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鬼面猫王】登场

时值宋亡不到百年,元朝气数走向末年。

陈伟重新购买马匹,沿途之上,就看到途有饿殍,哀鸿遍地。初看到人与野狗抢食,却被野狗咬的遍体鳞伤,方才真正明白。

当今之世,人命却是最不值钱的。

陈伟杀掉野狗,留下一点口粮,甚至有了将后面崩坏值用来兑换钱财的打算。

陈伟一路之上,边走边想。

曾经的教科书上也说,

元朝四等人制第一等为蒙古人,第二等为色目人,第三等汉人,第四等才是南人。这等规矩虽然不是朝廷颁布的明文规定,却是如此社会之上不成文的规矩。

在这南宋故都附近,大多汉民皆为南人,所以才处境艰难。

真正要改变这些人的处境,恐怕只有明教才能做到。这些奇怪的念头出现,让陈伟去破坏剧情的动力都少了一些,恨不得带领明教,直接干掉元朝。

再往前走,没走多远。

忽然看到一队元兵正在老百姓的庭院中抢夺家畜,眼看那白首老翁被一拳砸倒在地,老婆婆牙齿咬住元兵盔甲,自己嘴角满是鲜血。

“嗤拉啦!”

手中扑刀一出,陈伟从马上跳下,正要出手。

忽然看到几名女子早已抢先一步,施展武功,行侠仗义……那一队元兵便被摧枯拉朽,打得大败,然而元兵身上甲胄保命,虽然重伤,但却保留性命。

就在几名女子侠客扶起老人夫妻,给对方治疗伤势之际……

陈伟目光下意识扫过倒在地上的元兵……

【糟糕!】

却看到那群元兵之中,居然隐藏着两个高手。

【鹿杖客】

【门派:无】

【境界:三品】

【鹤笔翁】

【门派:无】

【境界:三品】

“小心”二字还没出口,两名佯装倒在地上的元兵忽然暴起,强如玄冥二老,偷袭眼前一众女弟子简直易如反掌。

这两人实力,就算是武当六侠殷梨亭和七侠莫声谷也比不上!

陈伟也是大大不如!

但是,从他们佯装成元兵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奉命在此等待张翠山夫妻,顺便劫持张无忌!

所以,陈伟觉得他们不敢暴露身份。

现在只有武当派的人出现能破局!

陈伟登时下马大喊,

“武当派殷梨亭在此,贼人速速束手就擒!”

……

那玄冥二老手掌已经出在半空中,看向独自前来的男子,并没有找到目标找的孩童。

两人目光一对,瞬间心灵相通。

【现在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

出门之前王爷的军师成昆再三叮嘱,玄冥二老要暗中行事,偷偷盗取张无忌,切不可让武当派众人得知身份,以此搅动武林风波。

如果使出全力,要是有活口离开,难免会泄露身份。

所以听到武当派弟子出现,这玄冥神掌的招式不但不能出。为今之计,只有赶快离开这里!

却看到两人突然间倒退着离开小院,就连身边的喽啰兵也不管了。

……

那些女弟子们眼看两名元兵突然暴起,杀到眼前,恍惚间那掌中带着一道阴柔之力,令人畏惧,无法躲闪……

可是顷刻之间,战场变化,险死还生!

一道响亮的声音过后,众人看向远处,就看到一年轻男子头戴猫妖面具,站在马下,身姿挺拔。

刚才正是他一嗓子呵退了敌人。

……

“这位……少侠,在下峨眉丁敏君,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单眼皮,尖下巴年轻蓝衫女子走上前来,声音冰冷之中带着几分柔和,她身旁一众女弟子亦跟随上前。

……

陈伟愣了一下,刚才没来得及细看。

这么一看,在场一众美女他并非全无印象……那自称丁敏君的蓝衫女子面容清秀,现在看起来还没有内分泌失调,是个美女。

在她身后,小陶红模样的纪晓芙更是站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自己……

剩下的几个峨嵋派女弟子虽然说不上名字,但却也各有千秋,令人眼花缭乱。

……

“我刚才自报家门是武当殷梨亭,你们没有听到吗?”

……

“咯咯咯……”

丁敏君忽然捂住嘴巴笑了起来,

“少侠如果是遇到别人或许会相信你,但是咱们姐妹……”

说着丁敏君看了看身旁的师妹纪晓芙,

“我的这位师妹已经和武当殷六侠定下亲事,如果是真的殷六侠在此,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

【大意了,大意了……】

【无意之间,自己居然又碰到一位未过门的叔母?】

【好像也不是……】

【这峨眉纪晓芙不久之后就和明教左使杨逍暗通款曲,生下一女,殷师叔也算被绿了吧?】

也许就是多看了这么一会……

……

那丁敏君平日里就觉得纪晓芙比自己好看一些,心中嫉妒,眼看眼前男子对纪晓芙多看几眼,心思敏锐的她忍不住出言嘲讽。

“少侠别看了,我师妹早有婚约,还不知少侠是何门何派,峨眉弟子铭记在心……他日必报!”

……

陈伟才知道自己失态了。

而且,玄冥二老已经出场,自己应该去追踪玄冥二老才对!

看着眼前丁敏君,陈伟忽然起了顽心。

“丁姑娘相貌美丽动人,在下看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多看别人呢……至于名字,你就叫我【鬼面猫王】好了!”

话音刚落,陈伟上马离开,朝着前方赶路……

峨眉众女弟子听到陈伟的话嘻嘻哈哈,性子单纯的纪晓芙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的是个好玩的人呢……】

那丁敏君第一次遇到如此大胆的人儿,居然有人当着一众师姐妹的面儿说些轻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是心中却感觉很是奇怪,似乎还有几分喜欢。

丁敏君嘴上胡乱说着,还跺脚。

“哼,一看就是个轻浮子,不敢说出自己门派,恐怕也不是名门正派,居然还敢出言调戏我,真的气死我了……”

她虽然这样说着,却丝毫看不出生气的样子,一众女弟子只是笑着,也不戳破。

阳炎渐落。

众人带着老夫妻离开这个小院,前往其他地方安置,便和陈伟彻底别过。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