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钱收多了?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869字
  • 2022-01-01 18:18:02

瞧着朱劲松的嘴巴一张一合之间就说出了那么多的要求,刘怀文忽然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像是一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他娘的,自己就不该会点儿铁匠活和木匠活,更不该被大当家的忽悠着当了这个孟良崮反贼集团的后勤扛把子。

还燧发枪造出来多少?那玩意造出来多少,你这个孟良崮大当家的心里没数?

还争取每个农会分配一百枚手榴弹,咋的,你还打算让农会的人拿手榴弹炖土豆啊?

暗自在心里把朱劲松这个大当家的还有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都腹诽了一遍,刘怀文才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道:“咱们攒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带膛线的燧发枪也就攒下了一千把。”

“要是算上不带膛线的燧发枪,再把给陈泰来的那批货截下来,目前咱们能拿出来一万把左右,弹丸的储备倒是充足,可以敞开了打。”

“手榴弹和地雷的储备,目前可以说是咱们孟良崮储备最为充足的武器,在保证咱们孟良崮的自身所需之外,每个农会还能分到二十枚手榴弹外加五发地雷。”

“还有火炮,除去已经装备给火炮营的那四十门之外,目前还有二十门火炮可以调拨,炮弹也还有一千多发。”

说到这里,刘怀文又望着朱劲松这个孟良崮造反集团的首任董事长:“大当家的,这些差不多可以算是咱们孟良崮一整年的家底了。”

刘怀文的话音落下,屋子里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朱劲松。

除去手榴弹和地雷之外,一千把左右带膛线的燧发枪,一万把左右不带膛线的燧发枪,六十门火炮外加一千多枚炮弹,这么厚实的家底……

只是朱劲松却曲指敲了敲桌子,瞧着一众神情激动的的扛把子们说道:“怎么,都觉得咱们家底挺厚实,都有把握干掉鞑子?”

等到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都冷静下来后,朱劲松又把目光投向了柯志明:“把鞑子的具体情况说一说,好让咱们这些团长营长们心里有个数儿。”

柯志明拱手应了下来:“根据可靠情报,咱们所熟悉的青州八旗和山东绿营已经被调拨至山东巡抚富察·明兴的手下,很明显,鞑子也信不过青州八旗和山东绿营。”

“鞑子此次进剿孟良崮的军队主要由直隶披甲八旗组成,人数大约在三万,该部装备主要为火炮以及燧发枪、火绳枪,其次则是直隶绿营,人数大约在十万,该部主要装备为火绳枪以及长矛、大刀。”

“下面说一下鞑子官兵的具体安排。”

“此次进剿,鞑子的先锋由九门提督福康安亲自带领一万直隶披甲八旗和两万直隶绿营,总计兵力三万,共装备有火炮一百二十门,燧发枪一万枝,火绳枪五千枝,余者为长矛、大刀。”

“中军部分,由鞑子钦差大臣子章佳·阿桂亲自带领,总计兵力七万,其中有一万直隶八旗马甲,一万直隶八旗步甲,直隶绿营五万,该部共装备有火炮五百门,燧发枪一万枝,火绳枪一万枝,余者为长矛、大刀。”

“后军部分,则是由九门提督福康安的父亲,鞑子大学士傅桓亲自带令,总计兵力为三万,全部由直隶绿营组成,该部装备与福康安所部大致相同,也是一百二十门火炮,外加三千枝火绳枪以及长矛、大刀。”

“鞑子此次进剿,前军、中军、后军三者距离最多不超过三十里,由阿桂所带领的一万直隶八旗马甲前后策应。”

“至于具体的作战思路,也是秉承了鞑子蝗帝钱聋老狗所要求的务以严行剿杀为要,一旦发现各地百姓跟我孟良崮有所牵扯,便会对该地百姓进行灭绝性屠杀以为报复。”

“需要各位注意的是,直隶八旗和直隶绿营之中有很多军队是打过缅甸以及大小金川的,属于鞑子军队之中的精锐,这些人跟我们所熟悉的青州八旗和山东山东绿营完全不同。”

柯志明的话音落下,屋子里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论到装备,鞑子官兵装备的火炮和燧发要比孟良崮较多一些,但是鞑子的燧发枪无论是射击精度还是射程都要比孟良崮装备的差上一大截,剩下像火绳枪和大刀、长矛之类的更是不足为虑。

论到人数,鞑子虽然有十三万大军,但是孟良崮这边除了两万军队之外,还有数不清的农会民兵可以帮着作战,也未必就比鞑子的人数少。

真正让这些扛把子们担心的,是柯志明所提到的“务以严行剿杀为要”。

说白了,孟良崮的根基就是这大半个山东的百姓,一旦这些百姓被鞑子大肆屠戮,那就肯定会动摇孟良崮的根基。

反过来,就算是屠空了整个山东,对于鞑子来说也不过是洒洒水的事情,反正鞑子的老祖宗们就曾经屠空过四川,后来还是从湖广迁移百姓填的四川,就算是屠空了整个山东,也不过是再来一次湖广填山东罢了。

面面相觑一番后,如今在孟良崮也算是一号人物的前泰安知府曾诚才沉声问道:“柯首领,这些消息是否准确?”

柯志明点了点头,答道:“柯某可以用项上人头担保,这些消息绝对准确无误,若是这些消息还不准确,那么普天之下就再没有准确的消息了,若是诸位不信,那柯某也不妨把这些消息的来源告诉各位。”

见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都好奇的望着自己,柯志明才慢慢的吐出来五个字:“锦衣卫,东厂。”

曾诚先是一愣,继而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前朝最后一任锦衣卫指挥使马吉翔已经在缅甸殉国,其后锦衣卫便彻底销声匿迹,只有京城的一些余丁被顺治收编为銮仪卫,东厂的情况跟锦衣卫差不多,柯首领莫不是被人给骗了?”

