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这匪,得剿!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621字
  • 2022-05-22 20:46:45

统一了玉皇山青壮们的思想,朱劲松又忙着对这些青壮们进行整编。

毕竟是造反,不能把这些青壮整编成军队,后面自然也就谈不上扩张,更别说把十全老狗送去见他祖宗了。

只是还没等朱劲松把玉皇山上的一摊子事儿捋明白呢,刘举人等一众乡贤士绅的死讯就传到了宁阳县知县郝良材郝太爷的耳朵里。

众所周知,我鞑清朝海清河晏歌舞升平,十二个帝人均千古一帝万古圣君,官老爷们皆是精忠报国爱民如子的青天父母官。

所以,在得到治下有匪徒胆敢杀人落草的消息后,一向讲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郝太爷顿时就被气坏了。

郝太爷气咻咻的转着圈子,对着躬身站立的师爷和三班班头儿骂道:“你们谁来告诉本老爷,这个叫朱劲松的倒底是哪儿冒出来的!嗯?”

“刘庙村的刘举人,沙窝村的刘秀才,耿庄的耿老爷,祝家庄的阎老爷,四个有头有脸的乡贤士绅,外有四个庄子上的满大爷,全都灭门!”

“我大清立国至今百五十年,宁阳县还从来没出过这么恶劣的案子!你们!你们让老爷我怎么向上官交待!”

兴许是骂得不够过瘾,原本打算回案几后面坐下的郝太爷忽然又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后喝道:“告诉你们,老爷我倒霉,你们肯定比老爷我更倒霉!”

这狗日的太不是东西了,哪怕你晚一年呢——万岁爷他老人家眼看着就要六下江南,你狗日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杀人落草,你这是要老爷我的命啊!

瞧着大发雷霆的县太爷,师爷刘宜杰却是捋着胡须低笑一声,跟三班班头悄然对视了一眼后躬身道:“老爷勿忧,区区一个反贼而已,说不定正好是老爷您的功绩呢?”

郝太爷更怒,神色不善的盯着刘师爷道:“反贼?不过是区区几个草寇,你居然说他们是反贼?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老爷我的治下出了反贼,居然还能成了功绩?你这是拿老爷我当傻子糊弄?”

刘师爷谄笑道:“老爷息怒,息怒,且听学生慢慢道来。”

郝良材气咻咻的嗯了一声,刘师爷又接着说道:“老爷您想啊,那朱劲松连满大爷都给灭门了,要说他不是反贼,您说府台大人会怎么看?巡抚大人又会怎么看?”

“要是万岁爷已经出了京城,那这朱劲松确实就只是个不知死的草寇,可万岁爷现在不是还没出京呢吗?”

“所以啊,现在的情况就是这反贼朱劲松忽然起事,想要反清复明,却不料在巡抚大人和知府大人的关心指点下,老爷您英明神武,不避锋矢,率领乡勇浴血奋战,终于赶在万岁爷南巡之前剿灭了反贼。”

“这是什么?这是大功一件啊老爷!剿灭反贼的功劳,纵然不能把您官服上的鸂鶒补子换成锦鸡、孔雀,起码也能换成白鹇、云雀才是啊。”

郝太爷脸色变缓,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得平叛?”

刘师爷嗯了一声,躬身道:“老爷明鉴,是得平叛!虽说那朱劲松闹出了好大动静,可那朱劲松毕竟只是泥腿子出身,再怎么闹腾也就那么回事儿。”

“刘头儿、王头儿跟李头儿都是老江湖了,对付区区一个朱劲松,那还不是手拿把掐?”

郝良材这才嗯一声,坐回椅子上暗自盘算了一番后吩咐道:“既然这样儿,那这件事情就交待给你去办,比限只有三天,千万给老爷我办仔细了。”

刘师爷先是点头哈腰的应了,然后又向前走了两步,凑到郝良材耳边道:“老爷,这有道是皇帝还不差饿兵,尤其是这比限还只有三天,要想剿了朱逆……”

郝良材半眯着眼睛,问道:“你有什么法子?”

刘师爷谄笑着道:“老爷明鉴,剿逆讨匪这事儿乃是保境安民之举,这宁阳县的乡绅百姓也出一份力不是?”

郝良材嗯了一声,吩咐道:“回头给城里的那几个乡绅送封请贴,就说老爷我有要事宴请他们,剩下的,就交给你去办。”

刘师爷再一次点头哈腰的应了下来,然后带着三个班头儿一起躬身告退,只是一出了正堂,刘师爷便挺直了腰板,瞧着三个班头儿道:“都知道该怎么办了?”

刘班头儿嘿嘿笑了一声,说道:“照老规矩办?”

刘师爷哼了一声,说道:“老规矩?前几次那是无匪而剿,这次是真个有匪,那还能一样?”

刘班头躬身陪笑道:“那就再加上两成?”

刘师爷斜了刘班头儿一眼,说道:“五成!其中两成归太爷,你们拿一成去喝酒,剩下的五成归公。”

待到三个班头儿都躬身应下来后,刘师爷又好似想起来什么事情,喊住了躬身告退的三个班头,说道:“这次就别跟那几个庄子的泥腿子们要什么麻鞋钱、好看钱了,万一把他们都逼到朱劲松那个逆贼那边儿,最后倒霉的还是咱们,都懂了么?”

