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好办?那不如不办!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567字
  • 2022-05-22 20:46:52

李班头站在打谷场的碾子上,瞧着碾子下面的刘庙村百姓,心里多少有点儿瘆的慌。

乾隆四十八年的兖州府,大抵能算得上是无灾无祸,而刘庙村却是满村素稿,满村共计十甲一百牌,几乎牌牌都有人家悬着引魂幡,就连碾子下这些沉默不语的百姓也近乎人人戴孝。

跟在李班头身后的几个心腹衙役也都心中发颤,其中一人更是仗着与李班头有亲戚关系,凑到了李班头的身边,低声道:“李头儿,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啊?”

李班头心里同样是暗自叫苦,却又不想在众衙役面前失了威风,故而冷哼一声道:“有什么不妙的?哪年冬天不得饿死几个刁民,怕什么。”

那衙役却道:“李头儿,要不然咱们还是先撤了吧,回头等他们办完了丧事再来?”

李班头拉耷着一张臭脸,低声喝斥道:“改天再来?你是想等他们办完了丧事,接着办咱们的丧事?别忘了,太爷给的比限只有三天。”

训斥完了身后的衙役,李班头又扭过头来,瞧着碾子下的百姓喝道:“刘庙村的保甲牌长还有没有活着的?赶紧出来答话!”

碾子下的百姓们皆是面面相觑,望向李班头儿的目光中多少有点儿诡异。

毕竟,刘庙村那些保甲牌长之类的早就跟着刘举人一起去见阎王爷了,你特么连个茅山道士都不带,还想让他们出来答话?

沉默了好半晌后,最终还是有人站了出来,向着李班头拱了拱手,说道:“官爷见谅,咱们刘庙村的保甲跟牌长都被那朱劲松给杀了,是以没人出来答话。”

李班头一见答话那人,却是笑了起来:“我道是谁,原来是刘郎中?既然你们村的保甲死了,那你就先担起这个担子来,先当几天的保甲。对了,你再挑几个看着顺眼的,先顶上牌长的缺。”

刘郎中顿时在心里破口大骂起来——保甲牌长根本就不是有俸禄的官,不光屁事儿多还特么名声贼臭,除了刘举人家养的那几条狗,好人谁特么愿意当这个保甲!

更操蛋的是,听着李班头儿这话里的意思,是让自己先当几天的保甲,还得替他挑几个临时的牌长?

那不就是说等刘举人灭门案过去后,他李班头儿还要重新安排保甲牌长?

好嘛,累死累活挨骂的事儿全让自己干了,回头他李班头再借着重新安排保甲牌长的机会捞好处,这他娘的也没拿我刘郎中当人看呐!

想想这李班头儿是如何不拿自己当人看的,再一想朱劲松等人早就已经把刘举人的家财都分给了庄上的百姓,自己可也一文钱都没少分,刘郎中的心里顿时就有了计较。

点头哈腰的应了一声,刘郎中向李班头儿靠近两步,谄笑道:“官爷,牌长这事儿先不急,您看这大冬天的,您又是大老远的从县里赶过来,到咱刘庙村却还一口水都没喝,这要是传出去,外人不得说咱刘庙村的人不识礼仪?”

“您看这么着,您先到我家里坐一会儿,我让他们杀几只鸡,咱们先喝两盅暖暖身子?”

李班头嗯了一声,耷拉着眼皮说道:“难得你有这份心,就依你所言。不过,可不能耽误了爷的差事。”

刘郎中再次点头哈腰的应下来,连连保证不会误事,接着又忙不迭的引着李班头儿等人往自己家中而去,待到了刘郎中家后,刘郎中先是忙着给李班头等人泡茶,接着又找了村里几个妇人去杀鸡做菜,刘郎中自己则是陪着李班头等人喝茶说话。

瞧着刘郎中小心翼翼献殷勤的模样,李班头忍不住笑道:“怎么,你还想把这个保甲当下去?这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有点儿不太好办啊,且不说上面的老爷们,光是我这双麻鞋,这么来来回回的跑……”

李班头觉得自己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只要你拿出好处来,这保甲就是你刘郎中的,你也别觉着亏,上面搜刮我,我搜刮你,你当了保甲,就能搜刮那些泥腿子,这就跟大鱼吃小鱼是一样的道理,咱大清历来都是如此。

只是刘郎中却没有像李班头相象中的那样儿拿出“孝敬”来,反而慢慢挺直了原本躬着的腰,笑道:“不太好办啊?想要麻鞋钱啊?”

说完之后,刘郎中忽然从凳子上起身,猛的掀了桌子,喝道:“那不如不办!”

李班头顿时大怒,正欲起身抽刀砍人,却忽然感觉整个身子都没了力气,似乎刘郎中家的屋顶正在不停旋转。

强忍着烦闷眩晕的感觉,李班头扭头看了看旁边那些跟来的衙役,却见那些衙役有一个算一个,都慢慢的瘫到了地上。

李班头怒道:“你做了什么?”

刘郎中嘿嘿笑了一声,捋着胡须笑道:“你不把老夫当人看,却忘了老夫原本是个郎中?须知这药能救人,自然也能害人,你想跟老夫要麻鞋钱,却不知老夫也想跟你要个看病钱。”

说完之后,刘郎中也不迟疑,当即便喊来几个青壮,在李班头等衙役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把几人都捆了个结实。

刘郎中吩咐道:“且把他们都送山上去,顺便听听大当家的那边儿有什么安排。”

为首的青壮嗯了一声应下,却又迟疑着问道:“既然都已经麻翻了,不如把他们都给宰了,然后咱们一起上山?”

