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匆匆的年

第二天,江昊辰闲来无事,与刘向东在游戏厅打了一上午的《雷电》。

到了中午,刘向成回来了,却见他耷拉着脑袋,一脸低落的样子。

“向成哥,方案被否决了?”江昊辰一见,心里就明白了。

“哎,”刘向成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的方案太超前了,超出了他们的接受能力!放心,以后他们会接受的。”江昊辰拍了拍刘向成肩膀道:“向成哥,年后跟我出去走走吧,眼界高了,才能开发出更先进的产品。”

刘向成愣了愣,“你怎么知道?上面领导确实认为这项革新有些不切实际,最关键是如果才用了全自动,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下岗?我觉得这点可能才是关键吧?”

“所以说,你这是杞人忧天,还是多考虑自己吧,在南方,有能力者居之。”江昊辰想了想道。

“你说的没错,其实……就算不是因为这事,我也打算停薪留职了,这几年在单位确实是在混日子,感觉很多东西无法施展。”刘向成轻轻说道。

江昊辰根本没有想到,刘向成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他对着刘向成咧嘴一笑道:“初五清早,我来接你。”

下午江昊辰返回了家中,当晚又与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聚了聚,虽然他也动了心思,想拉上他们,可又一想,这几个同学虽然关系不错,可技术一般,最主要还是分在机关单位,多数情况下是不会离开的。

时间过得很快,这几天没有再出门,而是在家帮着卤肉卤鸡,做年糕,炸糖饺,炸肉丸。每年过年,熟悉的忙碌,熟悉的味道又一次浮现,这种感觉,江昊辰非常喜欢。

而刘向成则打电话来,告知他已经匆匆办理了停职。

年二十九,下午的天变得灰白发亮,很快白色的雪片飘落,一场大雪悄然降下,整个世界变得白茫茫。屋内的暖气一场暖和,江昊辰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灰白朦胧的天地思绪万千。

“明年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江昊辰心中感叹。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这时,窗外传来阵阵鞭炮声,打破了江昊辰的思绪。

“哥,我们下楼放鞭炮吧。”二弟叫道。

“嗯!”

父亲拿着一串很长的鞭炮,两个弟弟在身后,他们一起下了楼,母亲则在家里包着饺子。

楼下一片雪白,一阵鞭炮声响起,光亮闪烁,红色炮屑飞溅,远处,更多的鞭炮声霹雳作响,交织成一曲年的乐章,年味,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爸,你这也快退休了吧?”吃着年夜饭,江昊辰和父亲闲谝着。

“嗯,快了,再有三四年吧,估计你俩弟高考完差不多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想想当年当兵离开家乡,到现在一晃便是20年。”

“是啊,当年你才刚刚出生,现在都20岁了,也工作了。”母亲接了一句。

父母简单的话令江昊辰有些哽咽,他们简简单单,不图什么,省吃俭用的把他们养大成人。

“爸,你少喝点。”见到父亲又斟满酒,江昊辰劝道。

“嗯,今天大过年的喝一喝,平时你妈也不让我喝,呵呵。”

江昊辰望向一旁,两个弟弟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春晚。仿佛什么事都与他们无关了,这种无忧的感觉真好啊。

有人说,年就是在炮竹声中悄悄的溜走的,在守着春晚中度过的,这话一点没错,年就这么过去了,让人还没来得及在团聚中多温存一些,就这么匆匆溜走。

正月初一,江昊辰像往年一样,去李老师家拜年,而这一次,他也抱着探一探李天复的想法而去。

“李老师新年好!”江昊辰来到李老师家中,却见家里只有李老师一人,而李天复却不在。

“小辰新年好啊!”江昊辰年年都来拜年,虽然毕业后越见的次数越少了,但李老师对江昊辰的印象却是非常好的。

聊了几句,磕了几颗瓜子,江昊辰便起身离开了,李老师告知,李天复被几个同事拉出去拜年了,都是一个院子的,兴许路上能碰见也说不定。

离开了李老师家,江昊辰其实已经清楚,李天复多数是不会答应了,这么多天了,李天复并没有找过江昊辰。

四处逛了逛,江昊辰本打算回家,却真的撞见了李天复,他正和几个同事从一栋楼里出来,向着马路这边走来,看见江昊辰低着头一个人走着,便大声叫住了他。

“小辰,新年好啊,我本想过了今天,等初二去你家找你,把这事说说呢,没想到今天碰见你了。”

“天复哥新年好!那你考虑得咋样?”江昊辰直奔主题问道。

“是这样,我这几天一直思考着这件事,还是觉得我爸年纪大了,他对这里也割舍不下,况且有一些老熟人来来往往。所以我暂时还是不考虑离开了,等后面再看情况吧。”

果然,李天复的答案,江昊辰已经猜中了,他还是不舍,其实更多的就是对老人的割舍不下,这种心情江昊辰是能够理解的。

“天复说的没错,李老师年纪也大了,在这边还是有些朋友走动,也没那么孤单,那你就在家多陪陪吧。”

得到了结果,虽然江昊辰有些失望,却也没有多少沮丧,毕竟技术还是自己,他只是需要几个关系好信得过的,又能快速上手的人员。

而就在年初二的早上,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来到江昊辰家里,说是熟悉,是因为他在初中时跟江昊辰玩的来,还曾帮他打过架,说陌生,则是他初中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江昊辰考上中师后曾打听过他,却没人知道。

“昊辰,”一开门,江昊辰突然一怔,

“亚南,真是你,你这几年死哪去了?”江昊辰惊喜。

王亚南个头不算太高,也就一米七五,脑袋也小,却浑身充满爆发力,非常壮实。

“哎,家里变故,毕业那年,我妈在老家病重,后来没了。我跟着我爸回了老家,去年我爸,我爸他,出了车祸,也没了……”

“对不起,我不该问!”江昊辰非常尴尬难过。

“没事,都过去,我年前听咱同学说你去南方了,所以今天我赶过来,就想问问,那边找工作容易吗?”

江昊辰一听笑了。“那你是打算出去?”

“嗯,反正这边也没亲人了,我老家离这不远,就几亩地,没什么可留恋。”

“那行,初五早上6点你来我家。”江昊辰道。

初四晚上,父亲通过熟人联系了一个车队的司机,给了司机一百块,谈好了送江昊辰去郑市机场。

就这样,初五清晨六点,江昊辰怀着万般不舍,带着王亚南和刘向成踏上了南方的旅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