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燕忠的父亲

第二天,天蒙蒙亮,陈燕忠就起床了,叫醒了江昊辰之后,两人在楼下吃了点粥就匆匆返回了太良镇。

到了太良,江昊辰没有回单位,而是跟着陈燕忠一起到了他租的房子那儿,然后躺床上便呼呼大睡了。

江昊辰感觉最近几天特别的疲惫,或许是大脑内数据传输的原因吧,加上他最近这些日子里做事多了,思考问题也多了。

所以怎么说来着,太闲了就想睡,太忙了也容易犯困。

“你可算是醒了啊,真能睡,都已经下午5点了。”江昊辰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还有些迷糊,就见陈燕忠坐在茶几边泡着功夫茶,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头发微白脸型方正的中年人,看样子有40多岁,威严之中不时流露出多少慈祥之感。

“昊辰,这是我老父亲,我跟你说过,在顺宝空调做工程师的。”陈燕忠一脸古怪,还带着笑容。

而他父亲则有些微怒的样子,瞪了陈燕忠一眼道:“我很老吗?话真多,去,下楼买点菜上来。”

陈燕忠翻了个白眼下了楼,他父亲又望向江昊辰,。此时江昊辰已经下了床,坐在茶几边的椅子上。

“阿辰,来喝茶。”陈燕忠的父亲说话间端着茶碗冲出了三杯,三个白瓷小杯茶水金黄飘香。

“陈叔,您请!”江昊辰说完,见陈燕忠父亲端起一杯,自己随后端起,茶水很烫,香气四溢,江昊辰感觉脑子清醒了不少。

“阿辰,燕忠给我说起过你,中师美术毕业,还能画出那么专业的机械图纸,我就很奇怪了。”

“陈叔过奖了,我那就是自学的,哪能比得上您呢!阿忠说您是工程师,我可是羡慕得紧。”

江昊辰嘴上说着,脑子里却贼溜溜的直转,心里想着得到肯定,能不能捞到点好处什么的。

陈燕忠父亲将茶杯放在茶盘上,呵呵一笑,又接着道:“行了,你也不用太过自谦,你那图纸我看过,确实很专业,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中山那边发展?”

“中山?陈叔你不是在顺宝空调吗?怎么?你们这么稳定的还要跳槽啊?”

江昊辰十分不解,在他印象当中,顺宝空调待遇很不错的,尤其是工程师,加上陈燕忠父亲也已是步入中年,按理说应该是谋求安稳才对啊,为何要去中山,他有些不解,不过表情上却略微有些失望。

“呵呵,你想的太简单了,顺宝已经把60%的股权转让给了香港公司,但是内部复杂,矛盾多啊!”

陈燕忠的父亲呵呵一笑,而后又沉重地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过这些已经和我们没关系了,上头有他们的想法,你还年轻,有些东西说了你也不明白,本来我还打算让你跟我去中山,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燕忠说你人老实,我看也是,不如在单位干着,看明年政策再说吧。”陈叔又接着说道。

江昊辰一听有些不是滋味,他觉得陈燕忠父亲似乎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在这个厂子干得久了,即使离开,其实心里难免会有多少不舍和眷恋。

江昊辰其实对这个集团并不太了解,只是去过数次容奇,每每经过这里都会望一望,在他心里,这高大上的办公大楼虽然与自己无关,可却是变成了一种惯性的凝望。所以,他能理解此刻陈叔的心里落寞感。

“嗯,陈叔说得对,我也是打算先干着,正好跟阿忠学学,他的口才交际能力比我强太多了。”

江昊辰说完,递给了陈叔一根烟,并为其点上。

“哎,你可别学他,他就那点油腔滑调,没啥大本事,我们都快老了,本来想图个安稳都不行,集团现在动荡很大,家里这个还不让人省心啊。”

陈燕忠父亲的胳膊架在大腿上,手中的烟燃着,烟徐徐升起,很长的一节烟灰就这么黏连着,他那刚毅的脸上,感觉多了不少惆怅之色。

江昊辰有些心塞,作为一个父亲对儿女的希望与操劳,那是一种和母亲完全不同的感觉,他不会唠唠叨叨,但却表硬心软。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在火车站临行前,母亲唠唠叨叨的让他来单位后要勤快麻利,要端茶倒水长眼色,要对领导同事有礼貌。而父亲则没有太多的话,只是默默的帮他提着行李上车,让他到了单位来个电话,然后转身就下了车。

此刻,背微驼的父亲转身下车的那一瞬不断的浮现,江昊辰眼睛不免有些微润,他用手轻轻地揉了揉。

“昊辰,我买了烧鹅,还有鱼,晚上跟我老父亲喝点白的!”这时,门推开了,陈燕忠提着几个塑料袋走了进来。

“行啊!我帮你。”江昊辰说完就要帮忙提。

“你算了,坐那冲茶,陪我父亲聊聊!”

陈燕忠父亲突然想到什么,扭头对着陈燕忠道:“燕忠,我下午拿来的两个箱子有一箱是核桃,一个同事从云南捎来的,你给昊辰拿一些。”

“核桃?”江昊辰一听脱口而出,那天他还想着买些核桃补补脑,不过后来几日一忙起来竟然忘记了,突然间听到核桃,让他想起了那天他进入脑域内的事情。

江昊辰刚想说什么,却见陈叔说道:“拿去吃,太多了,燕忠一个人吃不完的。”

晚上的饭菜并不多,陈燕忠做了个红烧鱼,一个菜心,还有现成的烧鹅,并从床下拿出一瓶剑南春。

此刻,江昊辰似乎体会到那种家的感觉,曾经是过年的时候,他也曾陪着自己父亲喝两杯,可现在离开了家,远隔千里,不知家里情况可好。这才想到自己已经一个多月没给家里去过电话了。

当年,由于特殊的年代,幼小的江昊辰就跟随着父母离开了家乡,去到了遥远的北方。这几年,父母常常说落叶归根,毕业时拖关系找人硬是将他按分配回来,江昊辰能体会到父母的归心,却有许多无奈。

“昊辰,我父亲可能年后去中山,我看情况,这边混不下去的话,就出来自己干,到时在中山开个设计公司。”酒足饭饱后,陈燕忠一边烧水泡茶,一边开口说道。

陈燕忠的父亲正收拾着厨房,一听陈燕忠这话,立刻吼了起来:“扑母啊,书店该工作好好,路埋洗散来!”

陈燕忠一听,对着江昊辰很滑稽地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