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争吵

午后的阳光温和的洒落,微风透过窗户徐徐扶入,令人无比舒畅。

江昊辰已经没有了睡意,刚才被铺天盖地一阵臭骂,他早已不去理会,他只是依然疑惑,脑袋里的胀痛似乎减轻了,他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种感觉就像真实发生的,挥之不去。

副经理欧阳华在经理室正打着电话,孙经理拿着大哥大下楼离开了。

“有病啊!”出纳员小梅收拾完麻将走进了财务室,一边走着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虽说今天她没打牌,不过显然是押注输了,心情很不美,表情很难看。

这小梅是公司的出纳,叫王钥梅,20来岁,比较赶潮流,打扮的挺时尚,不过看起来挺高冷,因为整个公司就她一个本科生。

因为没有对比,按江昊辰的说法就是人长得还算过得去,毕竟公司就两个女同事,还有一个会计都40来岁了,没有可对比的对象。

可惜不对路,这两个月江昊辰除了领工资说过两句话,平时根本不理不睬。

另外三个同事下楼开车出去上牌了,办公室又安静了,只剩下江昊辰和黎子荣。

“啊荣,我出去修一下摩托车,一会儿去孙经理问起,你给说说!”斜对面办公桌旁的刘坚从阳台抽完烟走进来,对着黎子荣说道。

“嗯,来包烟,我的抽完了。”黎子荣拿着茶杯说道。

“叼,你赢佐甘多钱!”刘坚嘀咕了一句,意思你赢了好多钱还问我要烟?不过还是扔了一包红双喜过去,然后拿着钥匙匆匆下楼了。

黎子荣接过烟,打了杯水坐回了办公桌前,他将刘坚给的那包烟直接扔给了江昊辰,然后小声的说道:“小江啊,别太在意了,刚来这里机灵一点,咱公司在集团的几个分公司里算是不错的了,能进来都是通过关系的,忍一忍,慢慢熟悉就好了。”

江昊辰抬头看了看黎子荣,接过烟道:“谢谢,我知道!”他也不想解释什么,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真的是做梦吗?

黎子荣三十来岁,他父亲黎韶光是德业集团的人事科长,和江昊辰的介绍人很熟,关系不错,而新顺汽贸又是德业集团的下属单位。江昊辰分配来这里时曾去过他家,老人对他极为热情,这或许是因为他的介绍人的缘故吧。不过来到公司后,黎子荣对他确实比较关照。

“黎子荣,你下来!”龙良海在楼下车场大声嚷道。

那声音像是有些不满,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

江昊辰来汽贸公司后,每天上班跟他们打招呼,龙良海总是不冷不热,甚至有时就像是没听见一样,理都不理,江昊辰对他印象并不怎么好,反正难相处。

“来了,来了!”黎子荣嘀咕着,快速下了楼。江昊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这状况也赶紧跟了下去。

车场上停满了车,后面是货车,中间一排是面包车,最前排靠近大门铁闸停的都是小轿车。龙良海在最北侧,站在一辆打开的一汽奥迪车门前,脸色不太好看。

这车是上午一个客户订的,下午打算去上牌,客户已经在车管所等候了,而他却迟迟没去,原因是打不着火了,他只会开车,修车可不在行,左右愣是找不着毛病,刚好今天车行里唯一的修理工又休息。龙良海心里恼火的很,他可是记得上午订完车,黎子荣将车开到走了。

“人呢?黎子荣!”龙良海又大叫了一声。

“来了!催命啊?”黎子荣小跑着过来。嘴里还喘着粗气,不过脸色却堆笑着。

“啊荣,上午客户走后你把车开走了,咋就启动不了?”龙良海皱着眉头,语气不怎么好。

“哎,我开去加油,启动不了我也没办法,踹两脚不就好了。”黎子荣开着玩笑说道。

“少来,客户都到车管所了,你说咋办?”

