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寻常的午后

最近天气暖暖的,上班就想睡觉。

进入了十一月中旬,太良镇的气温终于降到了20几度,虽说不比北方毛衣棉袄加身,但在南方三角州地区,这样的天气已经不错了,穿着短袖有了些许凉意,阳光不再毒辣,像是有了催眠的魔力。

江昊辰拿着一串金杯两吨货车的钥匙走到楼梯,向着二楼办公室走去。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此时正是12点48分。刚才一个客户看车,经理和同事们正在打着麻将,他急急忙忙扒了几口饭就被经理叫了下来。

看车的客户仅仅打开了车门,扭了两下方向盘,屁股还没坐稳就下车走人了。

江昊辰也乐得其所,反正卖不卖的出去对他也没啥影响。

1993年九月,十九岁的江昊辰分配来到这个汽车贸易公司,现在仅仅只过了两个半月,但这种客户他却见多了,他们或许并非是想买,又或者只是想买却钱不到位,只是来过过看车瘾吧。

不过对于江昊辰来说,他可不管那么多,他对汽车是一窍不通,他是中专师范毕业,93年国家包分配的,来到这个汽车贸易公司则是亲戚帮忙找的关系,可专业毕竟不对口啊,更何况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个朋友都没,江昊辰实在感觉很苦恼,这两个半月以来,他可是过得昏昏沉沉,完全是混日子。

如果按照亲戚的话来说,专业对不对口有啥关系,这个社会赚到钱才是硬道理,这个单位不错,好好干,将来肯定有出息。

这客户穿着一件破旧的白色体恤,一条牛仔裤,一双拖拉板,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来到了他们汽贸公司门口停了下来。

经理还是眼光毒辣,打着麻将透过窗户就看出来者不太像买车的客户,于是才叫江昊辰下去应付,否则对于一窍不通的江昊辰,经理又怎会放心?

虽然人不可貌相,但是江昊辰一接触,就知道这客户不是买车的,或许是没事干来过过瘾吧。

江昊辰回到二楼办公室,这里不大,只有两层楼,顶部还是盖的铁皮层,夏天不开空调就如同蒸桑拿,开着空调就想睡。现在天气微凉,还是想睡。

“啊~~~”一股倦意袭来,江昊辰无意识的用手捂了捂嘴。他走进二楼办公室,将车钥匙挂进了钥匙箱内。

“噼里啪啦!”里间经理办公室传来阵阵麻将声。孙经理、欧副经理、龙良海和黎子荣四人正在打麻将,其余5个同事则围观下注。所谓小赌怡情,这是每天中午饭后九个同事们的娱乐。

对于江昊辰来说,他一个月工资才149元,加上奖金,一个月才400多块钱。所以这所谓的小赌,他可是不敢想,麻将桌上动辄就是一百两百的来去,看得江昊辰是心惊胆战。

“江仔,客户看的咋样了?”孙经理隔着玻璃一边打着麻将,一边问道。

孙经理是新顺汽贸公司的总经理,40来岁,人到中年微微发福,国字脸型上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总是梳的油亮油亮,这种大背头看起来精神十足。

孙经理很慈祥,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对江昊辰比较照顾的人之一,因为和省城江昊辰的介绍人有贸易往来,所以江昊辰顺利的来到了这个公司。

孙经理对江昊辰也是不错,给他在一楼腾出了一间单人宿舍,毕竟所有同事都有家室,所以他才有了如此待遇,还给他搬来了一台旧电视机,起码下班后无人的夜晚没那么无聊。

“看了,说是先了解一下车况就走了。”江昊辰对着里间经理室正打麻将的孙经理说道。而后又走了进来,拿起孙经理的水杯来到饮水机旁将水接满。

“嗯,那你在办公室继续盯着,有意向的客户就叫他们,一会儿谁赢了给你打赏。”孙经理微笑着接过水杯,而后抽出了一张三条打了出去。

“好!”江昊辰轻轻回了一句。

“这牌也能出?”桌面上一张三条都没有,只有一张孙经理刚刚出了的。下家副经理欧阳华轻轻嚷叫着,跟着出了一张三条,脸上显得有些狡诈。

“嗯?”龙良海嘀咕了一句,犹豫了一下,出了一张六条。

此时桌面上已经出了四张六条,两张三条。再看没摸的牌只剩了6墩。下家黎子荣看着牌面忍了又忍,不知在想什么。

“快点,快点!”副经理欧阳华叫着,意思就是快一点,显然是有些不耐烦。

黎子荣沉吟了一会儿,终于伸出手在牌墩上摸一张,没有翻看,只是捋了又捋,而后脸色笑开了花。

“三条自摸,索条清一色,来来来,给钱给钱!”同事黎子荣大声叫道,而后将摸起的牌一拍,豁然是一张三条。

江昊辰瞅了瞅兴奋的黎子荣,又看了看输的几人掏出的钱,扔在麻将桌上足足360块钱,他惊讶的目瞪口呆,而后轻轻走出了经理室。

回到外面办公室坐了下来,江昊辰不禁感叹,这种来钱速度真快啊!

