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书店遇熟人

“江仔早啊!”就在江昊辰感叹之时,经理室门口传来了孙经理的声音。

“孙经理早!”江昊辰起身打招呼,而后迅速走进经理室,端起孙经理的杯子来到饮水机边接满了水。

孙文豪点点头,接过水抿了一口,走进了经理室。

这时,黎子荣走了进来,他一把拉过江昊辰,来到二楼外阳台上,然后递了根烟,“小江,来一根提提神。”

“黎哥,大清早的提神?昨晚没睡好啊?”江昊辰接过烟笑道。其实抽烟提神是假,他知道黎子荣肯定是有什么事找他。

这时,黎子荣表情变得非常的严肃,看着江昊辰,“小江,你认识万经理?”

“嗯?怎么这么问?”江昊辰不明所以的看着黎子荣。

“因为一大早我爸就接到万成安的电话,问东问西就问你的情况,尤其是你在哪毕业的,学的啥专业。你也知道,我爸在集团管人事,万成安那边又是咱兄弟公司,所以……我爸让我问问你咋回事?”黎子荣一头雾水,看着江昊辰,不知道发生了啥,怎么万成安会突然关注江昊辰呢。

突然,黎子荣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又说道:“对了,你不会是想去他那边吧?你可别犯浑啊,他们厂子亏损挺厉害的,奖金都没有。”

“黎哥,万经理我也是昨晚才认识的,怎么可能去他那里!”江昊辰嘀咕了一句,手中的香烟猛地吸了一口,又缓缓的吐了出来。

这万成安到底安的什么心?江昊辰心里非常不满,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万成安他爸和黎韶光当年是上下属,两家人关系挺不错,所以他迫切想知道江昊辰的情况。

万成安现在厂里技术部除了王工还算是凑合,另外两个技术实际上水平很有限,刚刚毕业,没什么经验。加上即将面临的转制,厂子又连年亏损,令他有了危机感,他希望重新组建一个强大的技术部门。在这个年代,私营企业都在抢人,甚至有些盲目,相对好的私企给的待遇都相当的高。

“那就好,我就担心你在这儿不受待见,一犯浑走了!”黎子荣松了口气,重重地吐出了一口烟,将烟屁股掐灭下了楼。

叮铃哐啷的,办公室内一阵嘈杂声传来,上班的同事们已经到齐了,江昊辰和黎子荣话已谈完,他灭掉手中烟,跟着走进了办公室,江昊辰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是9点10分了。

“阿华,你带他们几个去省城提四台奥迪回来。”孙经理在里面对着刚到的欧阳华说道。然后探出头,对着外面办公室道:“你们几个跟欧经理去,那个程仔你留下吧。”

片刻后,欧阳华开车带着四人离开了公司,办公室内安静了。

“江仔,你去一趟书店吧,买包打印纸回来,把价格单复印出来,下午他们提车回来摆车上。”孙经理翻弄着复印机,然后又对着外面的江昊辰叫道。

“好!”江昊辰本来还在想着万成安的事,听到孙经理的话,转身就下了楼。他又借了看门老伯的自行车,然后离开了公司。

新华书店位于环市北路,江昊辰之前几次想去买书,不过都因为一些杂事没去成,所以来到大良两个半月了,书店他还没去过。

现在过去买复印纸,他打算顺便看看有什么书买上几本,江昊辰一路想着,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新华书店。

走进书店,江昊辰很快买了纸开了票,他又上了二楼,江昊辰学的是师范美术,所以跑到了美术用品类书籍的书架旁看了起来。

不知不觉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就在江昊辰正翻看着,突然背后一声叫喊,吓了他一跳。

“江昊辰!”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

江昊辰扭头一看,侧面站着一个人,样子20岁出头的模样,个子挺高,穿着一套牛仔服,留着个三七分的头发,那笑容显得有些狡猾。这是……

“陈燕忠?”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那是去年他在校期间,学校组织去太行山一带外出写生时认识的。

当时认识后,聊天才得知是他潮汕老乡,而且是广南省花城美院的学生,听说也是今年毕业,可惜后来毕业就联系不上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相遇。

“真的是你?哈哈,这一毕业都联系不上了,怎么,现在在哪发财?”陈燕忠大笑道。

“是啊,一毕业我就来了广顺市太良这边,本想联系你,却发现联系不上了,当时毕业前给你来过一封信,告知我可能会到太良,不过直到毕业也没收到你的回信!”