“能怎么办?加油的时候都好好的,我看看。”黎子荣上了车,插上钥匙拧了几下,同样是打不着。

江昊辰此时已经下了楼,不过脑袋依然很疼,确切地说是发胀,似乎脑子里多了什么东西,胀得他异常难受。他一边走一边捂着脑袋。

来到车前,他见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埋怨。江昊辰仔细观察这车,不知为什么,他平时根本不会这么细致的去看车,毕竟他一窍不通,看了也白看。然而此时,他却对车有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他甚至感觉将车拆散了他都能组装好。

不一会儿,他发现车头底部地面上有些潮湿,他趴下往上看了看,还用手摸了一下,手上传来湿润的感觉。突然,他想起来就在吃饭前,他似乎看见龙良海在后面冲洗车。于是,江昊辰明白了,他脑子里这时也多了一些信息。

洗车后突然发现打不着火了的原因是:汽车受潮,分电器到高压线至火花塞的部位受潮,造成高压电进不到火花塞。

洗车后突然发现打不着火了处理方法是:1、将汽车分电器车盖打开,使用干毛巾擦干受潮的地方;2、用吹风机吹干,有利于受潮的地方更快变得干燥。

“捞仔你乱摸什么?你懂车吗?这车已经卖了,万一搞坏了你赔吗?”龙良海这时看见江昊辰趴在车头底部,于是停止了争吵,三两步就跨到车头前,一手扶着车头,一边嚷嚷道。

江昊辰爬了起来,看了一眼龙良海,没有说话。

他飞快的扭头跑到自己宿舍内取了吹风机和一条干燥的毛巾,然后又跑了过来。

“小江你这是?”黎子荣看着气喘吁吁的江昊辰,又看着他手里拿的吹风机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扭头望了望车头,发现地面有些潮湿。于是飞快的打开车头盖。果然,发动机冲洗过,水是不滴了,但……

“小江啊,要不是你拿来风筒,我还没想到啊,感谢感谢!”黎子荣从江昊辰手里拿过吹风机和干毛巾。

忙碌了一阵后,黎子荣上车再次打火,钥匙一拧,发动机启动了。龙良海叉着腰,一直站在一旁,眼神阴晴不定。

“好了,搞定!龙哥,你是不是洗过车?”黎子荣下了车,随口问了一句。

“啊!我记不起来了,今天事多,你看这马上又要去上牌呢!”龙良海回应道,然后上了车,但表情却有些不自然。

“有些人明明做了却不承认,还要赖到其他人身上。”看着龙良海不承认,之前还对黎子荣大呼小叫,江昊辰愤愤不平的回了一句。毕竟才19岁,中专刚毕业,不像他们那么圆滑奸诈。

虽然来公司之前母亲一再强调,对公司领导同事要尊重要有礼貌,要有眼色,端茶倒水要勤快,做事要麻利。但是对于龙良海,他确实是看不惯,平时对他打招呼都爱理不理,有着严重的排外心理。动不动就叫他捞仔,一开始他还不明白,后来才知道是对外地人的歧视。

“你……捞仔就是捞仔,没有一点素质!”龙良海愤怒的嚷了起来。

“我……去你妈的!”江昊辰终于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

“好了好了,都少说一句,龙哥,客户还在车管所,你赶紧走吧!”黎子荣一看不对劲,赶紧劝道,而后他急忙拉开了江昊辰。

“好好好,回来再说,死捞仔!”龙良海骂了一句,然后挂上档,一轰油门走了。

“黎哥,我头疼的厉害。”龙良海一走,江昊辰立刻捂着头部。他感觉脑袋被一刺激,又胀了起来,甚至是快要炸了。

“那你先回宿舍休息吧,这天气转凉了,也可能受凉了,反正孙经理不在,万一他回来,我帮你说说!另外啊,还是不要和龙良海起争执,他和欧阳华有很大关系,你懂的!”黎子荣轻轻拍了拍江昊辰肩膀说道。

他其实也知道,平时不怎么说话,挺有礼貌的江昊辰,今天和龙良海吵起来其实是因为他,说实话,他对江昊辰的印象挺不错的,当然来说,也有父亲那层关系,让他在单位多多照顾江昊辰。不过今天来说,他还是有些歉意,比较江昊辰是在维护他。

“嗯!放心!”江昊辰说完,扭头朝宿舍走去。

“唉……”黎子荣看着江昊辰的背影叹了口气,向着二楼办公室而去。

回到宿舍,江昊辰依然捂着头靠在床边,眉头紧皱,整个脑袋就像充气球,随时要爆开。

刚才的事情令他十分不解,他怎么会对汽车这么熟悉呢?甚至是每个零部件都清楚。毕业以来,他一直认为自己在学校学的那么一丁点知识,也就只能在小学教教孩子,其实根本就是一无是处。

他这两个多月的思前想后,他其实非常希望业余学点什么,只是五行缺钱啊!

他半躺下来,努力令自己平静,而后渐渐的,他的意识开始变得迷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