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将计就计

晚上七点十五分,车间内依旧亮着灯光。

工人们早已下班了,很长一段时间,万成安这里已经没有业务量,只有零散的小单,所以他们都没有多少事可做。

然而与之不同的是,这两年有不少私企的势头却非常猛,加班加点都是常态,他们几乎可以说是生产出来就有销路,他们无论是成本还是经营方式上,都有很大的优势。

换了防尘服,他俩走进车间,这个无尘车间级别并不高,却是令万成安无比头痛。

“王工,小徐还有小杜,小你们还在加班啊?”进了车间,万成安看见他们三个正在里面捣鼓着什么。

“万经理来了,我们还在研究这设备组装方案。”王工这时皱着眉头,显得有些疲惫。

“哦?那研究的如何了?”万成安问道。

江昊辰站在一旁,嘴角微微翘了翘。

“还没有太成熟的方案!”王工摇了摇头道。

“这样吧,我把小江叫了过来,再仔细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行。”

“这……好吧。”王工似乎很为难的样子,他点点头又道:“小徐小杜,你们站一旁看看江技术员研究,没准能学到不少东西!”

江昊辰用着鄙视的目光看着王工,而后呵呵一笑,并未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走到这台组装了一半的设备前。

他左看右看,不时用手拿起了几个零件来观察。足足耗了一个时辰后,他表情显得很无奈,精神似乎都虚脱了,他放下了手中的零件,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

“万经理,实在抱歉,我之前高估了我自己,这设备实在太复杂,现在拆的太散了,装不起来啊,而且没有图纸,如果有,说不定我还行。”

“如果有图纸,我们早都组装好了,小江你这话说的可就没水平了。”王工平淡的说道。

万成安看了一眼王工,不再理会,只是将眼光又'转向江昊辰道:“哎……那好吧,我送你回去吧。”万经理显得挺无奈,很低落的样子。

“算了,我自己回吧。”江昊辰摆了摆手,走出了车间。

王工看着江昊辰离开,没有说话,只是在万成安转身的刹那,嘴角微微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王工,我千辛万苦,终于托人弄到了这台设备的图纸,这份图纸可是花了大代价,我希望你带领两个技术员尽快把它组装好。”次日下午,这张完整的图纸放到了王工手里。

周日清晨,天微微泛白,一缕淡红色刺破了地平线。

陈燕忠骑着摩托车,带着江昊辰,车子一路狂奔,从太良到伦教,并向着莞城的方向而去。

嘉陵70的摩托车,马力不大,到了高速只听到撕心裂肺的噪音,不过在这个年代也要好几千块,这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已经很奢侈了。

江昊辰捂着耳朵,不时尖叫着,他头一次坐摩托车跑这么远,这噪音依然无法减弱他的兴奋劲儿。

上午十点多一点,他们来到了莞城附城新城市开发区。

莞城附城,接道还算繁华,而周边却显得有些荒凉,不少路段还是土路,许多地皮都没有开发,不过却有不少大型的国外独资企业,尤其是台商较多。

莞城因为夹在省城和深市中间的特殊地理位置,所以这里自从80年代起就形成了独特的莞城模式,说白了就是出租土地与廉价劳动力。

低廉的人工成本和土地,让莞城与香港形成了“前店后厂”的亲密关系,“三来一补”制造业逐渐占领了这个传统农业县,其后台资企业亦大量来到莞城。和广顺市这样更早就拥有工业基础的地区相比,莞城的所有产业都是外来的,它是一个横空出世的制造业之都。

“阿忠!”一声高亢的声音响起,江昊辰扭头一看,这才发现一个个子高大,身穿一身破烂灰色牛仔,脚上一双大头皮鞋的人站在新城市地产大门口,对着这边大叫。

这人脸大头大,留着板寸头,如果不是戴着一副眼镜,那真的犹如一个打手。

陈燕忠一看,轰了一下油门,嘉陵车从对面接道一下子始了过来,稳稳地停在了地产公司旁边。

“阿忠你牛啊,那么远骑摩托过来?这烂车子没把你颠死啊!”