随手取出架子上一本汽车杂志,他翻了几页就合上了。

虽说专业不对口,但他对于汽车方面还是很喜欢的,只是他了解甚少,工作前根本没有接触过。

江昊辰本想先报个驾校考个驾照,毕竟在汽贸公司不会开车不光是丢脸的问题,而且工作处处被动,他还想学学修理,可一想到钱啊,这东西用时方知少。

毕竟刚刚毕业没多久,只是拿了两个月工资,总共才800来块,而93年南方三角洲地带的物价已经比内地高出了很多。这800块钱江昊辰省吃俭用的给家里汇了600块,毕竟他还有两个弟弟在上中学,家里条件也不好,更重要的是,他母亲身体还很不好。

没办法,先混着吧,江昊辰心态很好,虽然这两个多月来被经理同事呼来唤去,不过一没钱二没技术,他也只能如此,换句话来说,他一个中师毕业生,在北方濮城上学,即使正常分配,也就是分配在濮城的一个小学教书,况且当时的学校老师早已饱和,并没有多少作为。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浓浓的茶味想要将困意压下。

窗外一阵微风吹来,江昊辰感觉无比惬意,他微微趴在办公桌上,眼睛透过玻璃盯着楼下车场。

“啊~呜~~~”一阵阵倦意不断袭来,浓茶依然无法压下浮上而来的困倦感,经理室内噼里啪啦的麻将声仿佛形成了一首催眠曲。

江昊辰迷迷糊糊就这么睡着了。

说句大实话,这个天气上班真的让人很想睡觉。国企就是这样,混一混就是一天。虽然是贸易公司,不过即使你卖的再多,钱也是上交集团,奖金不会多多少。于是大家也都没有多少动力,每天打打麻将,整个公司基本都是这样,得过且过。

虽然改革开放的春风早早的吹遍了南方三角洲,私企也多了很多,但国企里人们那种混日子的习惯却一时难以改变。

“啊!”

一声高昂的尖叫声刺破了经理室里噼里啪啦的麻将声,整个经理室内突然安静了。

这一刻,麻将声停止了,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望向外面办公室。

“好了好了,收摊吧,都上班了!”孙经理开口说道。

出纳员小梅向着江昊辰瞟了一眼,然后慢吞吞的将麻将收入箱子里。

副经理欧阳华走了出来,望着楼下静悄悄的车场皱了皱眉头,于是扭头神情古怪地看着江昊辰。

“江仔,你搞什么?又睡觉?万一谁把车砸了,你赔的起吗?工作时间就要认真一点!”副经理欧阳华发了一顿牢骚。

“才来了两个月,你看你上班啥状态?年轻轻的小伙子能不能精神一点?”

“一天到晚没睡醒吗?”

欧阳华噼里啪啦的发泄了一通,并抬起右手,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是13点52分,如果不是江昊辰那一声尖叫,或许他们还能再打个十来二十分钟,往常两点多收摊都是常事,更何况今天他还输了不少,心情难免有些不爽。

“啊华,好了,你联系一下陈总,让他过来安排一下他买的那部奥迪上牌的事。”孙经理皱了皱眉头,对着外面办公室的欧阳华说道。

对于江昊辰来说,他还是比较照顾的,毕竟来说,在他眼里,十九岁的江昊辰也只是个大孩子而已,而且又是刚分配过来,再加上省城总车行那个介绍人的关系,所以一般来说,不是大错误,他也不希望江昊辰太过难堪。

似乎并未尽兴,副经理欧阳华表情有些不满,发了一顿牢骚还想说什么,听见孙经理的话又不好再说什么,嘴角一歪走出了办公室。

江昊辰瞪大了双眼,愣愣地抱着头一声不吭,二丈摸不着头脑,自己都不知道咋回事就莫名其妙被臭骂了一顿。

他知道自己在公司很不待见,即使当初来之前,父母一再强调在单位要与人为善,而他这两个多月来端茶倒水递烟,可依然被人看不起。他渐渐明白,除了自己是外地人之外,更重要的,还是自己没能力。

突然,他想起来了,刚才自己非常瞌睡,不知为什么就睡着了,睡梦中,一粒光点像炮弹似的从遥远的时空击射向他脑袋,他一下就被击中,脑子疼痛难忍,猛地叫了出来。

“我这是?难道是人家说的白日做梦吗?”江昊辰苦笑的摇了摇头,但却感觉,自己脑袋依然疼痛,而且是胀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