如此冷漠,莫非是小女子哪里做的不对,惹怒了公子?”

……

“冷漠?你说春闱前的这些日子?”

“可能是我用功读书,废寝忘食,才会冷落到你吧。你看,现在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我已经考中第一名,正好迎娶你做夫人,来个喜上加囍……”

荷花听到陈伟的话,心中冷笑。

这吕洞宾果然有些问题,怕不是看出了此处是幻境。但是看出了是幻境,就能不受幻境影响了嘛?

那自己这个仙人不是白做了!?

荷花今晚特意支开了绿藤,她思前想后,吕洞宾身上没有问题,那么影响自己施展瞌睡术的问题麻烦可能就是这个不请自来的丫鬟绿藤。

自己把绿藤打发走,今晚一定要把美人计用了!

我看你还怎么逃!

……

……

就在【黄粱幻境】外,天空之中暴雨如助,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张狰狞可怖的面孔。

那酒楼的店小二惊慌之间叫出了声,

“是通天教主!???”

“什么!??”

酒楼的店家也匆忙从里面走到酒店门口,朝着天空看去。

……

天空之上,紫色雷电缓缓凝聚成一张中年男子的面容,此人双眼如电,头戴冠盖,已经显现出了半个身子。

很快,这天空中虚幻的法相居然朝着酒楼开口了!

“哼,雕虫小技,就凭你们这些蝼蚁,也妄想和我为敌?”

“就算是太上师兄和元始师兄联手,又岂能是我的对手!??”

紫色雷电宛如蛟龙,从天而降,那店小二和酒店掌柜不再遮掩,纷纷显出真身。分明就是在吕府吃亏的汉钟离和白发苍苍的张果老!

“通天教主,我们八仙出世,就是为了应劫而生,这是无字天书上注定的事情,谁都更改不了!”

两名龙虎境的仙人同时联手,面对被封印的通天教主幻影……

就在一招之间……

两人身体中的仙力全都溃散开来,口吐鲜血,砸到在地板上。

……

那天空中的虚影没有斩尽杀绝,而是要用雷电将这处酒楼包裹了起来。

酒楼之中,那些倒在地板上的仙人,凡人身上都有一条条无形丝线和四周天地相连,那些丝线五彩斑斓,看起来甚是诡异。

莫非这天地间人魔妖鬼皆是提线木偶?

可是,随着紫色雷电完全将酒楼包裹起来,那一道道丝线如同水中倒影,逐渐模糊起来。

天空中的人影喃喃自语,

“如此一来,我屏蔽了天道之力的窥探,那黄粱幻境,可就成了无主之地……吕洞宾,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做!”

……

“轰隆隆!”

天雷再现,天空中的虚影已经不见了身影。下一息间,已经有一名老者乘坐青牛,从云端而下,却是一无所获。

他凝视四周,哪里还有什么小镇酒楼?

分明是一片荒芜野外。

“不好!”

他掐指一算,口中念念有词。

可是无论如何,却找不到之前消失的酒楼和天空中的魔主!

老者面色凝重,就在这周围天地的波动中,他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

“糟糕,【妖魔】现世的时间大大提前,我要提前返回天庭禀告玉帝!”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