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此症,可救!

陈伟面带猫妖面具,谈笑之间居然让声名在外的蝶谷仙医判若两人,众人还没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胡仙医一脸笑容从小屋中走出来,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刚刚发过火的人。

他只是随便看了常遇春两眼,便掏出一个小瓶子给他,自信满满。

“一日两次,送水服用,旬日内,便可完全伤愈。”

常遇春如获至宝,毫不怀疑。

“多谢!”

……

随后。

众人将张无忌放在厅堂中的床铺上,胡仙医拉开张无忌胸前的衣服,望闻问切,一切甫定之后,猛然一惊,满脸不可置信。

“玄冥神掌?”

“如此霸道阴寒的掌法,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

殷素素心中紧张,这神医表情惊讶之间,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绝症,难道无忌?

【难道无忌的伤势,无可救药了吗?】

殷素素身体发抖,下意识间,她忍不住靠在了陈伟身旁。她近来忧伤过度,身体靠在陈伟身上,似乎没有几分重量。

……

然而,那胡仙医紧接着哈哈大笑,非常开心。

常遇春和殷素素摸不着头脑之际,胡仙医声音爽朗。

“有如此症状,却是找对人了。纵然老夫短时间内无法根治,但是若要保命,却是不难。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可以破解这掌中寒毒!”

“此症,可救!”

说罢,胡仙医变得迫不及待,已经开始赶人了!

“你们先出去吧……我要好好研究一番!”

……

陈伟看着癫狂的胡仙医,越发认同自己对他【科学狂人】的评价了。

……

待众人退去,常遇春独自进入一个小屋里,陈伟和殷素素只能暂时来到一旁的空荡房间中。

殷素素略显苍白的脸颊上毫无表情,心中却很是感激,紧握着的双手出卖了她内心的激动。

“青书,多谢你将我和无忌带到这里来……”

【叮,恭喜获得殷素素好感度+3】

……

陈伟还没来得及回答。

就在此时,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

【叮,恭喜宿主和殷素素好感度达到40,开启殷素素隐藏任务【殷素素之死】】

【介绍:殷素素本该和张翠山一同死于武当山紫霄宫,但是因为宿主出现,导致殷素素命运发生改变,请宿主负责到底!】

【提示,保护殷素素一年内免于死亡,将会彻底改变殷素素命运,宿主是否接受任务?】

……

“接受!”

……

【任务奖励:完成任务即可获得大量崩坏值+剧情崩坏进度+殷素素好感度+随机功法+天材地宝……】

【任务惩罚:任务失败,殷素素在一年内丢掉性命,宿主崩坏值归零+境界归零!】

……

……

这段时间以来,殷素素对陈伟印象又有改观。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陈伟当作了值得信任的朋友。只是忽然间,那隐藏在面具之后双眸似乎紧紧的盯着自己。

殷素素心中莫名一紧。

可是很快,这双眼睛看起来平常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肯定是自己看错了吧?】

殷素素前些日子误会了陈伟,心中还是有些歉疚,没有多想。

……

陈伟此刻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如今主线任务,第三事件预警【医治张无忌】已经进入到瓶颈之中。

救还是不救,已经成了问题。

【凭借着偶然间完成的小任务,获得的崩坏值实在太少了!】

此番,陈伟主动提出带张无忌寻找蝶谷仙医治病,是为了破坏了原本的剧情。但是系统到现在都没有完成任务的提示,难道真要自己杀了张无忌才能完成任务?

【但是我陈伟又不是滥杀无辜的魔头。】

【正好,如今殷素素身上触发了支线任务,解决了我现在的麻烦。】

【虽然任务失败惩罚严重,但是任务成功奖励看起来也十分丰厚啊!】

【这个任务,我陈伟做定了!】

……

此刻,殷素素还有些好奇,

“青书,那蝶谷仙医既然有不救外人的规矩,你到底是怎样说服他去救无忌的呢?”

“很简单,我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帮他,以后也会帮他一次。”

“就这样简单?”

“确实……”

陈伟化身谜语人,有些事情说不清楚。

这牵涉到以后的剧情,胡仙医也并非没有烦恼。陈伟报上了【金花婆婆】的名字之后,那胡仙医一切都懂了。

殷素素也不再纠结。

……

今日,殷素素眼看着张无忌身上的伤势有了治好的可能,心中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另一件事也出现在了她的心头。

那就是张翠山之死。

想到当初的誓言,殷素素觉得到了该履行誓言的时候了,她认真说到,

“我相信无忌在这里能够得到救治……现在,我要去寻找那黑衣人去为五哥报仇了……”

“无忌,还希望日后武当能够照看……”

……

【这就想走了?】

陈伟看着殷素素,摇摇头。

张无忌身上的崩坏值,还要她来还呢。

那神秘黑衣人看起来实力高强莫测,应该是和张三丰张真人一个等级的高手,且不说能不能找到这个神秘的黑衣人。

就算找到了,殷素素打算去送死?

陈伟可不会让她死这么早。

最起码,一年时间内,自己要保证殷素素的安全。

陈伟淡淡说到,

“你现在可以立刻离开……”

“张无忌是张五侠的儿子,我们武当照顾也是理所应当。”

“但是张无忌是你和张翠山的儿子,他现在伤势如此严重,昏迷不醒,如果他醒来,发现一切都变了,我又该如何和他说?”

“是说他父母都死了,还是说……”

陈伟声音越发严厉,

“你不要他了?”

……

“我……”

殷素素站在原地,听到陈伟所言,心如刀割,脸上毫无血色。

殷素素犹如寒风之中一朵洁白的莲朵,我见犹怜。

她想到张无忌跟着自己和张翠山离开冰火岛,却遭遇人生之中如此之大的劫难,心中越发愧疚。终究是母性占据了上风。

对自己的冲动,愧疚不已。

她看向陈伟,目光真诚。

“是我不对。”

“我会等到无忌醒来,伤势稳定,再去寻找黑衣人报仇!”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