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规划

布条终于全部被解开,江昊辰浑身的难受劲儿终于缓解了不少,他扭动了一下身子,长长地出了口气。

刘医生却震惊无比,江昊辰被送来之时全是棍棒伤痕,全身没有一处好的,此时却完全消失了,皮肤上只剩下淡淡的浅红印记。

江昊辰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躺在病床上任由刘医生摆布,看着他目瞪口呆的表情,江昊辰只能无言的哀叹。

接下来又做了心电图,脑CT,江昊辰被折腾的有些不堪,俞晴晴则跟在旁边忙前忙后,似乎生怕江昊辰欠钱跑了。

不过还别说,江昊辰的医药费还是俞晴晴的外公预先垫着,虽说陈书记要求孙文豪尽量解决,然而一切还要等待报批。

“刘医生,你看,我可以出院了吧?”所有的测试结果都正常,江昊辰真的是不想在医院呆,其实也没人喜欢呆在医院,再一个还是钱的问题,这住院费一天就不少钱。

刘医生左思右想,盯着江昊辰像是看着怪物一般,最后还是同意了。

“小俞啊,这回昊辰可是多得了你啊,走,阿姨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另外,这里有个红包,你收下吧!”

办理完出院手续,江昊辰和二姨在医院门口,江昊辰的二姨向俞晴晴表达了谢意。

“不用了,阿姨您太客气了。”俞晴晴连忙推辞,精致白净的脸上微微有些红韵。

江昊辰扭头,表情有些古怪,这无端端多出一个救命恩人,让他头大,而且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可他又不愿欠人家什么,这红包不收,难道要他以身相许吗?

江昊辰想到这,心里咯噔一下,面色更加古怪。

俞晴晴见江昊辰的表情,感觉他似乎有什么不怀好意的想法,她心里想着该怎么结束这尴尬地局面。

可这时,江昊辰却开口了,“靓女,红包你可要收下,另外帮我谢谢你外公……的钱,这两天我联系你,还给你外公。”江昊辰半天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俞晴晴一听,气得咬牙切齿,扭头就回了医院。

搞了半天,是谢她外公的钱,不是谢她啊,俞晴晴冲进了医院,小嘴撅的老高,“臭江昊辰,死江昊辰,狼心狗肺……”她嘴里不断念叨着。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哎,人家救了你,你看你这是,快去给人家道个歉啊!”江昊辰二姨一听他的话很不对劲,不知道江昊辰这是怎么了?为何莫名其妙将人家就得罪了。

“二姨,我们先走吧,回头再道歉!”江昊辰叹了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气俞晴晴,此时他满脑子都在想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清晖园附近的一家酒店内,江昊辰的二姨订了三天,今天正好是第三天了,江昊辰没有回公司,而是来到酒店美美地洗了个澡,整整10天就像木乃伊似的,浑身都发臭了。

吃过午饭,江昊辰将二姨送去车站,然后去了一趟书店找陈燕忠,要了他租的宿舍钥匙。

陈燕忠并不知道江昊辰遇袭昏迷之事,毕竟这个年代联系很不方便,江昊辰也没说什么,要了钥匙就走了,他回到新宁路陈燕忠的宿舍,终于可以安静地思考一些东西了。

自从清醒后,他就有些烦躁,在医院又折腾了半天,这令他燥意更浓,此时此刻,他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整理他满脑子多出的东西了。

电脑,数字移动电话,智能手机,数控机床,光刻机,芯片,新能源汽车,磁悬浮汽车,可控核聚变,基因工程,农业高产技术,癌症的逆转研究……江昊辰的脑子里就像在放映着一幕幕电影,许许多多的高科技的东西不断的跳出来,一幕幕的闪过,无数的历程在他脑子里流放。

“可惜没有传输完毕,丢失了不少未来科技,不过这脑力开发了33%,似乎不错,我现在的思维比之前活跃了太多太多,对于将来的创新和探索更有好处吧。”江昊辰嘀咕着。

他有些无从下手,开始一点点的整理这些数据,此时的江昊辰虽然脑开发达到惊人的33%,神经元的生成更是多出了太多,可面对如此庞大的数据也有些吃不消,此时已不是他处理不过来了,而是内容太多,涉及的领域太广,他需要屏弃许多东西,为自己规划一条未来的发展道路。

“我最近一直接触机械方面,但是随着今后互联网发展,信息时代的来临,微电子方面越来越受到重视,我或许应该在这方面着手铺开一条路子,嗯,就这样,年底先辞职回一趟家里,等年后回来再说……”

就在江昊辰躲在陈燕忠宿舍规划他的未来之时,医院里却炸开了锅。

“江昊辰出院,你们为什么不通知单位呢?”陈书记有些恼火。

他是刚刚从市局出来,市领导对此事非常重视,一定要彻查并严厉打击一切利用漏洞,窃取国家财产的犯罪行为。

通过王工交代的人物,局里迅速出动警力,然而在抓捕阿伟时却扑了个空。

但警方通过王工的交代,却抓捕了那个叫阿杰的人,并顺藤摸瓜,联合省城警方,控制了这个叫南沃的投资公司。

陈书记听到这个消息,有一丝遗憾,他有种直觉,这个阿伟,很可能就是袭击江昊辰的凶手。不过更大的幕后破了,却也是大快人心。

正好他路过医院,心想着顺便看看这个年轻人,不管怎么样,这起重大案件,还是因为江昊辰才得以发现。即使他成为了一个植物人,应该善始善终。

可他却没想到,来到医院,却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江昊辰醒了。继而他又给了一个更大的“惊喜”,江昊辰出院了,不知去向。

陈书记联系了汽贸公司孙文豪,华强电子厂万成安,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令他无比恼火。

“陈书记,是这样,这个江昊辰和他二姨一起离去的,不如找找他二姨。”医院很快反应过来。

“什么?江昊辰出院了?哦,好,好,我这就联系他姨。”黄仁勋接到孙文豪电话,立刻打电话去了省城医院儿科,找到了江昊辰的二姨。可依然不知江昊辰的去向。

“哎,这孩子怎么就不能让人省心呢?”他二姨无可奈何。

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此刻已经是下午六点了。真是众人寻他千百度,他却在陈燕忠宿舍呼呼睡大觉,BB机早已在出事当晚损坏了。

…………

“晴晴下班了。”俞晴晴外公见她开门进入,和蔼的开口。

“嗯!”俞晴晴嗯了一声,闷闷不乐地走入了卧室。

俞晴晴外公一看,这孩子明显不对劲,他轻轻起身,来到卧室,看着俞晴晴趴在床上,嘴里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整个脸耷拉得像个苦瓜脸。

“怎么?我家晴晴受委屈了?说给外公听听?”俞青海温和的笑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