刘郎中呸了一声,说道:“上个屁!咱们带着庄上的妇孺都上了山,等官兵来围剿的时候怕是一个都跑不了。”

“听我的,先把他们送上山去交给大当家的,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嘴里问出来什么,等确定没用了再宰。”

“咱们在庄子里按兵不动,要是官府来问,咱们就说没见过他们便是,反正这些人里面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谁知道他们钻哪个窑子里去了。”

李班头听着刘郎中等人讨论着自己的生死,语气平淡的就像是讨论今天的天气为什么这么晴朗一样,心中不禁是又惊又怒,叫道:“反了!反了!”

刘郎中嘿嘿笑了一声,直接从地上捡起擦桌子的抹布,塞到了李班头的嘴里:“瞧您说的,您今天没来刘庙村,咱们也从来没见过面儿,您怎么就知道我们反了呢?”

说完之后,刘郎中干脆又向着其他一众青壮摆了摆手,说道:“把他们的嘴都堵严实点儿,等傍黑没人的时候装粪车里送山上去。”

“就咱大清朝这官府啊,能明天一早发现李班头他们不见了,那都算官老爷们勤快!”

……

众所周知,大清朝钱聋年间是没有工业化肥的,所以想要肥地,就只能收集粪肥然后用大桶装了再运到地里,而为了多装一些粪肥,这桶就必须得大一些,要不然怕装不了多少粪肥。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大桶除了装粪之外,还可以拿来装人,唯一的缺点就是这种大桶经过粪肥常年累月的浸泡,味道早就已经渗进了桶身,就算再怎么洗涮也不可能把粪味儿完全去除。

李班头等一众衙役被装进这种大桶,一路上闻着浓郁的粪味儿又不停的颠簸,再加上嘴里被堵了破抹布,想吐又吐不出来,那感觉岂止是酸爽?

也幸好刘庙村离着玉皇山不算太远,李班头等人这才活着撑到了玉皇山,见到了惦念已久的朱劲松。

李班头实在没办法将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少年,跟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反贼联系到一块。

如果一定要说朱劲松有什么地方比较像反贼,那就是朱劲松光溜溜的头上的那抹青茬——辫子呢?他们剪了辫子!

这哪儿还是山贼啊,这根本就是反贼!太爷跟师爷根本就没冤枉他们!

朱劲松同样也在打量着李班头等一众衙役。

李班头上身黑色棉袄,下身灰色棉裤,脚上一双靴子,浑身上下的行头都应了破不溜丢、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的形容,至于其他的衙役,穿的还赶不上李班头。

往常只在电视剧里看过如何欺压百姓的衙役,现在就这么活生生的被捆在自己跟前,一个个的还都是这般模样,这还真是小刀划屁股,开了眼了!

朱劲松瞧着押送李班头等人的青壮,问道:“说说看,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

为首的青壮答道:“回大当家的,官府已经知道了刘举人他们被灭门的事情,今天李班头他们忽然来了庄子上,估计是想要打探山上的消息,只是被刘郎中给放倒了。”

朱劲松嗯了一声,干脆上前一步,拽下李班头嘴里的破抹布,问道:“说吧,官府那边是怎么打算的?还有你们,又都是怎么回事儿?”

李班头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喝道:“你,你这是造反!赶紧放了本大爷,兴许我还能在太爷面前替你美言两句,要不然,等大军到来,把你玉皇山都夷为平地!”

朱劲松呵的笑了一声,猛的一巴掌抽在李班头的脸上:“现在是咱在审你,不是你审咱!咱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说!”

李班头正想老老实实回答,心里却忽然转过一个念头,叫道:“李某食君之禄,自当忠君之事,要杀要剐都随你,你休想从李某这里问出来什么!”

李班头的话一出口,朱二旦和一众青壮顿时大怒,而朱劲松却拦住了一众想要暴揍李班头的青壮,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是山东地界,我等反贼响马也都是义气为先,只要你表现的足够硬气,兴许咱还能放了你?”

被朱劲松揭破了心中的想法,李班头却丝毫没有脸红,反而梗着脖子叫道:“反正你休想从李某这里问出什么来!”

朱劲松倒也不恼,脸上依旧笑眯眯的,说道:“咱见过真正有种的硬汉,无论什么严刑拷打都撬不开他们的嘴,可惜,你李班头未必就是那种硬汉。”

“多了咱也不整那些麻烦的,就简单的来上一套前朝锦衣卫常用的洗刷,只要你李班头能撑过去,咱就如你所愿,放了你,要是撑不过去,那就只能算你倒霉,如何?”

说完之后,也不待李班头回答,朱劲松便扭头对朱二旦道:“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烧水!”

一看朱劲松根本就不像是吓唬自己,李班头顿时被吓得亡魂大冒,连声叫道:“别!我招!我全都招!”

“是刘师爷说万岁爷眼看着就要下江南了,到时候肯定得登巡泰山,所以劝着郝太爷趁着万岁爷出巡之前先把玉皇山的各位好汉给剿了,再安一个反贼的名头好升官发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