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顺兴注塑厂

周日上午,汽贸公司里程文磊和刘坚值班。江昊辰这周休息,他洗漱完毕,上楼跟两个同事打了个招呼,毕竟他住在公司里。

然后他又借了看大门老伯的自行车就出门了。

顺兴注塑厂,坐落在广海公路太良路段,距离新顺汽贸约两公里左右,他们主要是生产塑料配件,给周边的几家家电厂供货,80年代的时候挺风光的,不过近几年周边出现了不少私企,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毕竟厂子大,闲人多,开支也大。

江昊辰骑着自行车准备去注塑厂找他朋友,他嘴里哼着小曲,老伯的自行车很是老旧,嘎吱嘎吱的响,仿佛就是在伴奏。

“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

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

我的眼光很高我的力量很小,

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

我的床铺很大我却从没睡好,

我害怕过了一夜就被世界遗忘,

我的欲望很多我的薪水很少……”

这是一首郑智化的歌,当年在学校他非常喜欢,不知为什么,上了班之后,他觉得这首歌竟然和他的心境竟然如此吻合。

来到顺兴注塑厂,他跟保安大爷打了声招呼,递了根烟,并将自行车锁在一旁,然后径自向着旁边的一栋三层旧楼走去。

这里他已经很熟了,因为有一个他认识的大学生在这里上班。

当初刚来一个多礼拜,他骑着老伯的自行车去后面顺滘村子买东西,路上车子坏了,于是他找了一家修车的,却没想到修车店老板竟然是他老乡,老板叫李伟,40来岁,非常很热情,泡起了功夫茶,店里还有一位个子不高,比较瘦弱,文质彬彬,带着眼镜的小伙,这一聊,江昊辰才知道这年轻人叫魏尧瑄,大学毕业,学的管理,分配却是在在注塑厂当仓库管理,实际上有些屈才了。

后来他经常去找魏尧瑄喝茶,就这么一回生二回熟的,关系也算不错,算是江昊辰来到太良镇第一个朋友。

这栋楼比较旧,刷的土黄色的漆,也还算干净,是厂里给员工的宿舍,魏尧瑄是大学生,有单独一间,很多工人都是四人间。

江昊辰轻车熟路来到二楼,他直接推门而入,来到床尾边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尧瑄,走,上李叔那坐坐去,我顺便去借个电烙铁。”江昊辰还没坐稳,就急匆匆的说道。

魏尧瑄正坐在床头,拿着一本小说津津有味的看着,见江昊辰过来,抬头看了一眼,又接着继续看,显然是着迷着呢。他一边看一边小声说道:“等等,等等,我把这一章看完。李叔那里不一定有,他修自行车又不需要。”

魏尧瑄说着说着把书折了一角合了起来,然后抬起头来,接着又道:“李叔隔壁那个修电视机的肯定有,李叔跟他关系不错,回头让李叔帮你借一下也行。对了,你要电烙铁做什么?”

“修电视!有个焊点松了。”江昊辰看着魏尧瑄合上书,于是他起身,准备一起离开。

“你还会修电视?厉害啊,其实你要是急的话,我去车间找一下我们维护师傅那里问问,不知道有没有。”

“那一起出去吧,我在大门口等你,顺便过李叔那喝茶!”

“行,走吧!”魏尧瑄说完,打开门,两人走出了宿舍楼。

来到车间门口,江昊辰正准备往大门口拐,却见到一个人急匆匆从大门外走了过来。

魏尧瑄一见,连忙拦住此人道:“老王,你这风风火火的干啥呢?看见陈师傅没?在不在车间?”

这老王是车间主任叫王建民,听说40快到头了,个子不高,挺胖的,头顶上稀疏的头发几乎可以忽略,他在厂子里做的时间也很长了,属于老员工。

江昊辰之前经常来找魏尧瑄,也认识他,不过并不是太不熟,所以只是对他微微点头笑了笑。

“哦,是小魏啊,在呢。”王建民简单回了一句,就要离开,可眼角一瞟,见魏尧瑄要进车间,赶紧拦住了他,然后拉到一旁,小声地说道:“小魏,你还是别进去了,厂长正发火呢。”

“出啥事了?”魏尧瑄低声问道。江昊辰一看,也凑了过来。

“哎,咱车间有两台机器同时出故障了,陈师傅也就负责平时的简单维护,所以搞不定,下午要出货呢。厂长把陈师傅骂的半死,陈师傅也冲的,吵起来了,你就别进去找不痛快了。”王建民说道。

