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那一抹殷红

天很蓝,云很白,江昊辰的心情很好,车子慢悠悠地在道路上行驶着。

听说绿田路是卖高档女装,江昊辰来到这里,江昊辰不知买什么,对于买东西,他真的很头疼,稀里糊涂买了买了一套高档运动服就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见到俞晴晴穿着运动服,所以一想起买衣服,江昊辰首先想到就是运动装。没办法,谁让他还欠她一份礼物呢!

五点半,江昊辰又买了些水果,然后将车停在了医院大门对面,然后下车走到医院门口。

等了半天不见俞晴晴出来,江昊辰掏出了跟烟点着。

“靓仔,这里不能抽烟,到外面抽。”江昊辰刚点着烟,就听见一个中年保安走过来大声喊到。

江昊辰低头一看,自己正站在侧门处,他有些郁闷,退了出来。

“咯咯!”就在他刚刚退出门口,却听见一阵悦耳的如同铃铛般的清脆笑声。

江昊辰抬头一望,只见俞晴晴坐在一辆黑色踏板车上,抿着嘴正对着他笑,耳边几缕发丝吹在脸颊前。

江昊辰知道,她肯定是笑自己被那保安呵斥,心里有些不爽,他将大半截烟扔在一边,狠狠的踩灭。

“把车停医院吧,我带你回。”江昊辰轻声说道。

“你带我回?”俞晴晴不明白江昊辰为何这么说,却见江昊辰指了指医院对面。

“你等我!”俞晴晴飞快的将车骑回了车棚。

原本因为江昊辰整个年都没有看过她,回家都不给她招呼一声,连她呼叫他都不回电话,心中窝了一肚子气。带着怨气的俞晴晴,听见江昊辰一句“我带你回”竟然心里甜甜的,什么怨气都没了。

似乎江昊辰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勾起她的喜怒哀乐。

医院门口到马路对面,仅仅只有30米,俞晴晴走在江昊辰身边,却恨不得是三百米,三千米,甚至更长。

“上车啊!”来到车前,江昊辰打开副驾驶位的门,看着愣愣地俞晴晴不知在想什么。

“哦……”

一路上,江昊辰没有说话,俞晴晴低着头也没有说话,此刻脑子里却不断蹦出元旦那天的一幕幕。

“我这是怎么了?羞死了。”俞晴晴内心想着,娇羞的红晕不时浮现。

江昊辰专注的开着车,眼角瞥见俞晴晴那白里透红都脸颊甚是好看,不知俞晴晴这是怎么了。

很快到了,车子停在了村子路边。江昊辰打开了后门。

“给你的!”江昊辰提着那套运动服递给了俞晴晴。而后又将一大袋水果提了下来。

“给我的?”俞晴晴看了看那套粉粉的运动服,内心蜜意更浓。

“哟,晴晴带男朋友回家啦?”这时,侧面走来一个中年女人,一见两人就扯着嗓子喊到,脸上笑容灿烂。

“何阿姨!”俞晴晴叫了一声,脸色更红,如同一朵三月的桃花,她低着头,手上一扯江昊辰的衣角加快了尿布。

江昊辰被这么一扯,被动的跟在后面。

“小辰来了,这么客气干嘛?还买了这么多水果。”进了门,晴晴妈正拿着扫把,在院子里早着落叶。她接过江昊辰手中的袋子招呼着。

“阿姨好!”江昊辰打了个招呼,走进客厅。

“俞爷爷呢?”见屋里没人,俞清海不知去了哪里。

“他还没回来,刚打电话说晚一点,正在招呼质监局的人,让你先等等。”晴晴妈说着,却被俞晴晴拉进了卧室内。

江昊辰一听晴晴妈的话,这才想起自己匆忙,竟然忘了注塑机的质量检测报告,还好俞老爷子心细。

“妈,好看吗?”俞晴晴一进房内,立刻取出那套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来比划去,嘴里还不停的问着。活脱脱一个小女生。

“瞧你那点出息劲儿!小辰买的?”晴晴妈笑了笑。

“好看不嘛?”俞晴晴点点头撒娇的问道。

“好看好看,我家晴晴穿什么都好看,好了,我还要去做饭呢,你赶紧出来招呼着。”晴晴妈说完,转身出了卧室。

“切,应付!”俞晴晴嘟囔着嘴,依然是将衣服比划着,在衣柜的镜子前照过来照过去。

“小辰啊,阿姨去做饭,你自己喝茶,不用客气哦。”晴晴妈来到客厅,对着干坐在沙发上的江昊辰说道。

“行,阿姨要我帮忙不?”江昊辰站了起了。

“不用不用,你坐!”晴晴妈说完,直接朝着厨房而去。

江昊辰看着茶几上一套鸡翅木功夫茶具,旁边还有个电动烧水小壶,整套都是新的,应该是才买没多久。

江昊辰记得俞老爷子平时不怎么喝茶,而且他家也不是潮汕人,不知为何买了套功夫茶具。

想不明白,江昊辰也不想了,他接了点水,准备烧水冲茶。

水开了,江昊辰从茶几下面拿出茶叶一看,这和他在厂子喝的茶叶一样。

江昊辰取出茶叶泡起了茶,却见俞晴晴穿着一身淡粉色的运动装从卧室走了出来,嫩白的脸色在衣服的映衬下显得无比娇美。

“好看吗?”俞晴晴轻咬着嘴唇问道。

江昊辰抬头,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痴迷。

“好看!”江昊辰稀里糊涂的说了出来。却见俞晴晴脸上浮现一抹殷红,转身回了房间。

“我说错话了吗?”江昊辰嘀咕着,摇了摇头,端起那精致的小茶碗品着。

“好茶啊!”江昊辰感觉无比惬意。

“哈哈,小辰啊,让你久等了,厂里招呼他们才忙完,对了,路边的新车是你的?”俞清海疑惑的问道。

因为这村里几十年了,谁家有什么车他可是清清楚楚,此刻也只有江昊辰过来,路边多了一辆新车,所以俞清海自然怀疑是江昊辰的。

“嗯,下午才刚买的。”江昊辰笑了笑道。

“俞老爷子,来喝茶,刚泡的。”江昊辰招呼着。

“好!”

“对了,你怎么想起买这功夫茶具了?这可是我们潮汕地区的习俗啊。”

“哈哈,那可不是我买的。”俞清海哈哈大笑,坐了下来。

“那是晴晴这丫头买的,过年的时候,这丫头托她汕头的同学给带来的,然后呼你,你却不回话,这么就闷了一肚子气。”俞清海小声的说道。

————

ps:三更到!

眼镜腿又断了,我拿着打火机烧啊烧,终于衔接上了,不知能坚持多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