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速之客
  • 七里铺
  • 风茅
  • 3567字
  • 2022-05-16 00:10:40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快回来…”

一个五岁上下的小男孩站在浓烟四起的圩集中,双手抱着小皮球,边哭泣边呼唤着自己的父母。

圩集上一片狼藉,人们都只顾收拾自己的行当,纷纷地冲出街巷逃命。

沿街的店铺早已被大火吞没,简陋的棚屋横七竖八,随着风起浪卷,火势越来越大,场面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

小男孩的父母交待他待在原地不能乱走,随即便冲进了火海。但半小时过去了,先前救火的人们都已经开始溃逃,他依然不见自己的父母出来。

“爸爸,妈妈!”

小男孩哭得心撕力竭,一遍遍地呼唤着他的父母。

四周充斥着焦熏难闻的气味,浓烟扎得让人睁不开眼睛。人们只顾逃窜,并没有人注意到这小不点已经走到了路中间。

一商贩挑着扁担匆忙窜过,他的箩筐一晃,小男孩被重重地撞翻在地上。他滚到了路边,头一下撞上了侧旁的柱子,一阵麻痹如闪电般瞬间传遍他的全身,随即,他晕了过去。

“孩子,孩子,醒醒…”迷糊之中,郭少宇感到身体晃得厉害,隐约中听到有人在呼喊着自己。

他猛地睁开眼睛,原来…

郭少宇手中的鱼竿正晃动得厉害,没有回过神的他,赶紧一提竿,一条巴掌大的白鲫被甩了上岸。

看来成绩不错,今天五六条鱼,又是个小丰收。

郭少宇把鱼竿丢在一边,张开双臂躺在了绿草如茵的岸堤上,一阵阵疼痛肆意地在他脑中撕扯着。

他静静地仰望着深空,刚才的梦,他也记不清做了多少回。其实说是梦,不如说那是他记忆深处的残存片段。

那天所发生的事他依然历历在目,自从那次火灾后他便成了孤儿。只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只剩下模糊轮廓,他能记起的也只有父母的身影。

仲夏的黄昏,湛蓝的天空与红霞渐渐交错,美不胜收。柔柔微风送来了阵阵泥土的清新。花香蝶舞,虫鸣鸟唱,茵茵绿草,山外藏山。

这里是一个没有喧哗,没有车水马龙的小山村。

那次事故后,郭少宇便被接到了城里,直到四年前,他才再次重返家乡,并定居了下来。

小时候郭少宇常常跟着父母到田边玩耍,在他模糊的记忆中,那时候的村子非常热闹,田间人来人往,忙得不亦乐乎。

但如今的村庄,人丁稀少,杂草丛生,除了村子里十来个留守的老人,其他人要么外出工作,要么早已迁到了城里。

村边的这条小河,从未在郭少宇的记忆中消失过,小时候爸爸还带他到河里游泳,抓鱼。他对这条小河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怀。

几乎每天下午他都会到这里垂钓,一来是因为喜欢,二来当然也是为了丰富一下菜谱。

他盯着空中一群静静飞过的白鹭,三两一组,就像是一个个和谐的小家庭,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羲皇上人,慵慵其欲,乐得其闲!”郭少宇静静地闭上眼睛,不禁感慨了一声。

“爸爸,爸爸!”

就在这时候,郭少宇耳边传来了几声清澈的呼唤,宛若燕语莺呼,十分趣稚。

不远处,一个扎着两根马尾小辫的女孩,双手提着裙子,正蹦蹦跳跳地向他跑来。

一条边牧犬冲在了小女孩的前面,也高兴得蹦蹦跳跳,几步一回头,像个忠实的护花小使。

“爸爸,爸爸!”

小女孩四岁左右,奶声奶气,嫩嘟嘟的小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稚气十足,言语简直难以描括她的可爱。

“丫丫,走慢点。”

小女孩身后紧跟着的,是一位二十四五的妙龄少妇,并肩的秀发轻轻拖曳,一身米黄色茶花连衣裙微微收腰,虽然衣着显得休闲大众,但她那由内至外散发的气质,实在难以遮掩。模特般的身材但更加优雅,明星般的容颜但更加脱俗,职场女人的气质但更显得睿智。

夕阳余晖下,她们走在田野的小道上,与这梦幻般的黄昏协调地融为一体,构成了一幅十分和谐唯美的风景油画。

“爸爸!”

女孩的小短腿未蹦到郭少宇的跟前,便向他扑了过去。

郭少宇一步向前接住了丫丫,高兴地把她举过头转了几圈。丫丫一边尖叫,一边欢快地哈哈大笑着。边牧犬也高兴地围着他们蹦蹦哒哒。

郭少宇亲了一下丫丫额头,笑问道:“你怎么跑过来找爸爸了?”

“叔叔姐姐来找爸爸了。”丫丫回答道。

这时,少妇走到了郭少宇身边,微微一笑,露出了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极其迷人。

“叔叔姐姐?”

郭少宇眉额微微一收,但很快又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便问道:

“晚枫,是哪位贵客大驾光临?”

郭少宇当然知道,不值新春佳节,村子里哪有什么叔叔姐姐,除非是来外人了。而不请自来之客除了是他们,还能有谁。

郭少宇虽然猜到了大概,但他不想在晚枫面前表露出来,因为这样会让他们之间减少很多交流。

“三个姐姐,一个叔叔!”

