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风雨欲来

第二更到:

抱歉,最近疫情,只能保证两更,偶尔会三更,望大家理解!

——————

“小辰,你过来啦?”陈燕忠的父亲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态势。

“陈叔好!”江昊辰打了声招呼,眼神瞟向了旁边的那位老人。

这个老人长相与陈燕忠有些微似,但头发花白,笑容满面,穿着一身黑色体恤和牛仔裤,衣着打扮显得非常年轻化。相比之下,陈燕忠的父亲则更显得老气很多,如果不细看,还以为这个才是陈燕忠的父亲。

“陈爷爷好!”江昊辰对着老人微笑着打招呼。

“你就是小忠的朋友吧,好,好!”陈燕忠的爷爷似乎更显随和。

他几步走向沙发边,拿起小茶壶对着陈燕忠道:“小忠,去接点水来烧。”说完,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沙发上。

“小辰,听说你搞出了BB机和全电动注塑机?厉害啊,你们年轻人有头脑有文化,我们可是落伍了。”陈爷爷问道。

“陈爷爷过奖了,那个不值得一提,小打小闹罢了,和陈爷爷这么大的产业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江昊辰非常诚恳的回应道。

那可是九死一生,在那个年月从香港滚打拼命起来的,再怎么都是值得江昊辰尊敬的。

“诶,怎么能说不值一提?注塑机我没见过,不过你那BB机我倒是见过,小忠把你生产的BB机给我看了,质量技术确实不错。对了,我刚好在胡建投资了一个项目,和那边几个领导认识,回头我给你推荐推荐。”陈爷爷随口道来。

“那可是太感谢陈爷爷了。我确实是窝在粤省小打小闹罢了,还真不知道如何走出去。”江昊辰一听大喜,正不知如何走出粤省,现在陈燕忠的爷爷这一说,可帮了他的大忙了。

“嗯,都是小事,你回头给我准备一些样机,最好把说明书和质检报告这些材料都准备好,我回头让小忠去找你,过几天我就去胡建。”

“好的,我回去就准备,另外,我想请陈叔帮我个忙。”江昊辰拿出了那份图纸。

“陈叔,我需要改造一些机床,缺少这些零件,我们自己无法生产,所以只能麻烦您了。”江昊辰说完,取出图纸递给了陈燕忠的父亲。

“哦?你要改造机床?准备搞什么?”陈燕忠的父亲对这些是挺有兴趣的,毕竟他也是这方面的能手,有着对机械方面的炽热情感。

“是这样,我准备改造后生产精密配件。”江昊辰将情况大致说明了。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还能想到这样来改造,那电路板呢?”那个我已经找人生产了,预计半个月就出来了,就是我生产BB机的厂子。

“哦,那行,这配件我帮你联系加工。”陈燕忠父亲应承了下来。

与此同时,就在江昊辰和正在顺市和陈燕忠的爷爷和父亲交谈之时,江昊辰不知道的是,作为具有科技突破性的BB机和交换机技术,省里经过研究,决定将江昊辰的产品做重点扶持,并向中央提交。

而张耀辉那边这几日又在忙着做电视广告,他老爹却带人直接到了增市,不知是听说了江昊辰的事情有了什么想法,总之,就在交换机新产品出来之后,他老爹就有了想法,此次更是亲自将增市那个最大的客户抢了回来。

这直接引发了增市那家贸易公司与张耀辉的老爹有了很大的矛盾,只是碍于一些关系,两边似乎都不敢有太大的冲突。

“老板,怎么办?老王那家伙被莞城的张大冈撬走了,我们可是备了不少货啊。”增市美联贸易公司内,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恭敬的站在一间办公室内,对面则是一个头顶微秃,约么60岁左右的老者。

“妈的,张大冈退去莞城,我们只见井水不犯河水,他为何要搅乱这趟水?大哥,要不我们……”这时坐在一旁沙发上另一个中年人站了起来,此人光着头,穿着一件花衬衣,对着老者比划了一个抹杀的动作。

“小磊,你可千万别乱来,张大冈的背后深得很,真动起来我们得不到好处的,要不是他估计他那个儿子张耀辉,我们这次估计麻烦就大了。此事就此作罢,你打个电话给王工,让他把这批交换机从顺市销出去。”

“行,我这就去办!”中年人说完转身离开了。

“小强,我让你盯着那个江昊辰,啥情况了?”

“老板,他跟张大冈的儿子张耀辉搅和在一起,我们没敢动,后来又在省城收购一个机械厂。”

“哦?居然和张大冈那个没出息的儿子混在一起?”老者沉思着,不知想什么。

“老板,其实您大可不必紧张,上次阿伟乱棍把他打得昏迷,能醒来就不错了,我看也没啥大出息,而且万成安不也没斗过王工,被赶出了厂子,现在由王工控制着。”那个年轻人一脸轻视的说道。

“小磊,还是不可掉以轻心,我们现在越来越不好做,如果再不洗干净,会很麻烦,对了,阿伟现在情况如何?”

“老板,他自从逃了之后就没有回来过,年前联系我,说是在滇省边境,想回来过年,我劝他现在千万别回,粤省现在全力通缉他。不知他有没有听,反正现在没有消息。”这年轻人缓缓道来。

老者在办公桌前踱来踱去,而后道:“你给我多留意着,江昊辰那边还是不能松懈,听说他跟张大冈那个儿子搞了个BB机,似乎还挺火的。另外一定要注意阿伟的情况,一旦他再联系你,一定让他不要回来,最好永远别回来,如果真的敢回来,就让他再也开不了口。”老者低沉的语气狠狠地说道。

华强电子厂内,王工更是一肚子火,就连他最大的倚仗,那个均安的电饭锅厂刚刚给他来电话,要求取消电路板的代工合作,而且同一时间另一家均安的灯具厂也取消了合作。

“王总工,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怎么我们最大了的几个单子全都取消合作?我们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啊,在这样下去,这个月工人工资都发不下去了!”李厂长非常不客气的说道。

“妈的,我知道了,一定是他,你给我等着,你逼我到这个份上,你也别想好过!”王工歇斯底里大叫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