江昊辰看着陈燕忠,说实话,突然在这里见到,他也是很惊喜,这可是他在校期间认识的第一个广南省人,还是他潮汕老乡,而且见到他的时候,当初在太行山写生的场景似乎历历在目,又浮现而出,仿佛就是昨天才发生的。

这陈燕忠给他的印象很好,虽然都是学生,但是做事老练,为人豪爽,当时在太行山仅仅接触了20天,但是两个人却谈得来,很对胃口。

“你给我学校去过信?唉,我提前一个月就来太良了,当然收不到信了。”

“走,上我办公室坐坐!”陈燕忠说完,带着江昊辰向着二楼东侧一间办公室走去。

江昊辰看了看,有些明白了,“燕忠,你分配在书店上班?挺清闲吧?”

“嗯!先来了再说,到时就当作一个跳板,先干着,有更合适的就走呗,来一根!”说着说着,他们已经进入了办公室,陈燕忠掏出一根烟递给了江昊辰。

“对了,你咋样?现在做什么?”

“我还能咋样,亲戚给找了个汽贸公司,先干着看吧,一天到晚也闲着没多少事做。”江昊辰点燃了烟,闲谝着。

“那可以啊,工资奖金照拿不误,时间又宽裕,还能兼职搞点钱,多好啊!”陈燕忠说着,起身拿了个一次性杯子捏了点茶叶泡了杯茶递给了江昊辰。

“来,喝杯茶,办公室没办法泡功夫茶,改天去我宿舍咱再泡,呵呵!”

“行,不用客气!”江昊辰接过茶水,笑了笑又道:“我哪有你那能耐?我可是在外地毕业回来的,哪有啥人脉关系啊,想找个兼职都不知道上哪找,不像你,就在省城美院出来的,人脉关系好,找个兼职容易,看来你是经常兼职捞外快啊?”

“也没有,就是前阵子广交会之前,拿了几份会展的展位设计,可惜就订了一份,赚了两千。”陈燕忠说的很轻松。

“两千?还有这样的活吗?给我介绍几单呗!”

“你以为这些活都是白菜啊?还几单?我之前广交会那些单子还是我老师手上的,人家看不上那些小活,所以给我做了,可惜我不给力啊,就订了一份。不过……”陈燕忠想了想,没有再说。

“不过什么?真有大活啊?”江昊辰追问着。

他现在真是急需钱,昨晚拿了BB机,他就拆开了,而后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连他都吓了一跳,可如果要按照他的那个想法构思做,那可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那是需要一大笔资金。

“你很需要钱啊?”陈燕忠看着江昊辰,眼神有些玩味。

“这不废话嘛!你不想要钱啊?嘿嘿!”江昊辰笑道。

陈燕忠白了江昊辰一眼,笑着摇了摇头道:“要钱也得有能耐啊!”

他顿了顿,似乎有些疑惑,又接着说道:“应该是前两周吧,我去了花城拜会我老师,他最近在做一单大活,一个观音雕像,几十米高,还有一些相关的配套施工方案,听说几百万的工程,忙得不可开交,所以小活顾不上,我几个同学没事就上他那里帮忙。上周我又去了他那里,他说有单10几万的活,我估摸着至少能赚5万以上,可惜我做不了,没敢接啊!”

“快说说!什么活?”江昊辰顿时来了兴趣,手上的烟猛吸一口就恰掉了。

93年的10几万,那可是很大的,即使是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的广顺市来说,那也是不小的一比数目。

他两眼发光一般,仿佛是看见金子似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