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俞家

“陈书记,今天下午我呼了江昊辰多次,没有回电话,刚才我还打了电话去他们单位,说是休假,您看……”办公室内,一名身穿制服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

“好,你先去吧,我知道了。”陈书记想了想,从文件架上取出了一本通讯录,查阅了一番,拨通了一个电话……

……

“万经理,这已经三天了,江昊辰不回电话,怎么办?”华强电子厂经理办公室内,刘副经理一脸无奈的看着万成安。

“你都不知道怎么办,我怎么知道?”万成安这时心急如焚,陈书记那边已经找过他多次了,而他打了几个电话去汽贸公司,都是说江昊辰没有上班。

万成安心想,会不会是孙文豪糊弄他,本打算下午亲自去汽贸公司看看,可刚刚谈成一笔订单,下午还得过去签合同。

……

“孙经理,江仔已经三天没来上班了,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黎子荣一大早走进了经理室,这几天评估组一来,孙文豪是很多事情都顾不上。

“阿荣,你去给省城黄仁勋打个电话,看看江仔有没有去他那里。”孙文豪想了想,拿起电话,:“算了,还是我打吧!”

“什么?你是说昊辰他三天没上班,也找不到他人?”电话那头,黄仁勋急了,江昊辰虽然不是他亲戚,可是他跟江昊辰的二姨是同学,而且还是托他才来广顺市的,可现在这一个大活人找不见了,他也是急了。

“文豪,等等我给你回过去,我问问昊辰他二姨,不知有没有去她那边。”黄仁勋想了想又道,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立刻拨通了江昊辰二姨单位的电话。

江昊辰二姨在省城医院,还是儿科主治医师,他们是同乡,而且是中学同学,两家人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没有啊,他没来过,昊辰这孩子怎么会三天都不上班?真是不让人省心,这要是出个什么意外,我怎么跟我姐交代啊。”江昊辰的二姨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又是着急又是生气。

“庆愉,你也别着急,我打个电话让他公司那边再联系一下,不行就报警吧。”

……

“孙经理,怎么说的?”黎子荣看着孙文豪刚刚挂断电话,便急不可待的问道。

孙文豪想了想道:“江仔没有去省城,这样吧,今天你们留意着,如果他没有回来,明天就报警吧!”

…………

伦教镇三洲附近的一栋民宅内,一楼客厅内摆放着一套红木沙发,看起来有些年代了,沙发侧面墙壁上悬挂着两幅字画。对面的电视柜旁陈放着一个书柜,,柜内摆满了书籍,另一边是一个陈列柜,每一格都摆放着一些机械设备模型,房间灯光微黄,整个屋子陈旧却不失书香之气。

“晴晴,你救的那个人怎么样了?咳,咳,咳!”沙发上,一个老者开口问道,并伴着低沉微喘的咳声。

声音苍老沙哑,有些混浊,能感觉到他身体状况并不多好,那深陷的双眸,深邃平和如同一汪潭水,这是一个有故事的老人。

“外公,他的伤势稳住了,命是保住了,可还是昏迷不醒,医生说他的脑部受到严重伤害,可能会成为植物人……”俞晴晴语气低沉,心情不怎么好。

那天晚上,外公接她下班,经过太良路口,那段路被拦住,外公向后倒车,准备绕行,坐在车上的俞晴晴却发现路边铁皮房跟处躺着一个人。

胆大心细的俞晴晴哀求着爷爷一起下车查看,最终把江昊辰救了,送到了她单位市医院。

但江昊辰身上并没有任何东西,就连身份证都放在公司宿舍,根本没有办法知道江昊辰的底细,也无法联系到和他有关的任何人,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先行签字代付了费用。

这时,卧室里走出一个中年女人,脸色微怒,“我说晴晴你呀,也不知道人家什么底细,这万一是个坏人呢?现在这世道,什么人都有你也敢救,况且你才刚刚分配到医院……”

“哎呀,妈!”俞晴晴娇声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母亲。

俞晴晴母亲又望向她外公,“爸,你也是,太惯着晴晴了,都快上天了。

“行了,人也救了,少说几句吧,那不过是个大孩子罢了,晴晴也是心善。”老人缓缓的说道,气息微微平缓了些。

“好好好,你们爷孙俩心善,就我是恶人,我多嘴行了吧!”俞晴晴母亲啰嗦道。

俞晴晴听着母亲唠叨,在背后吐了吐舌头,精致水嫩的小脸上,清澈双眸溜溜的打转。

俞晴晴母亲将茶几上的几本书收了起来,放进了书柜里,似乎被什么触动了,突然内心一颤。这是几本机械原理的书,已经有些旧了,但依然平整,是俞晴晴的父亲前几年从国外带回来的。

拿着这书,俞晴晴母亲有些黯然,双手微抖,呆楞在那里书柜旁。

“小梅啊,这三本书已经多年没动了,爸今天拿出来翻了翻,哎,一会儿给他上柱香吧。”俞晴晴外公看着女儿的背影,眼神黯然,语气低沉的说道。

书柜旁,俞晴晴母亲一时双眼微红,眼泪吧嗒的掉了下来,她没有说话,将三本书摆放平整,放进了书柜中间的抽屉里。

”爸,你要注意身体啊,厂子里现在情况又复杂,要设备没设备,要技术没技术,股权还不清不楚的,上面要怎么搞你就别掺和了。”

俞晴晴母亲关上抽屉,转身来到沙发边,目光瞅着自己的老父亲,“还有啊,这烟别抽了,戒了吧,你看喘的厉害的。”

“老爷子,你看吧,我这外孙女天天让你戒烟都不管用。”俞晴晴扭头,乌黑的马尾辫微微一甩,嘟着嘴,精灵的眼睛露出不满的神态。

“哎,我知道你们为我好,人老了啊,没办法,我俞青海当年可是为了这个厂子贡献了一生啊,真是舍不得看着它就这么没落了,要是嘉年还在就好了……”

俞晴晴母亲一听,神情又变得暗淡,本就微红的双眼更是显得无神,她缓缓的站了起来。

“晴晴,跟妈去给你爸上柱香吧!”俞晴晴母亲说道。

“好!”俞晴晴有些失神,随口应了一声,她站了起来,眼睛瞟向外公。

“去吧,明天上班了再看看那个小伙子情况如何。”俞晴晴外公长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他眼神空洞,半靠在沙发上,仰望的天花板,不知在想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