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接私活

“是海珠市科技产业园的一个工程配套措施,要做一个大型组合机器人的设计,需要懂机械方面啊,我兼职干,又不懂这方面的知识,所以没敢接。”陈燕忠有些惋惜,不过没办法,牵扯到机械设计,做不了,即使再不甘也只能放弃。

“什么时候需要啊?”江昊辰越听越来劲了,虽然现在是被动接触获得技术,所以现在让他自主创新设计什么东西的话,他还是做不到的,因为很多技术他实际上并不知道。

这也是为啥现在只能是做点维修的活,毕竟维修这东西有个固定的设备,他一接触就能被动获取技术。

可是这毕竟是10几万的活啊,万一这工程不急的话……或许就能捞上一大笔钱呢。

“怎么?你有想法?我记得你不也是学的师范美术毕业的嘛,懂机械设计?”陈燕忠瞟了一眼,笑了笑,没当一回事儿。

“确实有这个想法,10几万的活,怎么都不能放过是吧,再说了,我虽然是师范毕业,不过你别忘了,我可是在濮城上的学,那边是油田,我们学校隔壁就是石油学校,那里我认识几个同学,所以机械制图,机械原理我都懂一些,如果时间宽裕,我倒是能出几份图纸,就怕时间紧迫。”

江昊辰胡吹乱侃一通,当然是希望如果时间宽裕能拿下来。

“哦?你还有这本事?呵呵,时间倒是不急,那个科技园目前正是收尾阶段,要到12月中旬,等场地施工完毕,这边的配套才进场。所以不用着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

“行,那回头你跟你们老师通个气,对了,是不是去年去太行山写生的时候,你们带队那个老师?很像是吴老师?”

“对,就是他,咦,你好像也认识他!”陈燕忠突然想起来,去年写生的时候,他们吴老师在太行山还和江昊辰他们学校几个同学喝过酒,还喝醉了,后来不停的说北方人酒量就是大。

“原来如此,回头上省城咱一起,吴老师前阵子还提起过你们呢!”

“行啊!”江昊辰大喜,现在是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还有一个月,而距离技术彻底解锁也刚好是一个月,这样的话,他就自主掌握了各种技术,不需要再被动接触获得技术了,所以这单活肯定是小轻松了。

而且去省城见见吴老师也好,去年在太行写生认识了吴老师以及花城美院的许多同学,至今已经一年多了,既然来了广南省工作,理当去看一看。

虽然不是一个学校的,但吴老师和那帮花城美院的同学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了,他们纯真,却更加务实。

“嗳,你分过来了,你们班同学是不是都留在濮城?”陈燕忠随口一问。

“嗯!”江昊辰愣了愣,陈燕忠这一问,他突然感觉离开学校好久没联系了。

这不禁令他想到了三个月前刚刚分别的自己班同学,毕业前,他们把所有的书本都集中起来,一把火烧了,以表学生时代彻底完结。后来听说粮票作废了,那天他们把所有的粮票凑在了一起换了一顿聚餐。

餐桌上他们一个个喝的烂醉,喝完酒后相互搂着在中原桥上大喊,喊着喊着就笑了,笑到最后都哭了。

那一刻仿佛定格住了,那是江昊辰学生时代记忆的最后一刻,现在他想起来仿佛就在昨天。

“有机会多联系吧,社会上没有多少真心朋友了。”陈燕忠拍了拍江昊辰肩膀,似乎有些哀愁的感觉,接着又道:“对了,我们班老狼,就是朗逸天,你认识吧?”

“认识啊,去年在太行我还单独跟他喝过酒呢,后来还写过信,怎么了?”

“哦?那就好,他现在在莞城,听说接了不少电子产品外观设计,前几天约我过去玩,要不这周末咱一起过去聊聊?我买了一辆嘉陵70,咱骑车去。”

“行啊,反正我也没事!对了,我也认识一个咱们的胶己人,改天一起聚聚。”江昊辰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他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了。”

要了陈燕忠的BB机号,又留下了自己的号码,江昊辰这才离开了书店。

一路上,江昊辰一直在想着同学之间的那些事,无意间碰到了陈燕忠,令他突然觉得自己颓废了很多,曾经年少轻狂,曾经信誓旦旦的离开学校要有一番大作为。结果在工作两个半月后,他的雄心壮志一点点被磨灭了。

站在这片红土地上,他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他迷茫。

远处裸露的红土昭示着它即将崛起,这是一个勃勃生机的城市,也是一个改革前沿的城市。

江昊辰不知这座城市有没有自己立足之地,荒废的两个半月,对于刚刚工作的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他不怕荒废,怕的是一直荒废无法醒悟。

自从前天大脑意外得到未来科技芯片之后,他便醒悟了,他从稀里糊涂混日子的思想转变到想赚钱的方面,可他依旧没有太多的思路。

但今天无意间碰到陈燕忠,令他更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走出来,走出自己封闭的小圈子,拓展自己的人脉关系,融入大圈子。

他现在除了认识公司内部那几个同事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社交圈子,想要赚钱都不知道上哪去找。

不知不觉,他回到了公司,孙经理不在,江昊辰将复印纸拿进了经理室。

“小江,孙经理让你回来按上次的价单复印出来。”程文磊见江昊辰回来,对着经理室嚷了一句。

“OK!”江昊辰打开复印机,见价格单就在里面,于是加了纸开始复印。

复印完,江昊辰走出经理室,却被程文磊拉到了阳台上。

“小江,来,抽烟,不用怕污染空气,他们都出去了。”程文磊拿出一包555,递给了江昊辰一根,然后自己点了一根,可打火机一打,火焰猛地冲出,江昊辰闻到了一股焦味,再一看,发现程文磊自己把自己的头发烧了。

这程文磊25岁,在江昊辰印象中是公司里最搞笑的,脸型微圆,留着个郭富城的发型。每次都喜欢说点搞笑的话,做事有些慌张,经常闹笑话。

“噗!”江昊辰没忍住,笑了出来。

“哎呀,可惜了我的发型!”程文磊捋了又捋,然后疑惑的开口问道:“小江,听说你会修打印机?”

“嗯?你听谁说的?”江昊辰奇怪的看着程文磊。

“小江啊,你还真能隐瞒,刚才电子厂的老万打电话过来给孙经理,让你下午过去帮他修一下打印机,把咱孙经理都搞糊涂了,你说我怎么不知道?怎么样,周末帮我修一下?我家里的打印机出故障了,经常卡纸,打出来还都是黑乎乎的。”

“这……”

江昊辰突然想到,万成安昨晚说的他跟孙经理打招呼,没想到是这么个理由,这叫什么事儿啊?

“怎么样?帮帮忙吧,下回你睡觉我帮你盯着经理他们!”程文磊嘿嘿一笑。

江昊辰无语,这两个多月来,他确实上班就经常打瞌睡,这不才挨了欧阳华一顿骂。

“没问题,不过这周末不行,我要去一趟莞城,下周吧,另外下午我借用一下你的摩托车!”

“OK!没问题!”程文磊打了个手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