魏尧瑄一听,回道:“其实陈师傅也没啥本事,怪不得他,工龄长一些罢了。”

江昊辰在一旁突然想到了什么,正要开口,却听王建民又继续说道:“小声点小魏,你这话可不敢说,厂长当然知道,就咱厂那点工资,能有啥好人才啊,哪像人家私营厂舍得出本钱,对了,你们赶紧走吧,一会儿厂长万一出来撞见就不好了。”

“行,老王,谢谢了,那我们先走了!”魏尧瑄说完,顿了顿又问了一句:“老王,我听说咱厂要转成股份制?最近厂里传的沸沸扬扬的。”

王建民正想离开,听魏尧瑄一说,皱了皱眉头道:“嗯,是有这么回事,我也听说了,现在国家有这个政策,应该快了。不光是咱厂,估计会涉及很多单位。”

江昊辰一听,那岂不是他们汽贸公司也会转股?他一直没有关心过这些大事,这两个多月以来,除了偶尔看看电视剧,出门语言也不通,买个东西都要问半天。听着白话他就头大,所以后来他也很少出门,只是不时找找魏尧瑄聊聊天,或者去修自行车的李伟那里坐坐喝喝茶。

其实这一年国有企业私有化已经沸沸扬扬的,只不过江昊辰刚毕业,没有关注。不过就在刚才,他脑子突然一胀,出现一些信息,94年下半年本市将有大批国企私有化,员工参股转为股份制。这是脑子里芯片流出的一小片段发展历程,如果不是突然提起,这些信息将会是在江昊辰每天睡眠时才被接收。

既然94年下半年转股,那就意味着需要一笔钱参股,按照比例,他至少需要2万元,然而眼下他一个月工资加奖金才400多元,他需要在94年下半年之前赚够2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不过眼下江昊辰似乎想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魏尧瑄厂子里出问题的注塑机,如果他修好了,或许有什么机遇呢。

“王哥,你们那注塑机我应该能修!”江昊辰还是说了出来,他有他的想法,眼下他是想多赚钱,虽然给厂子里修注塑机不一定能赚多少,不过没准会有什么机遇呢。

魏尧瑄一听愣了愣,而后笑道:“你快算了吧,修个电视我都惊奇了,你不是学美术的吗?你的美术是物理老师教的?”

“应该是吧!”江昊辰笑了笑,尴尬地挠了挠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就在这时,他们厂长竟然走出了车间。

这厂长江昊辰没见过,看起来50多岁,留着个小平头,头发有些花白,他脸色极其难看,像是能把人吞了。

“小王,你还在这里愣啥?省办事处那边怎么说?”这厂长一出来就看见王建民,他大声问道。

这时,他看到车间门口墙边的魏尧瑄,于是又道:“小魏啊,你去帮忙清点一下库存,看看够不够下午的货。”

“嗯?这是你什么人?我不是一再强调,厂里不要带外人来吗?”这时厂长又看见立在墙边的江昊辰。脸色更是不好了。

江昊辰本来都快走到大门口了,见到魏尧瑄跟王建民打招呼,于是又走近了一些,靠在魏尧瑄后面。一个大活人的,想躲都没地方躲。

“曹厂长,我……”魏尧瑄支吾着刚要说话,却听王建民说道:“曹厂长,是这样,省办事处那边说是最快要明天才能来人维修,小魏他听说机子坏了,所以找了朋友过来修。”

这王建民明显是拿江昊辰当挡箭牌,刚才江昊辰说能修,其实他也不信,不过厂长撞见了,正在气头上,正好他也利用江昊辰下台。

果然,曹厂长听了之后面露疑惑,但却脸色缓和不少,他看着江昊辰道:“你是小魏的朋友,能修机器?”

江昊辰虽然也知道王建民利用他,不过他并不在意,本来他还想着怎么跟厂长提这事,这一下正好省事了。

“嗯,能修!”江昊辰很干脆的点头说道。

曹厂长一听也是很诧异,江昊辰虽然个子挺高,不过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脸色还带着那种稚嫩的感觉,一看就知道年纪应该不大,省城那些维修工程师都是几十岁的中年人,就连他们厂里负责维护的陈师傅都40多岁了。

不过怀疑归怀疑,今天要赶货,省城办事处一时又来不了,没办法,他也是报着试试的态度道:“好好好,小兄弟,你跟王主任去车间,修好了我晚上请你去卡拉OK!对了,小魏你也一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