未等晚枫接话,丫丫便高兴地做起介绍。也难怪她这么高兴,丫丫长这么大,除了村子里的老人,家里还是头一回来陌生客人。

“还买了很多好吃的,有衣服,还有玩具!”丫丫的小嘴都快跟不上她的思维了。

郭少宇点点头,但刚才的笑容却多了几分牵强,似乎若有所思,但又没说什么。

“是张骏。”晚枫连忙说道。

郭少宇看了看天色,还不算晚,便说道:“你让他们回去吧。”

然后他头一歪,又冲着丫丫笑道:“那丫丫有没有对叔叔姐姐说谢谢?”

“说了,说了两次。”丫丫嘟着小嘴,竖起了两个小手指。

“乖孩子!来,陪爸爸钓鱼!”郭少宇说完,便准备去拿渔具。

“夏姐也来了,我想应该是有急事,不如…还是见一见吧。”晚枫小心翼翼地说道。

相比之前,现在的这种小日子不富裕但却过得舒坦,不管任何理由,郭少宇也不想别人来扰乱他的生活。

不过他了解张骏,更了解夏雨。既然都已经找上门了,若不见一下,估计他们也会没完没了。

郭少宇蹲下身来,笑着对丫丫说道:“今天爸爸已经钓了很多鱼了,得回去做饭咯,改天再和丫丫一起钓鱼好不?叔叔姐姐们还在家里等我们呢。”

“好!晚上还要喝妈妈做的鱼汤。”丫丫蹦蹦跳跳,说道。

“好咧,那咱们回家咯。晚枫,你帮我拿渔具。”

郭少宇说罢,便背起丫丫,一手提起鱼桶,一边摆出冲锋的姿势。

“张飞,开路!”

边牧犬一听,兴奋得差点甩掉了尾巴,“嗖”一声便冲到了前面去。

郭少宇很清楚,小孩子需要的是什么,他只想让丫丫每天都过得快乐。丫丫四岁了,但这里并没有幼儿园,虽然郭少宇每天都亲自辅导,丫丫的学习也没有落下,但他知道丫丫总得要到学校去。

郭少宇一路上都没有提起张骏他们,晚枫也不敢多问,只是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对于这个男人,晚枫太熟悉了,但同时又觉得那么的陌生。

张骏曾经是郭少宇的得力干将,当年在天宇集团,除了张骏,郭少宇的手下还有不少能力出众的人才,比如韩峰、陈晓熙、何冬、戴雪伶等等。当然,其中也包括了林晚枫。

当时在天宇集团,能力排在张骏之上的,除了郭少宇,就只有韩峰。

然而,在一场车祸中,韩峰不幸遇难,留下了新婚不久的林晚枫。

后来天宇集团因为资金困难,被夏氏集团收购整合,郭少宇便离开了天宇。

郭少宇回到了小时候的家乡,而晚枫不顾父母的反对,也执意跟到了这里,陪着郭少宇在这个名叫风岭的小村庄开始了新的生活。

而夏姐,也就是夏雨,她是郭少宇的前妻,也是天宇集团的董事之一。天宇集团被收购后,郭少宇与夏雨签了离婚协议书,从此两人也没再来往。

夏氏家族收购了天宇后,肢解了天宇的体系,吸收了天宇的业务,一举成为了国内行业的龙头。

郭少宇虽然对商界里的事情不再上心,但外面一些时事和发展的动向,他还是一清二楚的。

资本的市场就是战场,刀光剑影无处不在,从来都只有强者才有主宰的资格。成者为王这个道理,郭少宇自然也十分明白,但这些对他而言,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郭少宇目前所居住的,是父母当年留下的老宅。房子被丢弃了二十多年,早已砖瓦脱落,杂草丛生。郭少宇回来后,花了几个月把房子修葺了一番,换上了门窗,铺上了地板,对院子也进行了重新改造。修了凉亭、鱼池、假山,还种了不少瓜果蔬菜。

房子的面积不小,连同院子足有五六百平,但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房子只有上下两层,楼梯在外面,一楼是客厅、仓库和厨房,二楼是并排的三间卧室。

如今的老宅焕然一新,围墙上挂满了绿油油的爬山虎。整体看来,不仅有古典田园的味道,还有几分简约时尚的风格,虽然没有别墅豪宅的奢华,但韵味十足,而且完全没有那种刻意和造作。

郭少宇背着丫丫一路回到家,刚推开院子的大门,便看到亭子里坐着四个人,见到郭少宇回来,他们都站了起来。

这几个人除了夏雨和张骏,还有两个年轻清秀的姑娘,看样子也就刚二十出头。郭少宇虽然不认识,但他猜这姑娘俩应该是张骏他们的助手。

“郭总,您回来啦。”

未等郭少宇开声,张骏便快步上前迎接。时隔四年,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见状,夏雨和那两个助手也跟了过来。

“回来啦。”

夏雨显得有些紧张,唇角轻轻一颤,见到郭少宇,她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种涸鱼得水的激动。

从容貌上看,夏雨不输晚枫,高跷苗条的身姿,搭配着一身职业浅紫色的时尚装。卷发披肩,V领打底,L形高跟,显得十分的干练、高贵。

郭少宇仅是点点头,然后慢慢地放下了丫丫。

“枫儿,鱼你处理一下放冰箱里,今晚就别做饭了,大家到镇子上吃吧。”

“嗯!”晚枫点点头,无意间看了夏雨一眼,却发现夏雨正盯着自己,她脸刷一下红了,连忙领着丫丫进了屋子。

夏雨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悦,虽然她没说什么,但郭少宇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们还是到亭子里坐吧。”

郭少宇说完,便自个儿朝亭子走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