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然后我即兴发挥了?

[汉堡店]

此时的税靖等人正在积极地干饭。

………

叶剑轩擦了擦嘴,对李祥和SJ说:“我溜了,太晚回去要机儿。”

“才五点不到,你就要走了?也太扫兴了吧?再打亿把!”李祥劝说道。

“就是,再来一盘儿,没你的辅助我走位都骚不起来了…”

………

最终,在李样和SJ的劝阻下,叶剑轩成功地…走了。

李祥和税靖喝着可乐刷着抖音,一切都很正常,就是肚子有点意犹未尽……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突然,一道陌生号码的来电打破了这份平常……

税靖刚想挂断,就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接!”

SJ这才停手,又看了眼来电地址——摩都!

这更加激起了SJ的好奇心,要知道,摩都的消费可是位居全国首位,里面的人不是有权就是有钱,找我一个中学生干什么?

抱着复杂的心理,SJ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温婉柔和、轻声细语,如风铃一般。

“你好,请问您找爷、哦不,找我有什么事?”SJ说。

“是这样的,您现在所用的卡号是我之前用的,中途因为有一个月忘交话费被回收了,这张卡我从高中一直用到现在,对我真的很重要!所以…呜呜…”

“诶!好好的,你怎么哭了?”SJ最看不得女人哭,此刻也是一样。

对方深吸口气,哽哽咽咽地续道:

“没事…我只是怕卡找不回来了,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很多App也都是用它注测的,如果您肯把它还给我的话,我愿意出三十万来买……”

当SJ和LX听到“三十万”这几个字的时候,下巴张得差点都脱臼了;三十万,对两个中学生而言完全可以称作一笔巨款。

一时间,二人沉默了。

而对方见SJ没有说话,还以为价格开小了,连忙道:

“如果、如果您嫌少的话……我可从再加的。嗯,五十万您看行吗?”

………

我靠!

直接加二十万?!太TM刺激了吧?这女人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此刻,李祥和税靖才深深地意识到:

贫穷真的限制了我们的想象!

“那、那太行了啊!”

“太好了!那你加我微信吧…真的很谢谢您。”

双方客套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SJ和李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似没说话,其实…的确没说话。

税靖按照短信上的微信号添加了好友后,李样突然问道:

“你说她会不会是搞诈骗的?”

税靖没说什么,如果放在以前他也会放样想,可这是系统叫接的,难不成系统还会坑我不成?

肯定不会!

没理会李祥,SJ打开了微信。

【税靖和蓝依宁的聊天】

蓝依宁:我们已经是好友了,快来和我聊天吧!

蓝依宁:您好!我手机卡的现号主~

税靖:可以把敬词给去了,毕竟我才读初三。

蓝依宁:诶——没想到您居然这么小,听声音我还以为你和我差不多大呢。

蓝依宁:对了,您现在在哪里?

税靖:四川泸州。

几分钟后。

见对方迟迟没有回消息,无聊的他点开了她的头像:

一只羊驼,分辨率高的能看清毛发;而在图片的右下方,一名女子头戴太阳帽、长发肆意地披散在背后,背景是一片草原、在阳光的照射下,更能突现出女子的不凡。

看着看着,SJ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李祥。

他在刷抖音。

还好,如果被他发现:

“啊!SJ你又在看MM呀!”

对此,他只能默不作声,因为……越描越黑。

为什么?因为他说不过李样。

就算是智力二级的他,在李祥的歪言歪理面前也不够看。

此时,微信铃声响起。

蓝依宁:小弟弟,你那里有点远啊。

看到消息后,税靖大致能猜到她消失的几分钟干嘛去了。

——查地图

税靖:阿姨,您高考地理多少分啊?

【摩都5:20】

【夜安小区,别墅内】

蓝依宁望着电脑皱了皱眉,要不高考时地理不及格,她早就进清华了,最后只能舍其次入了北大。想到这里,一股无名之火就从她心中冒起;不过,当她看到SJ叫她的称呼时,又莫名地想笑。

阿姨?

这明显是回怼她的!

蓝依宁一笑,玉手在键盘上打了起来。

蓝:弟弟,姐姐我才二十几,或许你叫几声姐把我逗高兴了……【斜眼笑】

税靖:好的蓝姐,没问题蓝姐。【求包养】

别墅内,蓝依宁看到消息后顿时花容失色,赶忙回复道:

蓝:诶,我、我开玩笑的…

税靖:我知道,所以我也开玩笑的。

.....

几波聊天后,主题又终于回到了正轨,原因很简单,李祥太会聊天了。他的辅助下,蓝依宁的攻势每次都会被轻松化解,有时甚至还会被反怼一手。见状,她也只能放下玩弄的意思,谈起了正事。

蓝依宁:弟弟,我已经买好明天来泸州的票了,到时候记得来接我!!

税靖:可以快递,为什么要亲自来?

蓝依宁:哼哼,不知道了吧?换手机卡是要和现号主一起拿身份证去移动店里过户的,不然我要你地址干嘛?【得意/动画表情】

税靖:哦,我没问题,只是打车费有点贵……【疯狂暗示】

蓝依宁又笑了笑,越发觉得这位年轻人有意思。出于信任,她想都没想越打了一万过去。

税靖:谢谢老板!蓝姐大气!我先恰饭去了,明天见。

蓝依宁:明天见。

退出了微信聊天的界面。

“牛批!”李样激动的说道。

税靖没有理他,转身又点了份朋友套餐。

半小时后

两人的肚子已经发生了肿胀、疼痛等状况。

简称:吃饱了撑着了。

饭后,两人又开始商讨接下来的计划。

李祥率先说道:

“我无敌,回不回家都一样。”

“我爸这个人…很那啥。除非真的没办法,不然绝对会让你回家的。”SJ道。

李祥:“那怎么办?”

微微思考过后,税靖回答:“我可以对他说车没电了,再慌称街上没车可坐,只能让你在我家住一晚。”

“可是你爸要是检查电池咋办?”李样有些坦忧地说。

“空城计不行就来真的,我们先去把电量溜低再回去不就行了?”

李祥点点头。

不再逗留,SJ二人拿着吃不完的汉堡走出了黑店。

从口袋里摸出钥匙,税靖启动了电瓶车:

“上来。”

“那汉堡呢?”李祥问。

“放后备箱。”

………

“李奶奶的倒是打开呀!”

两分钟后

SJ驱车来到沙土村方向的一条马路上停下。

“这里视野开阔,且正好能拍到夕阳,嗯,懂吧?”税靖问。

“素材!”李祥立马应道。

SJ点点头,把手机给了后座的李祥。

“你来拍,我开车。”

李祥接过手机,点开了拍摄的界面:

“走吧!”

SJ将速度调成二档,右手微微下拉。

春风温柔地吹拂着,太阳下山前的最后余热也被完全消融;公路上飞驰的二人,无时不在述说着青青的轻狂。

“你、你看到前兜就可以喽,不然的话等好儿……”

“你按到点开哈,不然等好儿你一停的话我没拿住就有点尴尬求。”

拍了一会儿后。

“然后我即兴发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