刘班头儿应道:“师爷放心,兄弟们心里都有数着呢。”

待离了县衙,王班头儿忽然呸了一声,说道:“真他娘的不是东西!人家太爷的官位是真金白银捐来的,咱们是尸山血海里趟出来的,这狗日的算什么东西?什么都不干就白落下两成好处,也不怕撑死他!”

李班头儿同样恨恨的呸了一声,说道:“狗日的也太不是东西!还他娘的比限三天?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干脆投了那朱劲松去!”

一直未曾说话的刘班头儿脸色一黑,喝斥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叫干脆投了那朱劲松去?你给我记着,现在天还亮着呢,咱们是官兵,不是打家劫舍的贼寇!”

训斥完了李班头儿,刘班头儿的脸色又缓和了一些,说道:“比限没什么大不了的,左右不过是一些泥腿子罢了,回头把兄弟们都召集起来,一天时间就能剿了他们。”

王班头儿却道:“万一剿不掉呢?兵法有云,未虑胜,先虑败,那朱劲松只一天的时间就席卷了四个庄子,裹挟数十百姓跟着他上草,说明此人是个有本事的,万一剿不掉……?”

刘班头却是冷笑道:“这剿掉剿不掉的,是谁说了算?是太爷说了算?还是他刘师爷说了算?到最后,还不是咱们兄弟说了才算?”

见李班头儿跟王班头儿两人没有反应过来,刘班头便又接着说道:“太爷要的不是剿灭朱劲松,而是在万岁爷下江南之前平定反贼。”

“所以,能不能剿了朱劲松,其实并不重要,能剿了最好,剿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反贼’在万岁爷下江南之前被‘剿灭’了就行。”

听到刘班头儿话里的反贼和剿灭这几个字都被拖了长音,李班头儿跟王班头儿也都回过神来了。

没毛病啊,只要‘反贼’被剿灭了就行,至于怎么剿灭的,这重要吗?

人头?人头这玩意还不满地都是,上哪儿随便划拉两个回来然后把辫子一剃,谁敢说这不是反贼朱劲松?你说他不是,难道你见过真正的朱劲松?你见过朱劲松?那你跟他是不是同党?官爷我看你就不像个好人呐!

至于说以后……等‘剿灭’了朱逆,太爷也该升官发财了,就算以后再冒出来个什么朱大紧张大松之类的反贼,那跟咱们兄弟有什么关系?新来的太爷不还得指着自己这些人才能把官当明白!

想通了之后,李班头儿直接竖起了大拇指,赞道:“还是刘头儿高明!佩服!佩服!”

刘班头儿却道:“别急着佩服,剿匪嘛,怎么着都得先剿一剿,也好让那朱劲松知道知道,这宁阳县到底是谁说了算!”

李班头儿跟王班头儿一起应下后,三人中实力最弱的李班头儿又试探着问道:“那我先往沙窝村去看看?”

刘班头瞧了李班头儿一眼,嗯了一声道:“这次我往耿庄,王头儿沙窝跟祝家庄,你去刘庙村,能刮回来多少油,可就全看你们的本事了。”

李班头儿顿时大喜过望,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正所谓三班衙役快壮皂,刘班头身为快班班头儿,手里握着马快和步快,在三人里面的地位最高,王班头儿手握皂班,也比自己这个壮班班头儿强一些。

四个村子里,就数刘庙村最大,其次是耿庄,最后才是沙窝村和祸家庄,正常来说,无论如何也轮不到自己去刘庙刮油水。

现在刘班头儿居然舍得把刘庙村让出来,这是摆明了要照拂自己?

不枉自己前几天送给刘班头儿的银子!

当然,如果硬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这几个村子的保长甲长之类的全都死了个精光,捞起钱来没有往常那么方便。

这事儿还要从保甲制度和刘举人他们这些士绅的身上说起——

依大清制,每十家立一牌长,每十牌立一甲长,十甲即一千户立一保长,各保就该管区域内原有乡镇界址编定,或并合数乡镇为一保,每户发给一张印牌,上面写明本户丁口、从业状况,户内有人外出或者有客来访都要注明行踪,各户之间联名作保,一家犯罪,其他各户依律连坐。

比较操蛋的是,保甲还担负着维护地方治安,查报甲内的一切违法乱纪扰民的现象,调解纠纷,参加赈灾,宣讲法令,教化民众,征收赋税等责任。

这就造成了保甲不是官但是手里有权的现象——如果完全不在意名声,有权还怕没有钱?

尽管钱聋老狗规定了保长要一年更换一次、甲长要三年更换一次,但是自古来就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说法,钱聋老狗的规定自然也就成了乌龟的屁股,根本就没人当回事儿。

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刘庙及耿庄等四个村子所在保的保长、甲长以及其下的牌长,基本上都是各个乡贤士绅的家丁护院。

而随着刘举人等乡贤士绅被朱劲松给灭门,这四个村子里的甲长牌长也就跟着死了个精光。

也就是说,李班头儿想要通过那些牌长、甲长捞好处的想法是完全不用想了。

不过没关系,没了那些牌长、甲长,再指派几个新的也就是了,只要在刘庙村的各家各户里都刮上那么一点儿,今年就肯定能过上个肥年!

想到这里,李班头儿不禁心头火热,跟刘班头儿、王班头儿约好改天吃酒后便匆匆离去,准备召集人手前往刘庙村。

瞧着李班头儿匆忙而去的背影,王班头儿忍不住呸了一声,望着刘班头儿问道:“刘头儿?”

刘班头儿冷笑一声,说道:“慌什么?那朱劲松既然能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想来也不是易与之辈,先让他去探探路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