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谋杀

老客户马莉住的老房子,对郭娜来说有点可怕。今天是她第三次来到这座楼,为一位甜美的老太太马莉量身定制她美丽的化妆品。当她沿着通往前门的石板长廊走上时,这所房子,或者郭娜感觉到像城堡,让她觉得自己很渺小。

今天,她为马莉小姐送去了一大堆化妆品和护肤品。马莉小姐购买了至尊美甲珍藏品和各种各样的轻质粉红唇膏、粉底和眼影,这些都有可能与她的衣服搭配。

郭娜几个月来一直是美容专家化妆品的代表,非常感谢马莉的大量订单。这增加了她刚刚起步的生意的收入,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安慰。她父母在一年前死于车祸后,一直在努力偿还他们的房屋抵押贷款。

她使劲敲门,力度比平时希望引起保姆赵琳注意的力度要大一点。她是马莉小姐的保姆。赵琳是个可爱的老姑娘,但她也有听力障碍。

门闩发出轻微的爆裂声,那扇旧门打着呵欠打开了。从她站在门口的地方,她可以看到,尽管下午光线,室内还是异常黑暗。她小心翼翼地走进门厅,注意到隔壁客厅的窗帘已经关上了。

郭娜觉得这很奇怪,正要离开时,马莉小姐在浣熊猫宝安出现了。它朝她喵喵叫,哄她往里走。她把自己的送货包放在大厅的桌子上,脱下外套,挂在门内的外套树上。她关上门,大声喊道:“马莉小姐,你在吗?”但没有人应门。

“马莉小姐,你在吗?”她重复着这句话,猫跟着她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她喊道。宝安又对她喵喵叫了一声,每次她停下来,浣熊猫都在揉她的腿。

“小心点,宝安,我现在不需要我的裤袜被绊住。我有很多事情要办,你的主人只是我名单上的第一个顾客。”她伸手在猫的脸颊上擦了擦,感觉到有东西干了,在猫的皮毛上结了皮。经过仔细检查,她发现它是深红色的。

“你让自己陷入了什么境地?”她问猫。“我想像你这样漂亮的小猫会比其他猫咪更干净一点。我帮你擦干净怎么样?”

郭娜走进厨房,找到了一些纸巾。她在弯下腰来擦猫的脸颊之前,先把几张纸巾浸湿了。当她看着湿纸巾时,它们是粉红色的。

“哎呀,宝安,你身上怎么了?你是不是抓伤得太厉害了?”郭娜一边摸猫的头和肩膀一边问道,希望能感觉到柔软毛皮下的伤疤。然而,这只猫没有明显的受伤。

郭娜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突然站了起来。她能感觉到脖子后面的寒毛立了起来;然后她听到一声巨响,听起来像是从房子后面传来的。她的脚感到沉重,胸口砰砰直跳。

宝安也很害怕。它跑出房间时,用爪子抓着滑溜的地板,猫爪与地板摩擦发出尖锐的短兵相接一般的刺耳声,它耳朵往后缩,然后匆匆离去。

她小心翼翼地从楼下的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寻找巨响的来源。她确信这只是风,当秋风吹拂时,老房子往往会吵闹起来。

郭娜走进浴室,注意到马莉小姐坐在靠窗的躺椅上,俯瞰着她的玫瑰园。

“马莉小姐?我很抱歉这样闯进来。赵琳不见了,所以我自己进去了。我希望没打扰到您,”她说,慢慢地走到椅子后面,不想吓到那个女人。

当她走近椅子时,她感觉到马莉小姐正在睡觉。然而,经过仔细检查,她看到一把巨大的切肉刀从这位妇女的胸部伸出。马莉小姐的眼睛还睁着,她的嘴也张着。

“哦,天哪,”郭娜说,她踉跄着后退。她屁股砰地一声落地,开始像螃蟹一样向后爬行,直到撞到墙上。她的心跳声在她的耳朵里剧烈地跳动着,她几乎不能正常思考。当她终于有了一个连贯的想法时,她爬起来,从粉色毛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郭娜用颤抖的双手握着手机,告诉女接警员她的名字,并陈述她的紧急情况。

“一个女人被谋杀了?”接警员问道,她的声音至少提高了一个八度。

“是的,我很确定她没有呼吸了,她脸色煞白。我不确定谋杀她的人是否已经离开,”郭娜平静地说。

“你需要马上离开那里,”接警员严厉地说。“不要碰任何东西。你现在在外面的门附近吗?”接警员问。

“是的,”郭娜回答。

接警员说:“我希望你悄悄地走出大门,然后到你的车那里去,如果你有车的话,把自己锁在车里,直到警察到来。”

郭娜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切似乎都是超现实的。

“郭娜?”接警员说。“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马上跑出去!”接警员坚定地说。

“哦,好吧,”郭娜说,强迫她的前脚赶紧向后院的门走去。

一出家门,她就迅速地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回到车道上,安全地开车。她迅速上车,锁上车门,问接警员她是否还在线。

接警员向她保证说:“我还在。警官们正在路上,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他们到达为止。”

郭娜喃喃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抬头看着那幢大房子。她以为她看到了二楼窗户上的窗帘微微移动,但也许她的眼睛在捉弄她。她眨了几下眼睛,她刚才看到的东西现在不见了。

在远处,她能听到警笛的鸣叫声,她放松了一点。救援正在路上。不幸的是,她的身体没有得到放松。她开始发抖,尽管正午的太阳在她的车里晒得很暖和。郭娜搓了搓胳膊,然后坐在车上,让双手停止颤抖。

几分钟后,几辆警车中的一辆驶入她身后的车道。一名警官走到她的窗前敲了敲。他命令她摇下车窗时,声音很严厉。她不情愿地这样做了。

“女士,我需要你下车,”他催促道。

郭娜照办了,另一名警官把她带到车道尽头,其他几辆警车停在不远处,警官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你告诉接警员,你认为有人可能还和你一起在案发现场,对吗?”一位年长的警官问道。

“是的,我想我看到一个窗帘在窗户里移动,在那里,”郭娜回答,指着二楼的窗户。

警官迅速对着肩上的麦克风讲话,告诉里面的警官该往哪里看。

身为警察的第一反应是凶手在杀人后往往会返回现场欣赏一下犯罪现场,这是犯罪心理学最基本的人性。

似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警官们从房子里出来了。“一切都排查封锁好了,”一名警官说,重新装上枪套。“房子后面的房间里有一个死去的女人。”

老警官点点头,开始对他的部下发出一系列命令,而郭娜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

“女士,我们需要你提供一些信息。刑侦队队长很快就会来,”他说,然后转向其他警官,指挥他们的下一步行动。

“嘿,他现在就在这里,”一名警官说,朝停在路边的黑色SUV走去。

郭娜看着一个年轻人从车里出来,和负责的警官说话。他长得很帅,但对于这么年轻的人来说,他看起来很累。她猜测,这种工作可能会在任何人的脸上留下一些令人担忧的皱纹。她想,没有什么是美容师的润肤霜帮不上忙的。

警官和刑侦队队长走向她,年轻人的眼睛盯着郭娜。“郭娜,这是林智辉警官。他是本案的凶杀案调查员,”他说,然后走开,对大厦前的其他警官厉声发号施令。

“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林智辉警官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铅笔和一本纸问道。

“当然,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她说,尽管情况很严重,她还是微笑着说。很难不用她那双最迷人的眼睛看着那张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