陈燕忠哈哈大笑,看着朗逸天道:“老狼,我这比不上你啊,只能开这烂车子,你这是改行给老板当保镖吗?”

朗逸天嘿嘿一笑,看向一旁的江昊辰,然后惊讶的大叫:“江昊辰!”说着就走了过来,狠狠的在江昊辰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后给江昊辰一个大大的拥抱。

江昊辰咯噔一下,好家伙,这家伙一米八几的个头,身体壮如熊,这一掌下来江昊辰晃了晃,虽然他也很高,可跟着朗逸天压根没法比,真的就像一匹狼。

江昊辰认识这朗逸天还是去年太行山时,那天晚上据说是朗逸天失恋了,刚好在山里桥头碰见江昊辰,兴许是不太熟,更能倾述,于是买了两瓶沱牌老窖,两人就这么干喝,整晚江昊辰就是个倾听对象,不过喝到后来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后来两人还断断续续通过信,知道朗逸天是莞城人,家里有些关系,工作不用愁,不过后来一毕业就联系不上了。

“你再拍我可就散架了!”江昊辰白了朗逸天一眼,朗逸天哈哈大笑。

“走!上我办公室去聊!”朗逸天说完,带着陈燕忠和江昊辰走进了电梯。

大厦十一层,企划室内,朗逸天夸夸其谈,从学校毕业到分配工作,江昊辰也都明白了,朗逸天的父亲是发展中心的领导,难怪一来就进了这里,不过和他的专业过硬也有些关系。

“老狼,你认识一个姓张的老板吗?让我给他出机械图纸。”聊了一会儿,江昊辰突然想到,那天一个陌生人呼他。

“嗯,是我们经理的儿子,和别人合伙开了个厂子,他给你打电话了?”

“对,他让我过来时联系他。”

朗逸天看了看手表道:“那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给他,一起去吃饭,现在都11点半了。”

出了大厦,朗逸天领着江昊辰和陈燕忠来到斜对面一间酒店,江昊辰听见了几个中年人说着的语言和自己的家乡话很接近,可他又听不懂。

“老狼,这些人是?”江昊辰轻声的问道。

“他们啊,是台湾人,说的闽南语,现在这边台湾人很多,都是来这边开厂的,很多人把家都安在这边了。”

朗逸天看了看江昊辰又道:“现在这边的政策就是一面倒,国外这些老板来莞城租地,用我们廉价的劳工。哎,没办法,谁让我们技术落后啊,政府这是要引资引技术。”

其实莞城的情况,江昊辰并不是多了解,不过听了朗逸天的话,对他确实有不小的触动,所谓的引资引技术,说白了,核心技术牢牢抓在人家手里,又怎么可能给你。

“BB,BB”这时,江昊辰的寻呼机响了,他一看,是万成安的大哥大号码。

“昊辰,你去前面回电话吧,我和阿忠上去,一会儿你上二楼的葵蓝房,我订好了房间。”朗逸天说完,和陈燕忠离开上了二楼。

江昊辰来到酒店前台给万成安回了电话。

“小江,去莞城了?”

“嗯,万经理有事?”江昊辰隐隐有些猜测。

“是这样,图纸已经给了王工,他说缺少了零件,而且还说太过精密,技术上无法达到,所以组装不了,和你猜测的差不多。”电话那头传来万成安的声音。

“嗯,我知道了,还是按我们的计划来吧,等我回去了找你!”江昊辰嘴角一翘,挂了电话。

此时的江昊辰,根本不知道自己竟然有了很大的转变,尤其是头脑的精明以及思路清晰,这次他是在试探王工,换作以前,他从来都不会想过这样做,甚至有些时候做出的事说过的话都很稚嫩。

思绪流转,江昊辰很快平复心思,向着二楼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