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难道是追债的?

这间厂子离大桥不远,非常便利,两旁是绿化带,门口就是大公路,刚好在交叉路口,从大桥上望下去非常醒目。

“这厂子一直是做农用车齿轮的,不过近两年当地农民普遍购买力强了,基本上农用车销量直线下滑,所以这厂也就艰难的维持着。”来到厂门口,江昊辰看着这个厂子,邓显怀的父亲邓光良在一旁讲述着。

“对了,省城不是有一家民用汽车厂吗,怎么不跟他们合作?”

邓光良笑了笑道:“厂里我可是清楚得很,车床都是比较落后的,生产不了,达不到要求。”

“哦?原来如此,只是不知这老板的情况如何。”江昊辰嘀咕着。

他心里有些两难,到底是谈合作呢,还是收购下来?

如果收购下来,将厂里的车床升级改造,然后与车厂合作,他脑子里现成就有很多零部件的生产技术,自然就能盘活厂子,但这样一来,他手头上没有那么庞大的资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是落后的车床,这么大的厂子,也需要不少资金,即使要收购,也得BB机和交换机投产之后了。

如果是技术合作,倒是节省很多资金,不过也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股权的分配,这个老板的情况他是一概不知,不过他相信在绝对利益面前,人的贪欲会更大。

他原本计划着自己只搞研发,走出卖专利使用权的道路,现在看来,有些事情得适当变通才行。

“老板姓黄,是个潮汕人,为人很不错,对员工也很好,不过我年前听说他对这一行没兴趣了,想卖了厂子搞汽车贸易,没想到还是真的,可惜了。”

“嗯?姓黄?还是潮汕人?你这些东西之前怎么没说?”江昊辰一听,觉得这事非常蹊跷,他隐隐觉得,他认识这个人,难道是他?可当初从未有人提及过啊,他也是无意间见过这个人一次,坐在一起喝了一次茶而已,却没有说过话。江昊辰眉头紧皱,心里有种直觉这个人就是那个人。

“你也不想想,当初我恢复后,你一直窝在房子里忙得不可开交,我哪有机会说啊?”邓光良笑了笑,有些无奈。

“走,先进去看看情况再说吧。”这次,江昊辰带着邓光良、魏尧瑄和王亚南,他们四个人一起来。

走进厂子,江昊辰觉得,这个厂子徒有其表,外表确实装点的不错,但内部却不怎么样,厂子里堆着许多杂物,尤其是远远看去,后面的车间就给人感觉破烂不堪,搭在房顶的铁皮都锈渍斑斑。

厂房的办公楼在东侧,走到楼前,江昊辰更是觉得奇怪,墙边竟然塌了一角,露出水泥内的钢筋,旁边的玻璃大门碎了一地。

“这……难道被人砸了?”江昊辰十分不解。

邓光良急忙跑上前来,仔细看着大楼,“不对,年前我一月中旬走的,走时还好好的,这应该是我走后出现的,莫非他们要拆了这楼?那不应该啊,拆了他咋转出去?”

“走吧,上楼找老板吧。”江昊辰说完,率先走在前面。

刚才进厂时,那个保安大爷就说了,老板今天在办公室。

这是一栋三层楼,似乎这个年代的办公楼几乎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同小异。江昊辰轻车熟路般的直奔三楼,一般老板的办公室都在三楼。

“小辰!”一上三楼,就见楼道里有不少人,其中有几个个头高大,穿着短袖T恤还纹着身的人站在一旁,看起来凶神恶煞一般。

邓光良急忙挤到了江昊辰前面,似乎是怕江昊辰出意外。

王亚南也是,一下窜到了前面,紧紧盯着走廊最里面那些人。他个头并不高,不过浑身肌肉充满着爆炸力,听说是跟人练过,真要打起来不说一个顶仨,也能轻松撩倒俩个,他紧紧盯着过道内的人。

江昊辰却很轻松,眉间充满了一种从容之感,不知为何,自从上次传输中断,他的大脑被拓展了,身体似乎也得带来好处,他总觉得,体内有一股浑厚的力量。

“难道他们是来追债的?”邓光良想到了一个可能。

“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来看厂子的,不是来打架的,放松些。”江昊辰走到前头,向着过道尽头的办公室走去。

“干什么的?赶集滚!”守在办公室门口的其中一人大声叫道。

江昊辰依然向前走去,没有理会,他担心这个老板很可能就是他猜测之人,如果是,那他无论如何也得帮。

“妈的,找死!”那人见江昊辰已经快走到跟前了,他快速冲出两步,对着江昊辰就是一拳。

“昊辰小心!”王亚南急了,他知道江昊辰不能打,万一出个什么事就麻烦了,而且俩人关系真的很铁,他急忙冲上来。

江昊辰本来不想惹事,不过此刻他也想印证一下自己心里的想法。他拦住了冲上来的王亚南。

眼见那个纹着身五大三粗的大高个一拳砸来,他抬起左手一挡,右手挥动拳头,猛地砸向那个大高个的左肋处。

轰!

仅仅一拳,那个大高个一下子被轰的连退好几米,倒在了办公室门口,他双手捂着左侧,痛苦嚎叫。

另外几人如临大敌,纷纷围成了一个扇形,警惕地盯着江昊辰。

江昊辰身后的王亚南看得目瞪口呆,他的印象里,江昊辰是最不能打的,初二那年,江昊辰惹上了外班的一个同学,那人带着两个社会上的混混找事,还是他帮江昊辰挡的拳。

现在再看江昊辰,他感觉似乎变了一个人,完全不敢相信。

魏尧瑄扶了扶眼睛,嘴巴张得老大,眼睛都没眨。

“兄弟们,一起上,做了这小子。”前面那几个围了上来。

几人挥动拳头,对着江昊辰脑袋就开干。

江昊辰往后一退,轮动拳头,对着冲在前面一人就是一拳,那人被砸得倒摔了出去,如同死狗。

另外三人不要命似的就要冲上来。

“怎么回事?吵什么呢?”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

“昊辰!是你?”那人大叫。

江昊辰抬头一望,顿时郁闷不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