柯志明呵的笑了一声,说道:“曾府台可知,柯某原本出身于天地会?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锦衣卫从来都没有消失,东厂也从来没有消失,无论是历任的天地会总舵主,还是历任的锦衣卫都指挥使、东厂提督,无不时刻准备着反清复明。”

曾诚跟其他一众扛把子们再次愣住。

像其他那些领兵的扛把子们还好一些,这些人毕竟是跟着朱劲松一起杀官造反的,换句话说就是出身农户,对于锦衣卫和东厂这两个机构也不是特别在意。

但是像曾诚一样的读书人,心里想到的东西可就多了。

毕竟,锦衣卫是天子亲军,东厂是天子鹰犬,无论是锦衣卫还是东厂,在前明之时都是臭名昭著的存在。

现在柯志明忽然说锦衣卫还存在,东厂也还存在,这其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柯志明此前出身天地会,在孟良崮算得上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尽管一直能弄到各种各样的情报,便是说一句神通广大也不为过,但是他从未说过情报来源,所有人也都当他是从各地天地会得来的情报。

怎么现在就忽然说是锦衣卫和东厂送来的情报?

尤其是柯志明话里话外的意思,这残存下来的锦衣卫跟东厂都跟孟良崮有关系?甚至隐隐有以孟良崮为首的意思?

还有,这其中有没有大当家的示意?大当家的又想借此来表达什么?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曾诚也只能把这些疑问埋到了心底。

只是曾诚不发表意见了,朱劲松却丝毫没有放过曾诚的意思:“此次应对鞑子的围剿,两万军队要全部出去,除却怀文叔手下的兵工厂以外,就只有曾府台伱们这些地方上的父母官了,你们身上的担子可不轻啊。”

曾诚心中一凛,拱手道:“大当家的放心,既然投了孟良崮,咱们这些人便不会再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

朱劲松这才嗯了一声,又曲指敲了敲身前的桌子,沉声道:“此次鞑子进剿,咱们不能像以往一样把他们放到沂州之后再打,只能把他们挡在济南府的境内,否则的话,各地农会的百姓都要遭殃。”

说到这里,朱劲松又深吸一口气,望着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吩咐道:“命令!刘二狗带领孟良崮第三师急行军到青石关,耿二带领第四师以及第二军本部急行军到泰山”

“传令给二旦和耿锐,让他们带领第二师从登州回师益都,攻下益都,把整个青州彻底拿下!”

“一师以及第一军本部随我急行军往淄川,从淄川进攻济南府!”

“此次应对鞑子围剿,没有具体的作战计划,各部依照自己辖区内的情况自行决定作战计划,允许各师级军官调动各地农会卫队帮助作战,如果伤亡过大,可以吸收各地农会卫队进入军中。”

“总之,不能放一个鞑子出了济南府!”

待一众扛把子们都应下来之后,朱劲松又望着曾诚和刘怀文道:“怀文叔,曾府台,这次应对鞑子的围剿,必然不会轻松,无论是后勤还是后方的民生,都要靠你们两个了。”

刘怀文当即便应了下来,曾诚更是心中一凛,隐隐猜到了柯志明为什么会说出锦衣卫和东厂的意图所在。

曾诚站起身来,郑重的向朱晓松拱手拜道:“大当家的放心,曾诚便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后方出了乱子!”

朱劲松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接着却又哈哈一笑,对屋子里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说道:“都放轻松点儿,就算这次来的鞑子厉害一些,也终究还是一个鼻子两只手,打废了他们,咱们就能多争取两年的安稳日子。”

曾诚点了点头,率先应道:“大当家的说的是,我此前就是在鞑子官府做官的,知道鞑子官府是什么样子,别看阿桂和傅桓、福康安他们三个亲自领兵,可是狗改不了吃屎,鞑子们不可能不祸害百姓,济南府的百姓,也会帮着咱们。”

柯志明忽然插了一句:“曾府台这句话可算是说对了,据可靠情报,明兴这个山东巡抚已经下令,要求济南城里的百姓不许出城,就算要买粮食买菜,也得购买他指定的商户的菜粮,否则就要治一个通匪之罪。”

“明兴所指定的那家农户,菜是普通的菜,粮是普通的粮,名字好听一些,一家三口三日之需,便卖三百四十八文,要知道,济南府此前的粮价菜价跟咱们沂州差不多,一只肥鸡也只要三十文钱。”

柯志明此话一出,就连曾诚这个前泰安知府都愣住了。

高,实在是高,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曾诚一边暗自惋惜,一边说道:“柯首领既然说到了钱,那我这里也有个好消息要跟大当家的以及大家伙儿说一下。”

见朱劲松和其他人都好奇的望向自己,曾诚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咱们沂州府今年收上来的秋税共计一百万两,比之整个山东去年一年的秋税还要多出来十几万两!”

曾诚的话音落下,屋子里的一众扛把子们都愣住了。

要是曾诚只说一百万两三百万两之类的,这些人可能还没有什么概念,可要是有了整个山东在钱聋四十八的税收做为对比,那就很容易理解了。

朱劲松的脸色也慢慢阴沉了下来:“怎么回事儿?怎么会多出来这么多钱?”

曾诚拱手道:“大当家的息怒,这些钱没有任何问题,没有任何人欺压百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