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意料之外的愤怒

“耀辉,你有没有办法搞定驾照?我是说,我没时间慢慢学。”离开之后,江昊辰给张耀辉打了个电话。

他现在迫切需要有辆车,但是首先得有驾照,虽然这年头,他知道有些人是无照驾驶,后面有空才去补考,但是江昊辰不想这么干,万一出了事,那得不偿失。

而且他知道,张耀辉门路很广,尤其是他老爹。

“你会开不?”张耀辉思考了片刻开口道。

“会!”

“那行,你忙你的,把身份证和一寸照片留公司里,回头我派人去取,到时你只需要来一次就行。”

“OK!”挂了电话,江昊辰赶回来公司。

下午两点,魏尧瑄兜兜转转找到了江昊辰这里。

并不是江昊辰这里有多难找,而是魏尧瑄转过来,没想到江昊辰会将整个二三层都租了下来,他原本以为江昊辰只是租个门面,见到一楼下都关门,又绕出去了。

“昊辰,你可真敢干啊!”魏尧瑄感慨。

江昊辰一听,呵呵笑道:“这不算大,很快,公司的面积就会扩大10倍20倍。”

在他的计划之中,这里也就是公司临时的落脚点。

“尧瑄,你那边办好了吧?曹厂长没为难你吧?”江昊辰问道。

“嗯,年前就辞了,对了,曹厂长还让你年后回来找他呢。”魏尧瑄想了想又道:“他好像想搞个设备销售公司。”

“我之前就猜到了,先不管他那边,我的计划是研发公司先暂时分成机械、电子、检测、营销等几大部门,刘向成到时负责电子这边,其它部门暂时空缺着,现在严重缺人,你起草一份招聘计划,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负责人及研发员落实下来。”

“另外,工资待遇一定要高于同行,你这两天多出去走动,和你同学他们多聊聊,了解一下其他公司的待遇情况,尽快拟定出来。”江昊辰说道。

“对了,三楼这间宿舍你就先住着,我晚上赶去太良办些事情。”江昊辰想了想又道。

“行,那我明天就开始,下午去把行李搬过来。”魏尧瑄本来就是搞管理的,不少同学在省城这边公司企业做事,其实之前也是混得不怎么爽,现在可以从一个公司成立开始规划,他也在很有想法的。

接下来,江昊辰将王亚南介绍给魏尧瑄认识,让王亚南协助魏尧瑄。

然后他又到隔壁看了看那个大孩子和他父亲,他身上只是拳脚伤,烧已经退了,并无大碍。

“嗯?”突然,江昊辰的BB机响了。

“一起走吧,你去回电话,我也正好去搬行李。”魏尧瑄拍了拍江昊辰。

离开公司,江昊辰给万成安回了电话,呼叫江昊辰的正是万成安。

“万经理新年好啊!新年发大财!”电话一接通,江昊辰就拜起年来,但对方却显得有些不对劲。

“什么?你再说一遍?”听见万成安嘀咕了一句,江昊辰隐隐觉得有什么事发生。

“小江,我是说王工被保释了,因为证据不足,而且伤你的人现在还在逃。”万成安加大了声音。

“怎么会这样?那你那边厂里情况如何?”江昊辰问道。

“现在不好说,如果王工按无罪释放,我这边可能就比就麻烦,毕竟他有不少路子。”万成安有些焦虑。

江昊辰想了想,这电话里也谈不出个啥,“万经理,是这,我正好现在要去太良,我们晚上六点半吧,就在新宁路那个大排档一起吃饭,到时见面详谈。”

挂了电话,江昊辰一看时间正好4点,他急忙回去,给王亚南交代了一番,又给那个大孩子留了200块钱。

这时,他才知道这孩子名叫邓显怀,蜀地人,今年十六岁。他父亲是在附近一家机床厂做事,但不知为何,往年初五宿舍早已可以进入,而今年厂里却没有开门。

江昊辰心想着,或许回头可以去了解一下情况。不过现在是赶紧去太良,那边事情比较急。

简单提了点行李,江昊辰匆匆离开了,这里离洛溪大桥很近,从大桥搭往太良的车很方便。江昊辰很快上了车。

5点多,江昊辰回到自己在太良租的住处,他取出一张盘,将年前做好的交换机的文件全部拷贝进去,然后放入自己的文件包里,然后来到新宁路的大排档。

“万经理来的真早,让您等我,实在抱歉啊。”江昊辰一来,就见到万成安早已在此等候了,看来是挺急的。

今天正月初六,周围很多店面都没有营业,街上有些冷清,不时能听到楼上传来的麻将声。

“小江你可是说笑了,我离得近,你可是搭车赶过来,你才是辛苦了。”万成安无奈的摇了摇头,精神有些不好。

江昊辰一看,知道万成安这个年一定没过好。

一个心腹大患被保释,还有可能无罪,万成安这个年真的是不知怎么过的。

“那个事到底怎么搞的?”江昊辰不解的问道。

“哎!都怪我心急了。”

“怎么说?”江昊辰疑惑的问。

“是这样的,当时我报了警,用你加工给我的那几个丢失的零件放在我桌子上,我敲山震虎的说已经找到了,希望某人能坦白从宽。当时王工一慌,说漏了嘴。”

“不过后来,王工却一口咬定没有偷配件,而你组装上去的那几个零件经过检测,确实是重新加工的,所以找不到新的证据证明王工有罪。”

万成安万般无奈的说道:“而且,我听说增市那边那家投资公司也没有证据,年前已经放了。”

“什么?竟然会这样?那家公司到底什么背景?做什么的?”江昊辰非常气愤,因为那件事,差点要了他的命,要不是他与常人不同,那次真的就没命了,可现在袭击他的凶手在逃,而幕后公司却没有证据,这令他无比愤怒。

“不知道什么背景,不过估计很复杂,我听说他们销售的进口设备,按理说应该是不光明的手段进来的,但是手续却正规,所以里面的水很深。”

“对了,前阵子,出事之前听说他们还售卖了一台数控机床,我觉得来源肯定有问题。”

“哦?数控机床?进口设备?好,好,那就走着瞧。”江昊辰喃喃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