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何不成仙?(求推荐票~)

窗木棂花,红烛软榻。

一根绿藤被插在白底青釉的碎冰瓷瓶中,睁着一双大眼,有点不敢相信。

【这人还有完没完了……】

【我都要吃吐了。】

……

房间里,陈伟抱着娇羞的牡丹,却看到牡丹的眼眸像天上的星辰,一闪一闪的。

牡丹有些不解。

“少爷,你为什么不想成仙呢?”

白天里的事情,牡丹都知道了。原来又有仙人来访,要帮助自家少爷成仙。可是这一次,少爷连门都没让别人进。

先是火龙道人,又是大肚子道人,似乎都不是那些街头上的坑蒙拐骗之辈。

……

“牡丹,你说成仙是为了什么呢?”

……

牡丹灵机一动,

“成仙啊,成仙是为了长生不老?”

“院子假山上的石头存在了百年,千年的时间,那我为什么不变成一块石头呢?”

“石头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啊?”

“不对,石头只是石头,没有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就好像那天上的神仙,高高在上,全都是一张脸谱,成仙之要,就在断绝凡人之心,只能存忠孝仁义之心,就连爱情都不允许存在呢……”

“更不用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陈伟说的,是上一个穿越者吕洞宾对这个世界神仙的定义。

……

牡丹神情一紧。

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很是烦躁。

当说到“爱情”两个字的时候,脖子好像被别人捏住了一般,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她心中渴望,却也畏惧着。

“主人,抱紧我……”

她有些害怕的率先抱紧了陈伟,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那主人还是不要成仙的好,牡丹……牡丹会永远服侍主人的……”

说到这里,牡丹双眼明亮的看着陈伟。

她目光之中只有一人。前一世她就是敢爱敢恨的女子,因思凡下界。此生本该遭遇天命唾弃,沉沦欲海,现在却被陈伟救出,早已心中无它。

……

夜色似乎变得寒冷起来,陈伟感受着牡丹身上淡淡的少女清香,余光一瞥那根有些发红的绿色藤蔓,【漫不经心】的说到,

“别说他们要我去做什么八仙,就算是让我去当玉帝,我也不会当的!”

“少爷我啊,只要有牡丹就好了……”

“少爷~”

牡丹虽然感觉少爷的话有些不妥,但转念一想。

这里只有他们两人,少爷说什么都随少爷去吧。从明天开始,自己要好好修炼少爷赐予的秘籍,不能让少爷失望才行。

……

红烛摇摇欲坠,月光清辉不敢扰人。

那绿藤妖在瓷瓶之中,却看到眼前场景开始模糊起来,不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看清。

甚是气恼!

绿藤妖划着瓷瓶中的凉水,脑海中回忆着刚才陈伟所说的哗,

【这吕洞宾也是个奇人啊。】

【居然打心眼里不想当神仙,还说什么让他当玉帝都不做,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主人呢?】

一夜直到天亮,绿藤妖感觉比自己修炼了五百年都要煎熬,折磨。就连瓷瓶中的水都有些浑浊了……

然而她还是没有找到出手偷走牡丹的机会!

正面硬拼,她又不敢。

所以,绿藤妖打算蛰伏一段时间,她就不信了,这吕洞宾不会和牡丹分开!

……

……

吕府之外,那挺着大肚子的汉钟离席地而坐,便是一夜。

虽然这一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那妖气丝毫没有减弱,似乎还有些波动,显然遇到了什么事情。

如今妖邪出世,为害人间,这妖邪之气一看就不是善类。

但是汉钟离并不担心。

【吕洞宾还是凡人之躯,虽然不会被妖怪所杀,但也会受到几分教训才对!】

等到天亮,

“咚咚咚!”

汉钟离再次敲响了吕府的大门,

……

“是谁啊……”

“是你个臭道士,赶快走开走开……”

门房一看是昨日的老道,脸色不悦。昨天自己还因此被少爷批评了呢……

……

要说小小的院墙根本拦不住汉钟离这个龙虎境的神仙,他可是被收入到仙箓之中的有名之仙。但是,汉钟离【赌】性颇大,和自己赌一赌,他偏要用自己的手段折服吕洞宾。

汉钟离反而对门房说道,

“哼,我敢打赌。吕府之中定有妖邪作祟,你现在要赶我走,不用到今天晚上,肯定会被你家少爷责骂!”

汉钟离看似其貌不扬,说起话来又是谜语人,一时间居然把门房唬住了。

门房咬了咬牙,

“要不,我给您通传一下?”

谁知道汉钟离却摆摆手,在吕府旁边的石狮子旁躺了下来。

“我就在这里睡一会,一会你们家少爷出来的时候,你来喊醒我就好了!”

……

汉钟离看那妖气昨晚十分不稳定后,知道妖怪定然做了什么,心中笃定吕洞宾会出来找自己帮忙。当下躺在吕家门口的台阶上,睡了过去!

……

“啊,这!”

只剩下门房左右为难。

……

大街上人来人往,以为稀奇。

用不了多时,天色昏沉,一天竟有过去。

门房的心情从一开始的纠结,再到冲动的想要去府中通知少爷,到了最后夜幕降临,吕府之中平静如常……

门房心中恍恍惚惚,只是觉得自己被骗了!

什么妖邪作祟!他远远的看了一眼路过的少爷还有府中众人,哪像出事的样子?

【哼,不愧被少爷骂做臭道士,居然连我一个老实淳朴的门房都骗!】

想着,门房心中生气,回去端了一盆水朝着臭道士泼去!

“哗!”

地上的人怎么没了?

……

……

汉钟离一个缩地成寸就来到了吕府旁的小巷中。

他已经是仙神之体,能够趋利避害,刚才【醒来】才会如此及时。

但是。

汉钟离看着昏沉的天色,怎么到晚上了吕府之中还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这不对劲啊?】

汉钟离掐指一算,那吕洞宾的命格仍然飘渺无序,难以捉摸,吕府众人一如往常,丝毫不乱。作昨夜到现在,似乎真的平安无事?

汉钟离心中生出一个不好的念头,

【难道,这妖怪是吃素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